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 > 满目芳草 > 八、夜醒

满目芳草

八、夜醒

浊酒与歌讴,明月照高楼

苏逯昏昏沉沉的醒了过来,他有点睡迷糊了,不太记得自己在哪里,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发了会愣,闻着空气中的淡香,苏逯在努力回想自己睡在了哪里,却突然感觉到了自己的左腿麻的不行,刚刚甚至都失去了知觉。

苏逯努力的把自己的腿抽了出来,费力的支撑起了自己的身体,靠在床头,刚想揉一揉自己的腿,一下子就看到了睡得正香的阿雪,本来扎的精致得体的发型,已经松散的不成样子,有些散乱的青丝铺在了被子上,阿雪的侧脸正对着自己,咧着嘴睡得正香。

苏逯看着阿雪,他脑袋少有的放空状态让他盯着阿雪有些入迷。

阿雪真的是个很特别的存在,对苏逯来说,他跟阿雪认识才没多久,也谈不上有多好的交情,但是阿雪独特的地方就在于,苏逯在她面前却能很莫名的安心和淡然。

苏逯静静的看着阿雪,纯白点缀着朵朵小花的被子充满了少女的气息,称托着阿雪的恬静,被子上有几处她的嘴唇上的殷红,阿雪睡觉时的不老实已经被出卖的干干净净。

苏逯有点缓过神来了,自己之前的要求着实有些失了分寸,居然要求睡下,其实苏逯本来只是想稍微假寐一会儿就走,没想到就睡着了,这也太失礼了,也幸亏阿雪不是那种想着攀高枝的人,不然要是对苏逯下手,十有八九能得逞,不过若是阿雪会这样,苏逯估计也不会提出这种要求了,或许这就是莫名的信任?

阿雪知道苏逯对她做什么都不会需要承担后果,却信任苏逯不会对她如何,放心的把苏逯带进了闺房;苏逯相信阿雪不会对他产生攀高枝的想法,放心的提出失礼的要求而安心睡着。

苏逯正想着如何应付这棘手的局面,清醒后的他反而有些慌乱了,他想了很多可能,无论怎样的后续都会让他觉得很尴尬。

跑走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这样阿雪或许醒来后会对他的不告而别有些失望,但是至少两人不知道说什么好吧?等等,如果现在跑走,那还有下一次过来的胆子吗?不会一直心里觉得不好意思吗?

苏逯心里很纠结。

或许是苏逯的动作太大了,阿雪醒了,她趴在床上舒展了一下自己酸痛的腰背,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眯着眼睛舒舒服服的伸个懒腰,却发现了苏逯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阿雪看着青涩,原来身材这般有料?

苏逯看着伸懒腰的阿雪有些出神。

阿雪被老鸨教过,自然晓得苏逯在看什么,在想什么,俏脸微红,有些不好意思,便想着转移话题,支支吾吾的道:“逯哥儿……我见你睡得香甜,不小心也睡着了……没有影响到逯哥儿休息吧?”

见阿雪似乎并未因为他的失礼举动恼怒,苏逯也松了一口气,他发誓,他真的只是想稍微眯一会就好,真不知道自己会睡那么久。

倒是睡得怪舒服的。

苏逯挠了挠脑袋,道:“倒是没有影响到我睡觉,本来只是想稍微眯一会就好,谁知道就睡着了,是我失礼了,阿雪姑娘莫要生气。”

虽然肯定了阿雪并未介意,但是该有的礼数是少不得的。

阿雪的脸似乎更红了,连忙摆摆手,道:“不是什么大事儿,逯哥儿不必道歉,只是睡一觉,并不算是什么过分的要求。”

苏逯苦笑道:“阿雪不生气就好,只是你睡得也是很香甜,我腿都被你压麻了,阿雪替我揉揉可好?这样我也能快些把床让给你休息。”

阿雪脸上的烧红被苏逯说的一直退不下去了,她睡得莫名很香,靠着的东西也比平时用过最好的瓷枕舒服的多,想到这里,阿雪顿时有点不好意思,急忙点点头,把苏逯的左腿移过来一些摆好,认认真真的按揉起苏逯被自己压红的小腿。

苏逯看着阿雪认真的样子,觉得很是迷惑,这个姑娘做什么事情都一副极为认真的样子,未免也太敬业了一些吧?

