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 > 满目芳草 > 七、休憩

满目芳草

七、休憩

苏逯见阿雪写的正认真,不忍打扰,变轻手轻脚的走到了芳草阁边上的小亭子里,欣赏着如阿雪一般低着头肆意散发清香的雪滴花。

等阿雪写完一张大字,已经累的眼睛有些发酸,坐直身子伸了个懒腰,正欲仔细观摩一番自己的大作,一眼却瞥到了在亭子里看着自己笑嘻嘻的苏逯。

阿雪一时未免有些慌乱,昨日玩的兴起,跟苏逯学写字并未觉得不妥,如今仔细想来,一个卖身到青楼的戏子还学着写字,多少沾点惹人发笑的意味。

急急忙忙的四处张望,想把这张布满字迹的宣纸藏起来,却不止哪里来的一阵邪风,恰恰的把这宣纸吹到外边的草地上。

苏逯见状,冲阿雪笑笑,摆了摆手,道:“阿雪姑娘莫急,我会把它送来,阿雪姑娘昨日也见过我的字,我也能算是阿雪姑娘半个老师,有甚好害羞的。”说罢遍快步捡起宣纸,边看边走进芳草阁。

阿雪无奈,只好整理一番桌上的文房四宝,又点起了小泥炉,准备细细的给苏逯煮一壶绿茶。

苏逯坐下,仔细端详起阿雪的字来,若不是苏逯清楚阿雪写的是什么,倒是估计要花上一些时间来细细分辨这字迹。如同蚯蚓爬过般的墨痕弯弯曲曲,纠缠在了一起,一个雪字只剩下了大致的形状。

苏逯有些哭笑不得,想开口调笑,见阿雪满脸正色,便只好端正了身姿,道:“阿雪啊,昨日我手把手教你写时,我记得那副字还是可以的,怎的今日就变成了这样了。”

阿雪有些扭捏,小脸微红,道:“我也不晓得嘛,明明写的时候感觉还是不错的,怎料到这拿起来一看就成了这副样子。”边说边把煮好的茶筛了一碗,放到苏逯左手边的空处。

苏逯想了想,拍了拍脑袋,道:“晓得了,哪有不练横竖直接开始写字的,这不是还不会走就学跑嘛,别急,练字急不得,明日我给你带些我幼年时临摹的笔画字帖来,你从头学起,自然就会好看了。”

阿雪连忙答应下来。

苏逯讲了了一番写字的事情,喝了几杯茶,吃了两三块点心,觉得和阿雪相处真是轻松极了,什么事情都不用想,一心只扑在教字上头。

苏逯教了一会笔划,又含了一口茶,细细品尝,放下了毛笔,简单的笔划教的差不多了,来阿雪这儿之前还提心吊胆的,生怕自己对朝堂上的情况疏忽了,又是之前陪兰花疯玩了许久,更何况昨天晚上又莫名感伤,没有睡好,简直乏极了,这天气也正好,凉风习习,不冷不热,舒服的让人就想大睡一觉。

于是苏逯便吩咐阿雪给他收拾个躺的地方出来,想小憩一觉。

这可让阿雪有些苦恼了,芳草阁一楼是给这苏逯和李彻的包间,有书桌,有吃点心喝茶的矮桌,有瓶罐装着的花草,有点缀内部的屏风,可偏偏没有能给苏逯睡上一觉的地方。

除非……

去二楼分配给她的房间。

阿雪咬了咬嘴唇,这里的房间不能说是闺房,只是一个给她栖身的地方,里面她的随身衣物也收拾起来了,整个房间挺干净利落的,没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只是阿雪一想到苏逯会睡在自己的床上,脸就忍不住烧了起来。

可是又不能不伺候好苏逯,老鸨吩咐了,既然把她的房间安排在了这包间上面,那她就要更好的照顾这两位爷。

只是让苏逯睡一觉而已,自己不需要做什么,只要在一边扇扇子就可以了,或许扇子也用不上,只是把床借给苏逯休憩一下而已,了不起就等苏逯起了换床被子。阿雪在心里安慰自己。

于是便缓了缓心神,领着打起哈欠来的苏逯去了二楼自己的房间,阿雪终究还是没能做到伺候苏逯脱衣睡下,苏逯也懒得脱了,穿着就躺在了阿雪的床上。

苏逯觉得舒服极了,阿雪的床软软和和的,还有一股子醉人的香气,没一会,苏逯就梦会周公去了。

阿雪坐在一旁搬来的椅子上,有一下没一下的给苏逯扇着风,看着苏逯安静的睡颜,脑子里又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一会憋笑,一会脸羞的通红,一会又有些惆怅悲伤。

愣愣的坐着,看厌了苏逯的脸,阿雪有些无聊,半趴在床上,避开了苏逯的身体,数着被子上的针脚,把玩着自己的发丝,不一会,也沉沉的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