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厉先生他又酥又撩 > 第六章 厉霁川,我很爱你

厉先生他又酥又撩

第六章 厉霁川,我很爱你

如果不是唐姐姐急救做的及时,陆夫人根本撑不到来医院,结果这个女人倒打一耙!真的是太可恨了!

“什么救命恩人,会场的人说,我妈就是因为唐唯一才会晕倒的,我妈的身体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晕倒,一定是唐唯一怀恨在心!蓄意报复!”

“你胡说!”小琴气的眼眶都红了一圈。

陆晚晴却一脸嘲讽,指着唐唯一道:“我是不是胡说,你让唐唯一亲口解释啊!别找一个翻译机,在这里替她回嘴!”

“你!”小琴气的脸都白了。

她分明就是欺负唐姐姐不会说话,才这么肆无忌惮的污蔑!

小琴愤愤不平还想开口,却受到了唐唯一的示意,嘟囔了一句,最终还是咽下所有不快,站在了一边。

唐唯一微微一叹,再见厉霁川,心里依旧有几分难以控制的眷念,眸色一黯,微微颔首,掏出手机,迅速打下了一段话。

——不管你相不相信,陆夫人已经没有大碍,只需要好好休息,注意饮食即可。

厉霁川神色如冰,看着屏幕上的内容,一言不发。

他不相信?

唐唯一心里一顿,瞧着厉霁川神色讳莫如深,并不想探究,默默地将手机收好,恰逢此时,手术室的灯,灭了。

“病人家属是谁?”

医生缓缓走了出来,摘下口罩,面无表情的喊了一声。

陆晚晴忙不迭迎上,满目希冀的望着医生,“医生,我妈咪的病情,是不是很严重!”

医生闻言,神色一凝,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手术后病人这样询问的,总觉得心里有些毛毛的,微微一顿,面无表情道:‘病人的情况已经好转,是急性呛血,只需要好好休养,注意饮食就可以了。’

什么?

“我妈没事?”

陆晚晴的神色一震,心里竟然还隐隐的升起了一道不悦。

好像是很不满这个结果。

而唐唯一并未在意,听到病人没事,便准备离开。

可是她正准备转身,厉霁川有力的大掌便横在了她的腰间,不容置疑的语气,满是霸道,“你还想逃到哪里去?”

逃走?

唐唯一惊异的望着厉霁川,眨了眨眼睛,有些不解,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而厉霁川却没有给她怔楞的机会,腰一沉,将她拦腰抱起,不由分说的扬长而去。

这一幕,气的陆晚晴差点没尖叫出声。

十指深深扣进手心,她望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背影,眸子里充斥着恶毒。

怎么会没事!

陆晚晴无法接受这个结果,甚至希望陆夫人死在手术台,这样她就能愈发肆无忌惮的找唐唯一的麻烦了!

而小琴,见事情解决,也摸了摸鼻子,转身离开。

与此同时。

唐唯一不能理解厉霁川动作的意思,拼命的挣扎起来,直到上车,才得到了片刻自由,她迫不及待的退离,戒备的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好看的唇,紧紧地抿着,下意识想要掏出手机。

“我看得懂。”

厉霁川见她动作,薄唇轻启,眸色平静与却多了几分深意,“你可以做手语,我懂。”

他懂?

他怎么可能懂!

唐唯一瞳色一瞠,觉得眼前的男人,和三年前,完全不同了。

——你会手语?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厉霁川眸色稍霁,闻言,缓缓地抬起手,在开口的同时,以手语同步翻译,“在你不在的这三年,学会的。”

厉霁川学手语?

这个消息,就像是一道惊雷,劈的唐唯一,陡然僵在了原地。

“什么时候回来的。”

厉霁川倒无意唐唯一的震惊,兀自说道,淡漠的语气仿佛两人不曾分开三年。

唐唯一不解,怔楞片刻,回答。

——刚回来。

“为什么不回家。”

回家?

厉霁川的神色淡漠,语气深沉了几分。

唐唯一一颤,听到这两个字,心里就像是被什么碾过一般,垂下眼帘,苦涩的笑容充斥着落寞,摇了摇头。

——那不是我家,我们,已经离婚了。

看到唐唯一比划离婚的手势,厉霁川的神色骤然阴沉,犹如古井的黑眸划过一道幽冷,寒声道:“我们什么时候离婚了!”

男人的怒火滔天,吓得唐唯一双肩一颤,回望过去,瞳色里冗杂了几分不解,唇瓣一张一合,下意识想要继续比划。

可是没想到厉霁川却蓦得压了过来,眸光蕴含了几分危险,“唐唯一,三年不见,你长胆子了!我什么时候答应跟你离婚了!”

唐唯一的神色仓皇,一动不动的盯着厉霁川,总觉得三年不见,他的身上发生了很多变化。

以前,他对自己冷漠,却不曾愤怒。

现在,他就像是……

——你不是,要订婚了吗?

唐唯一眨了眨眼睛,小心翼翼的比划道。

他不是要和陆家订婚了吗?

为什么还要在乎和她的婚姻?

而厉霁川闻言,幽暗的神色骤然一僵,他紧抿着唇,倏而抽身,露出了一道意味深长的笑意,“吃醋了?”

唐唯一心头一刺。

她觉得可笑,她有什么资格吃醋?和厉霁川结婚三年,他们的关系就像是同住一间屋檐下的**,她无法融入他的世界,甚至连询问的资格都没有。

深吸一口气,她蓦得抬起头,清眸冷冽,平静的看着厉霁川,摇头。

——厉先生,我们已经没关系了,你和谁订婚,都和我没关系。

唐唯一的冷漠,极大的刺激到了厉霁川的神经,阴沉的望着眼前的女人,总觉得有些事情脱离了掌控。

这种滋味,让他很不舒服。

虽然两人结婚,并不是他的初衷,但是两年前,收到那份离婚协议的时候,他本能的抗拒。

他并没有换老婆的打算。

可是这个女人竟然想走?

“你乖乖的,还是厉太太。”厉霁川蹙眉,缓缓说道。

唐唯一闻言笑了,如果是三年前,她听到这话,恐怕欣喜若狂,可是如今听到这话,只觉得自嘲。

厉霁川从未将她放在心上,只留一个厉太太的位置,何其荒唐……

——厉霁川,我很爱你。

唐唯一清眸明亮,第一次诉说了她的爱意,她很爱这个男人。

修长的手指在虚空舞动,就像是美妙的旋律。

厉霁川以前没有学手语,并不会注意,可是当他第一次关注,才发现原来唐唯一的手,这么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