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 > 满目芳草 > 三、初识

满目芳草

三、初识

这一路上,水仙一直和李彻说着些她信听来的笑话,李彻似乎有些兴致不高,只是笑着附和,这水仙还以为自己真的逗乐了李彻,牵着那姑娘隔开了苏逯和李彻,话多的不行,于是苏逯便到了那姑娘都旁边。

虽然隔着两个人,苏逯看的倒是清楚,晓得李彻这是纯粹敷衍人家,平日里那些大臣吹捧李彻时,他就是这个笑容,没有一丝的差别。

苏逯有些可怜这水仙,却不晓得如何让李彻打起精神。他不喜欢李彻这个笑容,便打量起那个新来的姑娘。

这姑娘称不上成鱼落雁,也说不上美艳动人,单从容貌和身段来说只是中上些的水平,还比不上一旁的水仙美艳,并无特殊。

只是看着莫名让人很舒心,微蹙的眉眼间带着一丝的温柔,她听着水仙半荤不素的笑话,嘴角时不时有忍不住的笑意与羞涩,整张脸只是略施粉黛,却正是恰好,平添了一缕柔媚。

美中不足的是,姑娘好像有些紧张,有些不安,眉头一直难以舒展,一只手抓着水仙,骨节都有些微微发白,另一只手攥着衣裙的一角,她似乎有些不习惯这件宽大的大红色衣袍,走起路来不怎么顺畅。

苏逯不好打断水仙的高谈阔论,便询问那姑娘,道:“不知姑娘原来的名字叫什么?有想好的花名么?”

“小女子卖身到了百花楼,原名叫甚不重要了,至于花名,小女子不识几个大字,公子取便是了。”

“牡丹如何?”李彻插嘴道,“配极了这件衣服。”

水仙有些吃醋,看了一眼姑娘,道:“难不成她还不换衣服了?不若叫做阿花算了。她也不似牡丹那般豪烈。”

那姑娘正要点头应允,听到了水仙的话,又觉得有道理,正想附和,却又怕得罪了贵人李彻,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苏逯见状,便道:“倒是难取,唤作阿花也未免太过草率。”

“有劳贵人费心了。”姑娘低着头说道。

正谈论着取甚花名,不知不觉也到了新建的小楼。

此楼周围并不似其他小楼,种满艳花,只是一小片草坪,与其他小楼区分开来。

按照管理,这楼也是有姑娘居住的,正如主楼的屏风一般,是有主的。只不过一楼向来都是空出来,给客人们充当包间使用,对于这些色胚来说,在美人闺房之下喝酒谈天似乎别有一番趣味。

“这楼的一楼便是给二位爷换的新包间,本来我可是想搬来的,结果妈妈不许,说是分配给了这位,倒是给了她好运气。”水仙撇撇嘴有些不乐意。

那姑娘有些慌乱,道:“若是姐姐喜欢,小女子可以去和老妈妈商量,与姐姐换一换。”

“这倒也不必,是你的运气就留着好了,你和我不一样,早早赚够了赎身银子还有父母等你,倒是比我需要这两位爷的赏钱,想来妈妈也是打算这样,才安排了你来这儿。”

水仙这人虽说气量小,这是从小呆在青楼养成的坏习惯,但倒也是个善良的,分得清轻重缓急。

“咱这包间也还没有名字吧?我倒有个好听的,就叫芳草。”苏逯打量了一番便带头走进去说道。

那姑娘见李彻和水仙还在看着外面的布局,赶忙跟上苏逯,听到苏逯的话,姑娘有些高兴。

“我取的也是这名儿。”这姑娘一时高兴,那些文绉绉的言语也忘记了,毕竟也是个才十几岁的小姑娘,经过老鸨调教学这些礼节也难为她了。

姑娘发现了自己的失礼,正欲道歉,李彻看了她一眼,道:“得了,这么较真做甚,这点水仙可好多了,我听着也舒坦,以后大可不必如此。”

苏逯点点头表示赞同,把雕花窗户关上,又挑了个位置坐下,拍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姑娘来伺候自己喝茶。

那姑娘快步走上去坐下,往茶炉里添了几枚松果,拿火折子点燃,慢慢的开始煮熟泡茶。

水仙和李彻那边也是如此,只不过李彻似乎回过了神,两人相谈甚欢。

这倒像极了他父亲,谁都猜不到他在想什么,态度也总是变化多端,或许这是他们皇家的通病。

苏逯暗自诽薄。

苏逯有些无聊,这新来的姑娘不太会聊天,苏逯看完了所有的布置,又打量起照料茶炉的姑娘。

姑娘的睫毛很翘,眸子似乎在闪烁,认认真真的照顾着茶炉,茶炉沸腾后开始泡茶的动作虽然有些生疏,但却很投入。

“叫雪滴好不好?”苏逯问道。

姑娘正投入呢,猛的听到一句问话,手一抖,茶水稍微飞溅了一些,所幸并未溅出太多,姑娘赶忙拿去抹布擦干,问道:“这雪滴花是何花,我怎的不晓得。”

苏逯一笑,道:“就这小楼外边,那个垂这头的白花,一簇簇的,甚是可爱。”

李彻听闻,也有些好奇,打开窗看去,确认了是怎样一种花后,有些惊讶,笑道:“我倒有些印象了,我家有些,没想到里也有。它倒是跟水仙极似,都是洋人带来的,根也都是球似的,不过开的花是垂这头的,倒也很合她的样子。”

水仙笑嘻嘻的也看了一眼,无甚大兴趣,她给李彻又添了一杯茶,便走出去打算端些糕点来。

那姑娘笑了笑,道:“多谢公子,我挺喜欢这个花名,这花也可爱的紧,以后叫我阿雪便是了。”

苏逯端起茶,细节倒是都被那老鸨布置的很好,备的都是苏逯爱的明前茶,颜色鲜绿好看,味道清润,苏逯觉得细品最好不过了。

一整个下午,四人喝茶吃点心,优哉游哉,笑声不绝于耳,李彻大谈特谈西域奇闻,引的水仙不断惊呼或娇笑,苏逯则要来了笔和纸,教阿雪如何写自己的新花名,并且顺手画了一幅雪滴花图,挂在了墙上作为装饰。

日头渐晚,又被皇后派来催李彻回宫的便衣打扰了性致,四人不得不挥手告别,李彻跟着便衣去了曹皇后宫中受训,阿雪还在写自己的名字,水仙在阿雪边上发着呆。

至于苏逯,背着手不紧不慢的走在所谓自在的大道上打道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