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 卷一 古人间 懵懵懂懂的未来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卷一 古人间 懵懵懂懂的未来

太阳替下了月亮,黑暗终于散去,镇子的里公鸡开始打鸣,仿佛一瞬间,瓜镇活了起来。

隔壁的木匠呵斥着柱子起床,花婶在厨房里忙里忙外,叮叮当当。炊烟在错落的屋顶上升起。

丞打了个呵欠,在草棚边上的井里打了凉水,激得他瞬间清醒。

待他盘膝定身,呼吸吐纳片刻后,缓缓起身。打了一套粗浅的拳法,运气对着院子里的大石头拍了过去。

“砰!”的一声,石头上的裂纹又粗了一丝。

丞拿起瓢舀了半瓢谷子,顿了顿,太安静了,他撇撇嘴,又把半瓢谷子抖了一半进粮食缸里,自己怎么吃的完哩。

待他熬了半锅谷子粥,热了一个杂面馒头。又从院子南边的角落里摘了一个青辣椒和两棵葱苗,切碎了伴着盐,当做菜。

黄狗摇着尾巴看着丞把一碗掺了麸子的谷子粥倒进狗盆。

摇着尾巴哼哧哼哧的吃了起来。

你又不是猪,丞想着,犹豫了一下又掰了一块儿杂面馒头扔进狗盆。

这边刚刷完锅。

那边柴门响起了敲门声。

“在家呢,进吧”

“你娘不在了,镇里要收回她那一份补助,你按个手印。”村吏打扮的短发中年男人挎了个布包走了进来。

丞老老实实的按了手印,向村吏作揖表示感谢。

村吏又掏出一份手印“你们家瓜田和麦田一直由村里帮着打理,这份契约你按了。

你成年后,田地交还你,现在收入四分缴税,四分归镇,剩下的归你。

另外,镇里帮你申请了一个书院的名额,不用偷偷的去听了。

你才十四,好好学几年,有什么困难找我们,都是邻里的,别客气。”

说着他从包里拿出一个荷叶包,“这是束脩,偷听了三年了,拜师的礼也该补上了”

丞接过荷叶包,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谢谢你,石叔。”

“都是应该的”说完他收拾了一下布包,没有坐也没有喝一碗水就转身离开了。

丞看着桌子上的束脩,有些怔怔出神。

今后的路该怎么走,他也不知。

父亲曾是镇里猎队的队长,留下了一本一脉碎石术。

这世间讲究传男不传女,传儿不传妻。估摸着觉得女要嫁,妻也能改嫁吧。

可他爹死的时候,怕孤儿寡母受欺负,把不留文字的入门的吐纳法诀传给了村子里的几个朋友,硬生生撑到法诀说完,交待村民皆可修行,照抚他们孤儿寡母一二就行。说完才死不瞑目的咽了气。

丞从识字开始,自己琢磨了三年,碎石术堪堪入门,跟其他人比起来差的远。似乎他怎么修炼就是不得法,别人半年就能小成,他用了三年。

于是法不成,他就修术,修剑术,每日拿着铁剑刺三千,次日砍三千,第三日持剑半日纹丝不动。

十四岁的他整个人瘦瘦小小的,猎队不同意他进入,毕竟猎队太危险,家中独子不收!他就自己去密林外围锻炼。

同龄的二狗已经人高马大,柱子和石头也健壮异常,木桃虽然性子弱但是也算健康。五个玩的好的朋友,就他拖了后腿,拉低了平均身高……

瓜镇百姓在粮食和瓜收获的季节死命的吃,补充体力,修行碎石术。更何况,存粮不多,那些流寇来搜刮,也不至于太心疼。

这个修行的世间,不要以为百姓能把粮食财物藏到哪里,那符师奇怪的手段多的是。

若是找不到,找几个领头的搜魂!一样收获满满。

时间久了,商阳也就养成了少留存粮的传统,遇到小流寇就杀光,遇到强大的劫匪,就麻溜的跑,甚至抱着我们死光了,你什么都得不到的心态。直到瓜镇成立了西瓜帮,共同抵御流寇,日子才好了些。

于是这里渐渐的也就养成了奇怪的现象。

强盗有固定的地盘,成立了帮派,开始了洗白之路,每年来收缴财货,会给百姓留下大部分。

强盗也是人,镇民真要是抵死不从,那伤亡大了,也容易被同行吞并。

反正日子就这么凑合着。

活着,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不易。

吃了饭,丞坐在凳子上,胳膊撑着脑袋。

芹娘在世时,家里虽苦,却不至于饿死。

屠夫他们几家帮衬,都会被芹娘拒绝。

肉,只肯要些下水。木,只肯要些碎木。

有时候别人拿着吃的递给小丞,芹娘都会笑着拒绝。

哪怕儿子已经眼睛发直,嘴流口水。她顶多咬咬牙,去帮着猎队多处理猎物,换些吃食。

用她私底下的话说,她没啥本事分辨好坏,就统统拒绝。

毕竟孤儿寡母,别人说闲话,多难听哩。

她男人英雄一样的死了,可不能死不安生呐。

后来时间久了,也只有铁匠,木匠,屠夫和二狗家的帮助,她会接受一些。

毕竟丈夫生前多有往来,法诀也是交给他们帮着传给村民,更何况小辈儿同样玩的好。

所以丞一般不接别人东西。

继而也养成了他不太爱说话的毛病,丞也学着他娘,慎言慎行,无法分辨时,拒绝就是了。

思维在发散,今后该如何?

村里的行业基本都是子承父业,要不再去找荆狼说说?

