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 卷一 古人间 少年的日常,两次翻墙看洗澡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卷一 古人间 少年的日常,两次翻墙看洗澡

又一年,瓜镇抱团取暖,丞偶尔去密林打猎采药,再加上九娘经常性的接济,温饱无忧。

丞很难拒绝这份好意。

九娘在镇子里的朋友也只有那几个同病相怜的寡妇,她平时很少出门,毕竟镇子里还是有闲言碎语。

九娘出门一般是给那些孤儿送吃的。用她的话说,镇子给的补助吃不完。

丞不敢拒绝,他大了,他知道。每当大刀帮来人时,在书院后院传来男人*dang的笑声。他清楚的知道,那笑声意味着什么。

今年大刀帮的人又收获满满的走了。

丞按部就班的生活,却已经半个月没有见到九娘,他有些担心。

丞犹豫了一下,没有登门拜访,大约是觉得九娘不会愿意让他见到狼狈的模样。

等到了夜晚,丞准备偷偷的看一眼。

瓜镇的夜晚静悄悄的,夜色下只有淡淡的月光,偶尔来一片云,整个世界都陷入了黑暗。

不一会儿,丞就走到了九娘家的院子,他身手敏捷,翻墙入院轻而易举。

院子静悄悄的,九娘没有养任何动物,院子里静极了,窗台还亮着油灯。

丞松了一口气。

有灯就有人。

他悄摸摸的走到窗台前,用匕首划开一个洞,探头看去。

只见九娘赤果着,下身泡在一个大木桶里,背对着窗户。

背上都是淤青。

房间里只有水声。

丞看了一会儿,她除了在水里泡着,就是使劲的清洗自己,手放在水桶里使劲的搓,丞的目力很好,他能看到九娘因为用力而绷紧的肌肉。

她只是用力的洗,连身上的淤伤都不处理。

她大约是每天都泡着吧。

丞心情沉重,慢慢的退走了。

月余后,清晨,九娘拿着肉干再次出现在丞家,看不出任何异样。

“丞哥儿,莫要拒绝。”

“谢谢姨娘。”丞接过肉干,“我陪你一起?”

“行啊,东头还有几个小混蛋等着我送呢,他们可比不上你,自己可打不了猎”

“嘿嘿,也就是些兔子,獾鼠”

“那也很厉害了,听说兔子会吐水箭呢”

“是啊,上次差点着了道。”

两人在街道上边走边聊,丞尽量讲一些野趣,九娘听到危险处,总会叮嘱他几句。

可当他们路过闲聊的人群,妇人们总会停下交谈的声音,等他们过去又指指点点的窃窃私语。

丞耳聪目明,见九娘脸色已经有些难过,就恼火的冲着几个妇人骂。

那几个泼妇可是等闲人物?

丞和一群泼妇骂了起来。

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小孤儿配小寡妇”,“哈哈哈。。。”那群妇女哄笑了起来。

九娘眼泪在眼窝里打转,双手死死的攥住衣角,一动不动。

丞只觉得血充脑门,一股脑的冲了过来,对着一个狂笑的妇女踹了过去!

那力道将妇女踹倒在地。

泼妇开始哭闹,不一会儿围过来一群男人,丞一个孩子,碎石术又基本是镇子人人会的,所以被她们男人追着打,打的鼻青脸肿。

直到九娘奋力的扒开人群,那群男人才摆手。

一个壮汉走到九娘身边,“九娘,我婆娘嘴贱,你担待着点。可是我的婆娘只能我打,这小子不行!”说完,他扶起哭闹的婆娘,拉到九娘身边,一巴掌扇了过去,将自己婆娘打翻在地!

最后,九娘什么都没说,拉着丞离开了……

“我知道她们为什么这样,你年纪小,不要放心上。大人的事情大人处理”

“为什么?”

“大约是怕我勾引她们男人,也怕有一天变成我这样。”

丞不太懂。

日子还要继续,十五岁的丞,也终于突破了一米六。

碎石术终于有了一些进展。

也敢时不时进入密林外围深处,找一些皮厚的鼹鼠,喷毒的蜥蜴猎杀。

它们的材料都是符道必备的。

无论是十五岁还是五十岁,人啊,各有各的烦恼。

屠夫不太会取名字,现在有一子一女,儿子叫肝儿,女儿叫心儿。

丞和二狗私底下还嘀咕,会不会凑齐五脏。约摸着是会的,因为屠夫那肥婆娘的肚子好像又起来了。不知道下一个是不是应该叫肾儿。

心儿姑娘十五岁,已经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美人儿,以至于屠夫下了集市都要提刀赶走几个溜墙根的半大孩子,被追杀最多的就是二狗。

寒暑往来,夏天晚上,晚上,丞,柱子,二狗还有几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捉了幼蝉,烤了吃以后,无所事事。日常活动撒尿灭火,几个人退了短裤,对着篝火,篝火里映着的是几个已经开始毛茸茸的小弟弟,半大的孩子正是鸡不嫌狗不爱是时候。

二狗说“你们看,老子最大,毛都快长齐了,我娘都开始给我相亲了。可我就喜欢心儿,那身段!那皮肤!那胸!那屁股”……画面突然黄了起来,几个人用尿滋灭了火,这脚下的火灭了,裆部的火起了,一直烧到心里。

几个人蹑手蹑脚。丞放风,二狗他们溜墙根,翻了墙,准备偷看心儿姑娘洗澡。

屋子里哗啦啦水声不断,撩的是心猿啸,意马尥。

几个春心萌动的少年相视无声一笑,露出个你懂的表情,二狗贱兮兮的推开前面的柱子,那表情分明是老子的梦中情人,是你先看的吗?柱子回了个表情,不让!

