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厉先生他又酥又撩 > 第七章 抢夺股份

厉先生他又酥又撩

第七章 抢夺股份

爱。

这一个字,犹如一记重击,敲击在了厉霁川的新房。

蹙眉,厉霁川本能的避讳,“我们……”

——可是你不爱我,所以我们之间,不应该强求。

唐唯一笑容苦涩,虽然心里清楚,但是此刻,已经千疮百孔的心,仍旧会痛。

哪怕是过了三年,她真以为的平静,在看到厉霁川的那一刻,依旧分崩离析。

这男人就像是罂粟,深入骨髓,无法忘记……

可是他们之间,不可能了。

唐唯一垂眸,不敢去看厉霁川的眼睛,兀自比划。

——厉先生,我希望我们之间,各自安好。

丢下这无声的一句,唐唯一便下了车,不敢回头,生怕多看一眼,就无法割舍。

而厉霁川并未去追,满目寒霜的看着唐唯一离开,周围的低沉气压,让司机都感受到了无比的寒意。

“厉先生……”

“开车。”

厉霁川一声令下,司机一个机灵,忙不迭发动引擎。

各自安好?做梦!

……

唐唯一刚回到了酒店,却意外接到了唐家的电话。

她微微蹙眉,接过电话,听到那头的“嘘寒问暖”,心里感觉不到任何的温暖,反而有些反胃。

唐家,是她长大的地方,但是那个地方,却不能称之为家。

“唯一,既然回来了,就回来吃个饭,你爷爷生前就惦记着你。”

唐唯一听到“爷爷”的名讳,神色多了几分异动,暗叹了一声,并未多言,挂断了电话。

最后她还是驱车,回到了记忆中的地方。

唐家的别墅坐落在城郊,以前爷爷在的时候一家十几口都住在这里,庞大的家族在临城扎根,交涉深广。

只是到了她父亲这一辈,渐渐地没落,几个兄弟也渐渐分离出去。

唐唯一的母亲早逝,现在的唐夫人靠着一子一女稳坐唐家女主人的位置。

而她……

就成为唐夫人心里那根刺。

眸色一黯,唐唯一刚刚踏进屋子,唐家的女主人陈芳便热情的迎了上来,难得熟稔的握着她的手道:“唯一啊,你可回来了,三年不见,你怎么都瘦了黑了,是不是在外面呆的不好?”

唐唯一见状,神色一拧,摇了摇头,不着痕迹的抽回了自己的手,沉默的望着眼前的女人。

陈芳对她可没有过好脸色。

唐唯一的冷淡,让热情的陈芳有些尴尬,悻悻的将手抽回,轻咳了一声,“就等你吃饭呢,你爸爸知道你回来,今晚上特地给你准备了你喜欢吃的香蒸排骨。”

她喜欢的香蒸排骨?

唐唯一闻言失笑,她根本不喜欢这道菜,而且,她不吃排骨……

淡淡扬唇,唐唯一并未多言,走到了餐桌前,看着唐家四口落座顺序,总觉得自己有些多余。

“回来了,都不打声招呼。”唐父看到多年未见的女儿,一时不知道应该拿出什么样的身份,瞥了一眼,缓声道:“见过你妹妹。”

“爸爸,姐姐是个哑巴,怎么打招呼啊?”

坐在左侧的唐琳儿一脸无辜的问道,似笑非笑的看了唐唯一一眼,唇角扬起一抹讥诮。

一声哑巴,直戳唐唯一的软肋。

唐唯一一顿,看着眼前比六年前更加娇俏的女孩,眸色平静如初,蓦得掏出手机,打下了一行字——

这么打招呼。

唐琳儿的脸色一僵,下意识想发作,可是却被陈芳暗暗瞪了一眼,勉强将怒火压了下来,轻哼了一声,把头偏向一边。

一顿饭,唐唯一也食不知味,她本就不会说话,唐家人也不会手语,饭桌上,充斥着压抑的气氛。

终于。

“唯一啊,今天喊你来,有个事儿,想要和你商量一下。”

唐唯一一顿,将筷子放下,平静的望着眼前的男人,眸色没有一丝波澜。

洞悉的眼神,让唐亨礼有些局促,掩饰的咳了一声,敛眸道:“是这样的,你爷爷当年走的时候,不是给你留了唐氏医院的一部分股份,我想着你也不会经商,要不就转到家里来,由家里人替你打理。”

果然。

唐唯一掀动唇角,带过一道讽刺。

无利不起早。

父亲多年不管不问,突然喊她回来,恐怕就是为了爷爷留给她的这一点股份。

唐氏医院,在爷爷健在的时候,算得上临城首屈一指的国内的医生榜首,可是爷爷离世,公司交给在唐亨礼的手里,在短短十年间,国内的医生馆便落寞下去。

三十间医院规整为十五间,如今俨然没了当年的盛名,

可是……

唐唯一眸色微黯,掏出手机,写下一句。

公司的股份,我已经全权交给二叔了打理。

“我才是你爸爸,你股份交给你二叔打理算什么意思!”

唐亨礼闻言脸色陡沉,他知道这件事,只是一开始他并不在意唐唯一手里的这百分之十,可是现在情况不如当前……

“唯一,听我的,我们才是一家人,你把股份交给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唐亨礼说的冠冕堂皇,而陈芳在一旁,急的抓心挠肝。

她想到那个死老头竟然留给唐唯一百分之十的股份,心里就膈应。

都是孙女,凭什么唐唯一就能拿到股份,而琳儿和耀中都没有!

——没有必要。

唐唯一用手语说道,哪怕是唐亨礼看不懂手语,但是从她的抗拒态度看,也清楚她想要表达的意思。

“唐唯一,你不要太过分了!你吃唐家的穿唐家的,现在让你把股份给我们打理,你居然不乐意?”

陈芳一听顿时装不下去了,猛地起身,咬牙瞪着眼前的女人,歇斯底里道:“你这个哑巴,你要股份干什么,你能参加股东大会吗!”

陈芳出身小家,行事嚣张,从小对唐唯一便非打即骂,因为仰仗她是个哑巴有苦不能言,便肆无忌惮。

后来,还是爷爷发现,将她带在身边教养,唐唯一才脱离了陈芳的魔爪。

所以唐唯一对这个女人,没有一点好感。

——股份是爷爷留给我的,我绝对不会拱手让人!

她起身,拿起了一只筷子,直接撇成了两半,扔在桌面上。

唐唯一用行动表示,自己已经和唐家一刀两断了。

股份,不可能给他们。

“唐唯一!你好大的胆子!想要和我们划清界限,你做梦!唐家的股份,你没资格拿!那是我们耀中的!”

陈芳终于说出了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