自己在密林外围也杀过一阶的魔兽,那吐水箭的牛蛙,甚至受伤的孤狼,而且他还懂得草药,多少有点用吧。

唉,先去书院拜师吧。

丞刚踏出门,就看到一身素衣的九娘站在门外。

她有些局促,“芹娘去了,以后,我常来看你。这是一些肉干,你拿着。”

九娘是丞娘亲的好友,她男人也战死了。两个女人有了共同的故事,可是九娘没有孩子,也没有改嫁。

“听说你要去书院拜师,可不能失了礼数。”

“嗯”

秦齐楚三国撤军后,新来的齐国官府不管事,流寇时不时劫掠,瓜镇因此成立了西瓜帮。

说是帮派其实也就是镇民统一起来,抵御流寇。

实际上只能挡得住一部分,遇到那带了高手的,也只能乖乖上钱。

另外平时还得应付那群不管事还收税的,所以活的异常辛苦。

不过西瓜帮还是弄了个书院,请了个老夫子教书。在瓜镇百姓的口中,那就是帮派驻地。

老夫子据说是镇长请来的,长的倒是仙风道骨,喜欢腰间挂个瓢,当饮水的器具。

镇民盖了个书院,围着书院造了结实的镇墙,把书院围了起来。

平时作为教书储物的地方,战时那就是全镇的堡垒。

书院只是文绉绉的说法,真正教书的地方也就是几个砖瓦房。

木匠用几个木墩,做了几个座位,又花了大力做了桌板。

这个时候趁着晨风和五月的薄雾,老夫子正在教孩子们读蒙书,那是一块儿立起来的石板,先生用特殊的笔写的隐隐发乌光的字,手一抹,字迹便能消失。据说这是教书匠必备的技艺。

丞硬着头皮从大门走了进来,那教书的内院大门其实也就是两根高高的木柱子搭了个茅草顶棚。

丞对着先生的背影作揖,“先生……”

老夫子转身看了看丞相手里的荷叶包,胡子抖了抖“来了”

拜师也不复杂,因为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师父,而只是师傅。

交了拜师礼,敬了一杯茶,以手背抵额头,躬身约九十度,为一礼,郑重一礼。

蒙学只上半天,教习生字和音韵,半大的孩子也是重要的劳动力,拔草喂猪给瓜田浇水那都得上。

丞家的田虽说村里人帮着打理,但是丞也不能坐等收成,那可是会被娘亲骂的,她那时托着病体拉着幼儿都得下地。

丞记得很清楚,他哭闹着不去的时候,娘说“这是别人的情分,却是我们的本分。”

然后就是一顿打,看着年幼的丞,小孩子也不敢继续闹,只能哭着鼻子去拔草,其实也拔不了几根,甚至还会折断瓜苗,但是芹就是让儿子干活。村民劝也没有用,这个没有姓的女人倔的很,丞记得别人跟他娘说“芹娘,再找个男人吧”他娘总会把人轰出去,说是要给他死去的爹留个香火。

现在自己这根香火燃烧的也不旺盛,至于他爹死前也没留下什么金银财宝,只留下一本粗浅的一脉碎石术。

丞自己琢磨了好几年也就那样,还不如铁剑好使,仿佛自己就是传说修炼的垃圾。

丞还能记得父亲能运气碎石,力扛装满水的大缸,估计换成先生说的鼎,也是能扛得动吧。

如果自己也有修行天赋,嘿!丞用手背抹了抹额头的汗,扔下一把草,看着村民从商水里汲水灌溉自家的瓜田。

难道就这样一辈子吗?丞抬头看着天空,天空之上是看不透的蓝色的虚无,天空是什么?天空之上有什么?

先生说天地之大无边无际,圣海无垠浩浩荡荡,可多大是无边无际?多广是浩浩荡荡?先生说的他自己跟亲眼见过一样。

丞对此抱有怀疑,却心生向往。但外面的世界不太平,出个镇子就要成群结队的。

用屠夫的话说,鸡毛都没张齐,就想着飞?外面强盗那么多,手无缚鸡之力去个屁!

小心被抓了当奴隶,知道奴隶吗?就是那些从外界拼死逃过来的人。啧啧,惨不忍睹。

而自己应该就是屠夫嘴里说的手无缚鸡之力的鸡仔?可是自己明明已经打的那群小朋友哭爹喊娘了啊。

先生还说我们是无国之民,唉,啥是国啊,想不懂,能当饭吃吗?况且现在不是在齐国治下?

村子女人嚼舌头的时候说无国也挺好,能活着就行了,现在可比之前活的好。什么活好活儿不好的,反正丞是不懂的。

以前什么样他也是不懂的,村里人说现在能吃上饭非常好了。

可是能吃肉不是更好?他们为什么不想去吃肉?安于现状吗?

想不懂,自从认真的偷听了三年的课,他懂得更少了,没办法像柱子,二狗,木桃,石头他们一样没心没肺了。

以前追黄狗都能跑一天,喂羊放牛卖瓜都能乐呵一天。

现在,父母都不在了,丞练剑之余也闲了下来。

不用天天去跟医师熬药换药,不用去密林蹲守猎物,不用费力的辨别药材,也没人催着必须下田地,但小小的人并没有和同龄人一样。

他迷惘了。

蒙学真正的做到了启蒙,开启了朦朦胧胧,开启了懵懵懂懂。

也掀开了世界的一角,那是纯白色的,香甜的,雾蒙蒙的烟,前方是未知的世界,吸一口,便会前进一步,从此直到心死方停。

所以他们和她们是心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