首页 > 都市 > 厉先生他又酥又撩 > 第一章 偿命

厉先生他又酥又撩

第一章 偿命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寂静的走廊格外刺耳。

“要是厉妈妈出了什么事,我要你偿命!”

唐唯一被打得踉跄一步,瞠大了眼睛正欲动唇,对方便一阵抢白,“唐唯一,你安得什么心,厉妈妈平时对你是严厉了一些,但是你也不能下这样的毒手!”

不,我没有!

唐唯一心里涌起一个声音,眼眶殷红,十指指尖深深的陷入手心,满目仓皇。

“不是你是谁!我说你今天怎么这么好心,给厉妈妈打针,感情就是为了谋财害命!你以为谋害了厉妈妈,厉家就是你的了吗!”

陆晚晴咬牙切齿的瞪着她,眼底的恨意冗杂了几分幸灾乐祸,朝后扫了一眼,目光啐毒,“我看你怎么和厉哥哥解释!”

话音刚落,一阵脚步声逼近,低沉的声线划破天际,透着不容置喙的冷硬,“怎么样了?”

听到声音,唐唯一心尖一颤,迫不及待的回头,一张俊美无俦的脸引入眼帘。

来者身形修长,面色如冰,岑薄的唇紧紧抿着,一身黑色西装熨贴在身上,充斥着肃然,光是站在这里,周身那矜贵气势都让人不寒而栗。

眼前的男人,名叫厉霁川。

是“恢宏”的掌门人,厉家的家主,也是她相守三年的丈夫……

从事发到现在,她一直在等他回来……

唐唯一希冀的望着眼前的男人,张开唇,迫切的想要解释。

可是……

男人斜了她一眼,兀自越过,站定在手术室前,沉声质问道:“情况如何?”

那一刻,唐唯一的心宛如针扎。

陆晚晴见状,眼底划过一道暗喜,忙不迭上前,指着唐唯一一脸搵怒道:“都是唐唯一,非要给厉妈妈注射药剂,害的厉妈妈进了手术室,现在生死未卜!”

“卟——”

唐唯一听到这指责,浑身的血液都凝结成冰,她惹不住出声,可是口中只能蹦出剪短的音节。

她是个哑巴,根本没有解释的权利。

唐唯一的目光落寞下来,低着头,口腔里弥漫着浓浓的苦涩。

她想说,她没有谋财害命。

她想说,不是她强行替婆婆针灸。

她想说,婆婆出事,不是因为她打针的问题……

可是唐唯一做不到,就连出声,她都做不到……

唐唯一苍白的张开唇,焦急的望着厉霁川,泪水氤氲了整个眼眶,手指在半空中不停的比划。

“唐唯一,你比划的谁能看得懂啊,你是哑巴,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是个哑巴吗?”

“哑巴”两个字就像是一记烙印,狠狠地刺在她的心口。

是的,她是个哑巴!

从出生的那一刻,便失去了正常人的生活,她的世界,是黑白晦暗的,唯一的光亮,就是嫁给厉霁川。

可是这个男人……

唐唯一怔怔的望着眼前俊美无俦的男人,心脏一紧,蜷缩成团。

厉霁川的目光如冰,抬手,打断了陆晚晴的疾言厉色,淡淡道:“等母亲出来再说。”

陆晚晴闻言饶是不忿,也只能压下火气,站在一旁等待,期间还忍不住瞪了唐唯一好几眼。

不过这眼神,除了愤怒,还有得意。

闹出这样的事情,她不信,唐唯一还能继续留在厉家!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失,唐唯一的心却越发的沉重。

厉霁川始终和她保持一米的距离,虽然没有言语,但是这孤独的滋味,很难受……

终于——

手术灯灭了,大门推开,厉夫人一脸孱弱的被护士推了出来,唐唯一下意识迎了上去,可是刚刚靠近,便被陆晚晴一把推开。

“唐唯一,你还嫌害厉妈妈害的不够吗!”

陆晚晴一脸怨毒的瞪着唐唯一,怒不可遏的骂道:“厉妈妈刚刚手术完,你确定想要让她看到你的脸?”

“……”唐唯一瞳色一缩,无措的站在原地,愣愣的望着陆晚晴,在哑巴的世界里,没有辩驳的机会。

她只能任由陆晚晴指责,无助的望着厉霁川。

可是这样的眼神,让陆晚晴更加嫉妒,忍不住破口大骂道:“你就会扮这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当年要不是靠着这一招,爬上霁川哥哥的床,他怎么会娶你这个丧门星!”

说罢,陆晚晴便拉着厉霁川,跟着担架扬长而去,单独撇下了唐唯一独留在原地瑟瑟发抖。

全程,厉霁川没有看她一眼。

他就这么把自己撇下了,带着陆晚晴,仿佛他们才是夫妻!

那么她算什么?

冷风过境,唐唯一觉得越发的冷,许久,都无法回神。

……

“我不管,这一次你一定要和唐家那个哑巴离婚,再过下去,我这一条老命都要搭进去!”

唐唯一走到门口,便听到病房里厉夫人秦婉歇斯底里的咆哮,原本准备踏进去的腿,又默默地收了回来。

秦婉不喜欢她,从嫁过来的那一天,便毫不掩饰对她的厌恶和嫌弃,甚至勒令禁止她以厉夫人的身份外出宴客。

因为,她哑巴的身份,让厉家丢人。

“唐唯一那个哑巴,要不是靠着算计,能嫁进厉家?”

秦婉中气十足,哪里像是一个刚刚手术的病人,破口大骂道:“要文凭没文凭,要模样没模样!你说你这么优秀,给这种上不了台面的破烂玩意给糟蹋了!”

破烂玩意……

唐唯一喉间一堵,指甲已经陷入掌心,绷紧的身体,微微发抖,她低着头,想要冲进去反驳。

她不是!

当初她没有算计厉霁川,嫁人也不是她的本意。

可是唐唯一没有办法解释,因为她发不出声音,她永远都只是厉家的耻辱,秦婉口中的“上不得台面的破烂玩意儿”……

仓皇一笑,唐唯一的泪水不知何时已经覆满脸颊,她抬起手,看着自己修长如玉的双手,目光一片空洞。

“霁川,这一次,你必须听我的,离婚!我们厉家不是难民营,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收容的!”

唐唯一无法忍受继续留在这里,迫不及待的离开,脑子嗡嗡作响,耳边冷风呼啸,脑子里只有“离婚”两个字在回荡。

离婚。

厉霁川,是怎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