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 > 满目芳草 > 五、诞辰

满目芳草

五、诞辰

苏逯揉揉眼睛,他总觉得好像忘掉了点啥。

吃完早饭呆呆的坐了一会,苏逯看着门口的大黄有点懵,他总觉得有很重要的事情,不想出来没法儿好好的玩乐。

到底是什么事情哦。

苏逯觉得自己头都要挠秃了。

这一想便到了快吃午饭的时候。突然,看到云花拎着饭盒向他走来,苏逯一拍脑袋,记起来了,今日是兰花的十岁诞辰。

这兰花说起来也算是个可怜人儿,苏逯还记得,那年他才七岁,正由老鸨陪着在百花楼门口玩呢,却听见了隐隐约约的哭声,七岁的男孩正是好奇满满的年纪,便牵着老鸨四处寻着哭声。

却见离百花楼不远的小巷子口,一个破烂布包袱就丢在一个篮子里装这,那哭声就是里面传出来。

这仔细一想也觉得真神了,那小孩早哭累了,哭的有气无力的,还隔着有段距离,这偏偏的,就让苏逯给找着了。

苏逯倒也从小是个心善的,拉着老鸨的袖子就问能不能帮他收留了她,这老鸨啊,从小也是孤儿,是被皇后碰着了找人收养起来,和这小女孩身世何其相似。

老鸨触景生情,觉得自己也有能力养活这小女孩,就答应了下来。

慢慢的慢慢的,这日子如水一般流淌着就过了,苏逯十岁生日的时候,兰花已经三岁了,那天傍晚啊,过完生辰的小苏逯提着有半个他那么高的饭盒,一步一停的慢慢过来,他决定也给兰花分享一份自己的生辰饭食。

那个晚上,小兰花和小苏逯聊着天,小兰花还不怎么会说话呢,就咿咿呀呀的附和小苏逯,这两人互相半懂不懂的说着话。

突然的小苏逯就决定了,小兰花是他的好朋友,却连他的生辰都不能来过,于是啊,小苏逯就许下了诺言,要给小兰花过十岁生辰。

这不,今日就是他捡到兰花的十岁生辰。

结果他倒是记不得了,这云香倒是记住了他之前的吩咐,还提前备好了,饭盒里面的东西,和他上次十岁生辰给兰花带的没有任何差别。

苏逯急匆匆的接过饭盒,便往百花楼赶去,这下可记起来了,一个月前就约好了让兰花今日一定等他过生辰,可得赶紧了。

在去百花楼的路上,苏逯见着了一小银饰铺子,苏逯心想,其实已经有些晚了,若是有个小礼物带去,说不定能让兰花消消气,再加上昨日也惹她不高兴了,不带点别的礼物也确实说不过去。

便精挑细选了一根质朴却可爱的蝴蝶簪子,正欲付款走时,却想到了新来的阿雪,不知道为什么,他也想顺便给阿雪带点礼物。

苏逯觉得有些奇怪,为何会有这种念头?是因为阿雪好看的睫毛?还是想对阿雪的孝心的抚慰?

摇了摇脑袋,他苏逯还不至于去考虑想送给一个可怜女子的礼物要什么理由,于是挑选了一番,选中了一条好看的银质花朵簪子,结完账便走了。

苏逯轻车熟路的进了兰花的小阁楼,见兰花正坐在桌前气鼓鼓的望着他,便在小木桌上放下饭盒赔笑道:“兰花儿啊,我可没有忘记给你过生辰,是特意去给你买礼物去了,喏,给你。”苏逯边说边从袖口掏出了那支蝴蝶簪递给兰花。

兰花见那蝴蝶轻灵的姿态,喜爱的紧,便喜滋滋地接过,正欲给自己插上照照铜镜仔细欣赏一番,突然又记起来,自己正和苏逯闹脾气呢,便把蝴蝶往桌上一摆,撅起小嘴不愿再看那蝴蝶簪子一眼。

苏逯苦笑,这小妮子也变得不好糊弄了,以前见着礼物就啥都忘了,现在机灵多了。

“兰儿啊,是逯哥哥不好,迟到了,但是逯哥哥绝对不是有意迟到的呀,都是为了好好给小兰花操办一场生辰呀,原谅逯哥哥好不好?”苏逯走到兰花边上,蹲下来笑嘻嘻的道歉道。

“真的是!老早就答应人家嘞,说肯定会早早就来给我过生辰,这早就过了正午,才过来,我还特意什么都没吃呢!就等着你呢!”兰花的小嘴简直翘的老高。

苏逯挠挠脑袋,拿起桌上的蝴蝶簪子,认认真真的给兰花戴上,又给兰花拿来了铜镜,自己先细细打量兰花一番后点了点头,他对自己的品味还是很认可的。

苏逯摸着兰花的脑袋道:“兰花儿啊,你看,你要体谅逯哥哥嘛,这么多吃食,要花可长时间了,就算是我,也不能一下子就完成的嘛,对吧?看在这簪子份上就原谅逯哥哥一次好不?”

兰花还是有些不乐意,却也无话可说,再说这簪子也着实可爱,变点点头,指着饭盒道:“那你快打开来,都摆好给我看看,是不是和你上次生辰时带来的一模一样。”

苏逯笑了笑,他上次生辰时这妮子才多小,能记得到底有哪些就有鬼了,他自己都记不得,更不用说这小妮子了。里面的吃食都是他上次答应后便吩咐厨娘去找葛管家记下来的,自然不可能出差错。

苏逯打开了饭盒,一样样的点心摆到了桌上,他十岁生辰时可不止这些,只是那时候给还是小丫头的兰花带的都是些点心之类的,鱼啊肉啊那些剩下的简直不能看,还谈何带给小兰花吃。

兰花看着一份份精致的点心摆上桌,慢慢的就笑的开心起来,不像苏逯以为的那样,她可记得不少点心的模样,那碟桂花藕是最甜的,点缀的桂花只是好看,煮的桂花味道却熬进了藕里头,加上填塞着的糯米,还有外头熟的烂透的藕片,再淋上满满一大勺的糖汁儿,晶莹剔透的样子简直看着就齁的发慌,却是兰花那时吃的最干净的,她还记得,自己明明已经甜到想吐了,却忍不住再塞一块到嘴里,甜味融化在嘴里的感觉着实让人迷醉。

兰花笑嘻嘻的指着这碟桂花藕,一定要让苏逯马上喂她吃,苏逯也笑了,他当然也是晓得兰花的最爱,平日就会时不时给她带些来吃,若不是考虑到兰花的牙齿,苏逯一定让她顿顿都吃个痛快。

苏逯夹起一块藕片,饱饱的在糖汁儿中蘸了一下,喂给了长大嘴巴的兰花。

看着兰花细细品味时的满脸笑意,苏逯似乎找到了昨天晚上他所贪婪渴求的气息。

或许这也是兰花所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