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厉先生他又酥又撩 > 第二章 赶走

厉先生他又酥又撩

第二章 赶走

唐唯一拖着疲惫的身体离开了医院。

半夜的时候,朦朦胧胧间,唐唯一听到门口的声响,下意识探身,便看到一张的脸。

厉霁川回来了。

她下意识起身,拢了拢身上的被子,望着眼前面无表情的男人,下意识抬起手,比划道:“我可以解释。”

唐唯一的手指又细又长,好看的十指飞快的在空中比划,仿佛在跳舞一般。

她勉力解释,苍白的小脸在月光下,越发的落寞。

而厉霁川,始终一言不发,缓缓在她的身边坐下,滚烫的唇,拂过她的颈间,好闻的薄荷味散落在她的鼻尖,让她不觉轻颤。

“过去了。”

过去了?

他指的是这件事过去了吗?

不!没有!

唐唯一在心底嘶喊道,她想说,这件事不是她做的,和她没有关系,可是刚刚启唇,只能发出一个简短的音节。

他不相信她……

唐唯一的心里涌起这个可悲的念头,看着厉霁川犹如古井一般幽深的眸子,她的心里一片荒芜。

——你相信我吗?

她望着厉霁川,清眸透着希冀。

哪怕是一个点头,唐唯一都觉得自己所任何事情都值得,可是……

她不知道厉霁川是没有看懂,还是忽略了她这个手势,兀自倾身,将她压在了身下,琼黑的眸子里不带一丝波澜,启唇道:“睡吧。”

结婚多年,她很清楚,男人此刻的意思……

不……

她不要这样。

唐唯一瞳色一缩,怔缩了一下,想要拒绝。

可是一个哑巴,话都不会说,怎么拒绝?

尤其是在此刻,厉霁川根本无暇考虑她情绪的时候……

男人的唇顺着她的脖颈滑落至胸口,随着呼吸的粗粝,气氛渐渐旖旎,唐唯一也从一开始的微微抗拒,到最后,无法自持的迎合……

完事后。

厉霁川搂着她直接睡了过去,这是他们最亲密的时候,也是唐唯一觉得离他最近的时候。

虽然事后的黏腻,让她很不舒服,但是总好过冷漠和疏离。

可是真的只有靠在一起,才是亲密吗?

唐唯一聆听着男人强而有力的心跳声,耳畔充斥着婆婆在医院说的话。

离婚!

唐唯一睁着眼睛,透过窗帘,能够看到从缝隙里透出的月色,神色陷入了恍惚。

厉霁川虽然没有答应,但是却也没有拒绝。

也对,他本就不爱她,离婚对他而言应该也是解脱吧?

唐唯一回头看向已经沉睡的俊颜,唇角涌起一道苦涩,深吸一口气,重新闭上了眼睛。

晨曦微露。

唐唯一醒来的时候,床边已经空了。

厉霁川一贯早起,恪守生物钟的规律,而她因为居家的关系,便贪睡了一些。

只是今天,唐唯一独自望着另一半已经空置的床,心里五味杂粮。

厉霁川对昨天的事情绝口不提,但是她却没有一点轻松。

就在此时。

“碰——”

大门被佣人打开,秦婉站在门口。

唐唯一一怔,仓皇下地,下意识比划道——

妈,你没事了?

唐唯一的脸上带着浓浓的担心,她替婆婆扎针的时候并无问题,但是医院检查却查出了她体内有些毒素,这种毒素虽然不是致命,但是却会残留,对身体造成潜移默化的影响。

唐唯一不仅仅是秦婉的儿媳妇,更是一个医者。

身为医者,当然会担心病患的安全。

可是刚刚走近。

“别给我比划这些有的没的,我看不懂。”

秦婉嫌恶的拧眉,从唐唯一进门的那一天,她就看这个儿媳妇百般不顺眼,尤其历经这一次的事情后,她更是下定了决心。

横眉一指,秦婉直接对两侧的佣人发话——

“给我吧把这个女人的所有东西都扔出去!”

扔出去?

唐唯一瞳色一缩,慌张比划。

——不要。

可是她越打手语,在秦婉的眼底就越刺眼。

“够了!”

秦婉厉声打断了唐唯一的比划,怒不可遏道:“我们厉家,没有你这样心思恶毒的儿媳妇!”

唐唯一无法挣扎,很快就被佣人给拖了出去,没有一点反抗之力。

——不要,婆婆,不要赶我走,我没有伤害你!

——婆婆,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

——我……

可是任凭唐唯一挣扎,最后还是被赶了出去。

她孤立无援的站在原地,看着面容狰狞的秦婉,泪水氤氲了整个眼眶。

最终,还是以如此惨烈的方式收场吗?

她不是不愿意离开,而是不愿意背负这样一个骂名。

这样回家,丢尽了唐家的脸……

想到这里,唐唯一下意识抬手,可是秦婉早已经下定决心,“唐唯一,这是我们厉家的决定!”

厉家的决定?

厉霁川也……答应了吗?

唐唯一瞠大了眼睛,张了张唇,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浑身僵直的站在原地,随着冷风入骨,打了一个寒颤。

秦婉眯起眼睛,看着唐唯一神色里的黯然,眼底划过一道冷意,不徐不缓道:“唐唯一,人要知道自己的身份,我们厉家什么身份,你……早就不合适了!”

唐唯一脚步一踉跄,正欲掀唇,偏偏此时……

“厉妈妈?发生了什么事情,唐小姐怎么站在门口?”

陆晚晴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下意识掩唇,惊呼道:“唐小姐,你被厉妈妈赶出来了吗?这大冷天的,被赶出来……”

陆晚晴语气同情,可是眼底却是一片喜色,兀自越过她走近秦婉,假意劝道:“厉妈妈,医院的事情,霁川哥哥也说这样就算了,场面,也没必要闹得太难看啊……”

秦婉见到陆晚晴,神色缓和了几分,拉过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手心,慈眉善目道:“这女人就是没有眼力见,自己离开多好,自己贱就怪不得别人!”

贱……

一个字,戳中了唐唯一的伤口。

这就是她苦心经营三年的婚姻和婆媳关系。

苦笑一声,那一刻,她明白,有的人,心是捂不热的,努力也是没有结果的……

“行了,不要跟这种人纠缠,我们进去吧,管家,记住了,以后,狗和唐唯一,不得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