架不住二狗整天甜食不断,也是膀大腰圆,力气大,硬生生把他扒拉到一边,几个少年怕屋里人发现,也不敢吱声,只能怒目而视,这要是搁在外面,那就打起来了。

二狗露出胜利者的笑,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掏出小刀,用口水舔湿刀子,轻轻捅破窗户纸,一看!瞪大了眼睛,一动不动。

待过三咽口水的功夫,他让出了位置,给了排在二位的柱子,然后悄悄的后退……柱子一头雾水,凑过去瞅,只见他明显顿了一下,转过头锤了二狗一拳,二狗笑着憋着回了个表情。

柱子了然,把位置让给了石头,然后已经窥过的二人往后退,越退越快,只听得石头一声惊叫,屋内紧接着传来屠夫的吼叫“哪个兔崽子偷看老子洗澡!”

说着便是随意裹了个汗巾,冲将出来,二狗子一声怪叫,和柱子一起跑的飞快。

望风的丞看着先出来的二人跑着笑着,听得后面石头杀猪般的惨叫,一个哆嗦,也一溜烟的跟上逃跑的二人。

三人本在屠夫视线之外,也就率先脱离了仇恨范围,一直跑到树林里,二狗和柱子倚着树,笑个不停!二狗边笑边说“让你们想偷看我媳妇儿”说着便得意洋洋的告诉丞他怎么坑那破石头一群小屁孩。

“什么就你媳妇儿?心儿是我媳妇儿!二人又干了起来,丞也在一旁看着他们傻笑……

每次心儿姑娘出来玩耍,远远的都会吊着几个小混球,而且是越聚越多,最后呼朋引伴,人多了,胆子大了,几个少年尤其是二狗,就会冲着心儿姑娘喊媳妇儿。

用他的话说女未嫁,男也未娶的,喊喊怎么了?

喊喊就会被憨憨打,那屠夫的儿子肝儿憨憨的,也就比心儿小两岁。

从小食肉,也是一魁梧男子,要不是脑子有点轴,绝对是瓜镇最佳夫婿之一。

只不过两班人马打起来,火力往往也没敢往丞身上集中。

一是打不过,二大约是觉得丞瘦瘦干干的,配不上心儿姑娘。

鲜花可以插在牛粪上,可要是插在干粪上,还不得枯死。

这就是原先瓜镇少年的日常。。。

到了少年慕艾的时候,一群人都是这样,笨拙的玩耍,笨拙的生活。

也许二狗会如往常一样帮助父亲在灶房里熬糖,柱子会学他爹木匠去做家具棺材,偶尔做一些小机关,学一些粗浅的符文。石头会去跟铁匠打铁,修一些滥造的体术。

而丞,大概会守着五亩地的瓜田,找个瘦瘦的丑媳妇,运气好的话,武艺大成进了猎队,成了乡勇,再死于非命。

甚至他断文识字,找个书吏的清闲工作,就这么过一生吧。他们会沿着祖辈的路子走下去,直到走不下去。

丞还做着修行的梦。

柱子经常把自己关在木匠房子里,琢磨机关消息。

石头跟着父亲打铁,木桃一如既往的软弱,而二狗?

他每天准点在心儿路过的路上,制造笨拙的偶遇,诸如“啊,你也往东去啊”

“咦,媳妇儿今天又来了?”

后来干脆偶遇也不制造了,就缀在心儿后面,美其名曰护花使者。

惹得心儿撑着百八十斤的身子气喘吁吁的追杀他。

姑娘15岁,已经是波澜壮阔不足以形容,一百八十斤的躯体,端的是丰乳*tun,跑起来就是荡漾的青春。

其实二狗除了面嫩,已经与寻常无须大汉一样,且每日熬糖打磨身体,身手矫捷的很。

两人一追一逃,在瓜镇掀起一阵飞尘。

他偶尔故意让心儿追上,招架两招,顺势倒地,被心儿姑娘骑着身子胖揍一顿。

心满意足的期待下一天的偶遇。

这流氓行径,传的沸沸扬扬,他仍旧洋洋得意。

仿佛就是要败坏她的名声,再向那群狐朋狗友宣告一下主权。

只不过这天早上,心儿姑娘破例的没有追杀他,而是回去告状了,惹得屠夫拿刀子追到二狗家门口。

“甜娘,你儿子天天跟着我闺女,跟那偷腥的猫一样!要是真有那意思,一月后我姑娘16岁成人礼,过了成人礼,请媒人提亲,老子挑挑!”

商阳的传统,姑娘办了成人礼,就可以接受媒人说媒。

心儿姑娘可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美人,屠夫也是家境殷实,嫁妆丰厚。

在物质贫乏的百姓里以壮为美。

壮代表了家境殷实,温饱不愁。代表了后代成活率高,家有延续。

上学种田。

练剑打猎。

丞终于一阶感气境,手里仍旧是那把破剑。

可他已经能和不动灵气的荆狼对练数十招。

想来哪怕瓜镇人人修了碎石术,也抵不过他的铁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