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厉先生他又酥又撩 > 第四章 重回故里

厉先生他又酥又撩

第四章 重回故里

三年后。

“唐姐姐,你的医术可真好,一上场,就让那些洋鬼子心服口服!”小琴看着从台上走下来的女人,激动地迎了上去。

今天是中外医术交流会,可是从进门,中国西医一方就被各种看不起和奚落,她看在眼里气得不行,偏偏自己医术不过关,上台只能被碾压的份儿。

好在……

就在这个时候,唐姐上台了,一番比试,刚刚还张牙舞爪的洋鬼子们,此刻都跟打了霜的茄子一样灰头土脸。

爽!

小琴想到刚刚那些洋鬼子垂头丧气下台的样子,眉眼弯弯,挽上了女人的胳膊。

而唐唯一,却下意识的避开了小琴的动作,微微颔首,以手比划。

——赢而不骄,是为风范。

小琴见状,笑容尴尬了几分,挠了挠头,也知道自己态度过激,可是语气依旧义愤填膺,“唐姐姐,我这不是不忿吗!上台的时候,欺负你不会说话,故意用洋文,以为你听不懂……”

话音刚落,小琴忙不迭解释道:“唐姐姐,我没有别的意思啊!我就是看不惯他们狗眼看人低!”

唐唯一闻言,笑容渐深。

她知道小琴的含蓄,并未多想。

自己是个哑巴,这本就是事实,在外人看来,哑巴会英文,本就是猎奇。

不过他们没有想到,自己曾经在伦敦呆了一年,已经熟悉的掌握了外语。

三年前,她在厉霁川的安排下出国进修西方古医。

不过一年,在修满学分后,她便离开了伦敦,主动断了和厉家的联系,辗转去了西方贫困地区做无国界医生。

这两年,她踏足了很多地方,坚守初心,救治了很多国家的贫民,为没钱治病的人送去福音……

这一次回国,确实意外。

师傅病重,她得到消息便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却阴差阳错,代替师傅参加这一场交流会。

“反正,现在,没有人敢小瞧唐姐姐你,小瞧我们国内的医生!”小琴语气透着得意,因为刚刚的事儿,扬眉吐气了一把。

而就在此时,一道女声倏而响起。

“唐小姐?”

循声望去,三两个名媛打扮的太太,迎面走来,站定在她面前。

“还真的是唐小姐,三年不见,你可是变化不小,刚刚第一眼,我都没认出来……”为首的女人笑的和善,可是眼底的审视却不可忽略的尖锐。

唐唯一见到来者,神色一顿,笑容僵硬了几分。

眼前的女人正是陆太太。

陆晚晴的母亲,秦婉的手帕交。

陆太太上下打量了唐唯一一眼,掩去眼底的那一抹冰冷,皮笑肉不笑道:“唐小姐,你怎么突然回来了?我以为,你会一直在国外养病,不再回来了。”

养病……

没错,这是厉家对外宣告的消息,她被放逐,也得给外界一个理由。

而这个理由,堪称完美。

两年前,她将离婚协议邮寄给了厉霁川,却迟迟没有回应,正应了厉霁川那一句,“厉家不接受离婚。”

不接受,却不代表她把自己继续放在厉家少奶奶的位置。

这两年,她想的很清楚。

这一段婚姻,已经结束了。

莞尔一笑,唐唯一微微欠身,不愿和陆夫人多纠缠,转身离开。

可是陆夫人见状,却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唐唯一,眸间一闪,蓦得拔高了声音,慢条斯理道:“唐小姐,你还不知道吧,我们家晚晴,要和霁川要订婚了。”

唐唯一身形微颤,眼底划过一道痛色。

陆夫人见状心里越发的得意,继而攻心道:“也对,厉家也需要一个合适的女主人,唐小姐,你会真心祝福我们吧?”

唐唯一神色淡然,微微颔首,兀自扬长而去。

……

“哗啦啦——”

水龙头大开,潺潺的水流顺着洗手台滑下,看不到尽头……

唐唯一怔怔的抬眸,看着在镜子里的自己,涩然一笑。

原来,他要结婚了。

也对,她的离婚协议都送上去,正合他们心意。

不过在自己回国的回国的时候听到这个消息,倒是有些意外,意外的一刺……

唐唯一垂下眼帘,将所有的情绪敛入眼底,简单的整理了一下妆容,转身走出了厕所。

没想到,刚出门却听到意外的声音。

“不好了!陆夫人晕倒了!”

晕倒了?

唐唯一心里一紧,疾步走向躁动的人群,越过众人,屈膝蹲在了地上。

“刚刚不知道怎么的,陆夫人浑身痉挛倒在地上,现在还不停的在吐血……”

原本交好的名媛太太此刻都一退三丈远,纷纷拿出手帕掩住口鼻,看着倒在地上满是丑态的女人,紧张害怕的问道:“是不是有什么恶疾?”

“不会传染吧?”

“谁知道呢,听说陆先生有那种病,会不会传到了陆夫人的身上……”

恶意就像是瘟疫一般,一旦爆发,就会源源不断的蔓延。

唐唯一神色肃然,蹲守在陆夫人的身侧,简单的检查了一番,随即打开了针包。

抬腕,针落。

众人的视线齐刷刷的探了过来,屏息看着唐唯一的动作,心里七上八下。

几秒后。

唐唯一收针,而陆夫人,却猛地翻身,在地上吐了一口黑血。

“啊!死人了!”

不明就里的一个名媛太太见状,以为病情恶化,蓦得尖叫起来。

唐唯一蹙眉,抬眸想要阻止噪音干扰,可是因为口不能言,只能比划手指。

——安静,病人需要安静。

可是众人不懂。

甚至刚刚落败的西医见缝插针的嘲讽道:“还以为国内的医生多了不起,结果也没有效果……”

“就是就是,也不知道刚刚是不是走运。”

“陆夫人要出什么事,你要负全责!”

唐唯一神色冷然,执起陆夫人右手手腕,仔细把脉,就在此时,陆夫人终于睁开了眼睛,模模糊糊的望了一眼,启唇,最后又昏迷过去……

——送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