苏逯不晓得,阿雪只有把自己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做事上面,才不会瞎想一些让她自己脸红的事情,才能暂时性的忘记自己和苏逯其实也可以说是共眠了一场。

对于这个年纪的少男少女来说,一些朦朦胧胧的事情却是最能让他们胡思乱想的,明明并没有发生什么,这样的经历却是够他们细细品味起来感到羞涩又美好,甚至会希望这样的机会再来一次。

阿雪已经揉了挺久的,额头上甚至有了点点细密的汗珠,苏逯的腿也早就恢复好了,只是苏逯正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既然苏逯没有吩咐,阿雪也不会擅自停手。

苏逯回过了神,他决定了,他要感谢一下阿雪的陪伴和认真伺候,他想带阿雪出去玩一玩,他认为,阿雪即使不是从小活在青楼,可一定有很多新奇的东西是久处深闺的她没有欣赏过的,便想带阿雪去经历一下她没有经历过的事情。

虽然是出生在将军门户,可苏逯家的下人有几个有下人的样子?都是苏擒虎当朋友兄弟收留下来的人,所以苏逯对于人与人之间身份的差异也不觉得有什么大区别,他想报答阿雪对他好,为什么要在意阿雪的身份?

于是乎,苏逯按住了阿雪按摩的手,笑着对阿雪说道:“别按了,我的腿已经好了跟我,走吧,我带你去看看你没看过的东西,就当是我过夜的费用了。”

阿雪没有苏逯这番率性,慌忙摇头,道:“逯哥儿,不行的,我卖身到了这里,有规矩定下来的,不得无故离开百花楼,会被老妈妈狠狠教训的。”

“我看谁敢?哪里来的无故离开?我想带你离开去玩耍,又不是不回来了,那老鸨有什么理由拦着我?”苏逯又想到了小时候,那时候只是想着让兰花去参加自己的十岁诞辰罢了,父亲斥责,老鸨哄骗,害的兰花只能吃谢剩下的破点心当宝贝,苏逯越想越生气。

阿雪见苏逯皱起了眉,晓得自己是没办法了,便道:“逯哥儿,那我们先去找妈妈,你不许开口,我来提要求,我们看妈妈许不许你带我出去耍,行不?”语气里带了写无奈和哀求。

苏逯听得有些烦躁,却也没有办法,自己想报答人家,也不能强迫别人跟自己出去玩吧?要是还害的人家被罚一顿鞭子,那不是害人家吗?

虽然苏逯晓得有自己在,那老鸨定是不会为难,却也不愿意出差错,便点点头就牵着阿雪去找那老鸨。

这老鸨正忙,虽是半夜,也有宵禁,不过对于京城的纨绔们来说,谁会在意宵禁?谁又能拦着他们享乐?这夜半时刻,可不是享受春宵的大好时机吗?

老鸨正忙着安排姑娘给那些纨绔,见苏逯带着阿雪来,虽然有些嫌麻烦,但也不能表现,便笑着一张老脸问苏逯:“逯哥儿,这儿带着阿雪可有什么吩咐?”

苏逯对着阿雪努努嘴,道:“她非要要自己跟你讲,你可思量好了要不要同意。”

阿雪真想瞪苏逯一眼,这不是犯规嘛,说好自己来说,全凭老鸨定夺,怎么还威胁老鸨,那这老鸨要是答应了,回来自己肯定少不了一顿骂呀。

阿雪沉了沉心神,走到苏逯前面站住,对老鸨说道:“妈妈,我想让逯哥儿带我出去看些新奇的东西。一定赶早回来,不让妈妈担心。”

老鸨正要拒绝,却看到苏逯在阿雪背后瞪着她,没有办法,现在的苏逯早就不是以前那个小屁孩了,没得骗,能吓唬他的也不在,要不是老鸨对兰花好,平时也会带兰花出去,苏逯带兰花出去可就不止几次了,老鸨只好点头,苦笑道:“逯哥儿带你,我可不敢不答应,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阿雪可不晓得苏逯还在使眼色,觉得自己运气甚好,便连忙道谢。

苏逯可没这个耐心,牵着阿雪就往外走。

苏逯以前对老鸨还是很和善的,自从知道了老鸨以前就是哄骗他,怕丢他家人,才不答应让兰花去苏逯家里玩耍,这才一直耿耿于怀,但是如果没有什么特别急的事,一般还是笑嘻嘻的。

去哪里好呢?苏逯其实并没有什么注意,他也只能算是一时兴起,又不是春节又没有庙会的,这大半夜有什么可玩的?

苏逯就牵着阿雪到处瞎逛,跟阿雪有的没的说着写闲话,不知不觉,两人就到了城墙边上,给守城的老兵痞子丢了几块碎银,二人便在老兵们的嘻笑和大声谢过赏赐的嘈杂中走上了城墙。

在百花楼里还有树木遮挡,楼宇阻拦,看不到一望无际的星空和城外的田地。

其实阿雪早就想上城墙来看看了,只不过这些在苏逯面前好说话的老兵,对幼年的她可极为不客气,大声呵斥她离开,这可让她一直对城墙上头充满向往。

苏逯倒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碰巧就来了这么个让阿雪满意的地方,见阿雪开心的笑着,苏逯也不多说,两人就这样坐在了城墙上,晃荡着双腿看着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