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 > 满目芳草 > 一、纨绔

满目芳草

一、纨绔

京城的街,总热闹的像是过节,即便是清晨,嘈杂的叫卖,依旧喊出了繁华的气息。

“小花儿啊~”有气无力的呻吟也是清晨少不了的。

“在这儿呢,都什么时辰了您还不起,要是老爷在准少不了一顿板子。”红衣丫鬟云花絮絮叨叨,一边着手给慵懒的少年换衣。

“我爹都出征多久了,还拿这个吓唬我啊,你叫老葛去买西南路那家瘸子的包子,还有北边那条街上的狗宝咸菜。”少年擦擦眼睛边上的眼屎使唤道。

“早给您买好了,就摆在桌上等您吃呐,赶紧的,包子味也太重了。”中年管家葛长贵催促。

慢慢悠悠的吃完了包子就狗宝咸菜,少年擦擦嘴,不紧不慢的走到了练功房,还不忘踹一脚趴在地上晒太阳的阿黄。

“记住了,今天挥劈三百记,横砍三百记,扎马步半个时辰,功课完成了,懂吗?”随意挥舞了两下马朔,便将其摆回了落兵台。

“我的少爷哟,您就别为难我了,小的不是小花那种好糊弄的活计,也不是李管家那种说的上话的人,这老爷回来要是检查来,小的这身皮怕不是要被扒下来哦。”看管练功房的小赵忙道。

“你慌什么,我爹回来还早着呢。”少年摇摇头说道,大跨步向街上走去。两个门口的家将笑嘻嘻的跟上“少爷,少爷,咱今天去哪里耍耍?去看看张家的丑闺女?还是去调戏一下郭家的小寡妇?”脸上有道刀疤的家将,叫潘四星,看起来是个实打实土匪的,说出来的话也是很符合气质。

“真是不懂事,少爷肯定得去侯丞相家拜访,侯丞相那小孙女,看起来就可得劲了,就算老爷出征在外,跟那匈奴野人打仗,这侯丞相也得给少爷几分面子,肯定少不了一顿午饭吃。”这家将苏齐,人高马大却贼眉鼠眼的,真是怎么看怎么别扭。

“两憨货,真是没脑子,丑闺女有什么好看的,那小寡妇爷也不敢开荤,有什么意思,丢了童贞咱三都完蛋。”少年咬牙切齿,恨铁不成钢。

“再说那侯丞相,给我面子?人家是给我爹面子,笨啊?混顿饭事小,回头给我爹告个状,你就看我爹怎么揍我,再等着我往死里收拾你。”

少年叹了口气,“走吧走吧,还是去听兰花儿唱戏,打发一下时间完事。”

闲庭信步的走在大街上,享受着一声声的小将军,真是惬意的不行,慢慢的就走到了百花楼。

这百花楼虽是青楼,卖身少,还价格奇贵,说即使是雏儿会的花样也比别家多,还是卖艺的多,打赏也全凭心情,付个茶钱就可以坐许久。

站在门口,手腕一甩,只听“唰”的一声,画满山水的折扇似孔雀开屏,轻拂两下,一套的动作行云流水。最惹人注目的,却是少年腰上别着的钱袋子。

“哟~这不是苏逯小将军嘛~又来听兰花儿弹琴啊?那您可得赶紧了,今日兰花弹的可是六幺,新来的胡姬身段可也是极好的。”老鸨带着媚笑急急忙忙的迎了上去。

“彻哥儿可在?”苏逯笑问。

“彻哥儿还没来呢,都这个时辰了,也没来喝口茶,水仙早在一边念叨了。”老鸨回答,也不忘打趣门口站着的丫鬟。

这丫鬟脸腾的一红,道:“只是因为彻哥儿出手大方,可不敢有别的意思。”

苏逯心想,这不是不打自招吗,便摇摇头笑着走进了百花楼。

这百花楼的布局真是怎么看都让人喜欢的紧,进了院子,迎面便是一栋雕花高楼,便是百花楼的主楼,大部分客人都会在这里被接待。

到这主楼的路上,种满了各色花朵,都应季开着,压根儿就没有听说过哪个时间来是没花的,每一株都是被对应名字的姑娘照料的。

若是对哪个有好感,想让她陪着喝个酒饮碗茶,不用老鸨叫,有空的姑娘自然盯着门口,只要站在那花前多看几眼,那姑娘自会快快的赶下来伺候,充满了独特的情调。

也正是因为这样,这百花楼几乎未曾发生过争夺姑娘的事情,先到先得这个规矩几乎是所有客人都默认的,赶不上的就只能暗自下定决心下次赶早,不会破了规矩。

这进了正楼啊,真是摆满了各色屏风,这一楼是只陪喝茶的,每个姑娘是有对应图案屏风后面的位子,真真是一个百花齐放的好布局。

这上了二楼,是一个演戏的大台子,缀着淡红色的灯笼,永远有姑娘在这儿轮班倒的唱戏,有各色胡姬在台上跳舞,虽是青楼,但这里的表演也着实有几分雅趣。

苏逯几乎次次都是来二楼的,没办法,被父亲定了不能破元阳的规矩,三楼四楼和其他小阁楼那种男人寻欢的地方,自然不敢有念想。

苏逯倒也算是这百花楼的老客人了,苏逯的父亲,苏擒虎,刚担任上征北大将军之时,苏逯就出生了。

没过多久,苏逯的母亲就去世了。

可苏逯的父亲一直要准备出征的练兵和其他事宜,家里也只有发际前收留的几个仆人,根本没有人会照顾小孩子。

苏擒虎还老是有应酬,这还能怎么办?这百花楼算是苏擒虎应酬来的最多的地方,这一来二去,苏擒虎也出名了,这带着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子来青楼的父亲,估计他也是独一份了。

这也没办法,苏擒虎和苏逯他娘纯粹就是酒后乱性,这碰巧的就有了,没有办法,苏擒虎那时也三十余岁了,本打算不击退匈奴就不成婚,也就只好奉子成婚,根本谈不上什么感情。

倒是对苏逯这个独苗紧张的很。

毕竟也算是意外之喜。

苏擒虎也希望,自己带儿子常来青楼,能让儿子从小对女人有点抵抗力,不至于和自己一样,犯下这样的错误。

苏逯砸吧砸吧嘴。

他从小就在这儿的二楼长大,兰花儿是他玩的最好的姑娘,只卖艺不卖身,两人也算是青梅竹马。

今日的茶也挺得劲。

胡姬跳的也算不错,轻柔的六幺跳的柔中带媚,倒是很符合青楼的气质。

至于这琵琶。

再好吃的糕点吃一百三十四块也是会吐的。

更何况这糕点和街上老婆子卖的味道相差无几。

苏逯是这么对兰花解释的。

小妮子质问苏逯为什么睡着了,却得到了这样一个蕴含人生道理的回答,她当然需要时间来独自沉思,于是她迫不及待的把苏逯推出后台。

苏逯是这样想的。

都怪那些胡姬穿的太多了。

再少一点就肯定不会睡着了,下次一定要跟老鸨说一声,苏逯暗自打定主意。

得罪了小妮子,苏逯只好慢腾腾的下楼,时辰也该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