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 卷一 古人间 落入流寇手中的二狗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卷一 古人间 落入流寇手中的二狗

几个农夫丝毫没有犹豫,撒腿就跑。

还有个农夫莫名的瞅了他一眼,二狗嘿嘿一笑,停了下来。冲着那个转头的农夫挥了挥手。

马蹄声越来越响……

二狗掏出一颗药丸塞在嘴。

他瘫在地上,气喘吁吁,面对着从边上要飞驰而过的流寇,眼瞅着一个流寇的刀子就要落下,他翻身打了个滚,堪堪躲过刀子,哀嚎道“钱!钱!有钱!大爷饶命!”

一短发大胡子流寇勒马回转,那枣红马登时前蹄立起,他冲着前面两个同伙喊到“追上!不留活口!”

接着转头到二狗面前“小子,钱在哪里?敢拖延时间,让你生不如死!”

“爷,爷,钱在家里,怀里有证据!我懂,我懂!”二狗开始迅速的解衣。

那流寇见状“还挺懂行,你要是敢把手伸怀里摸,老子直接剁了你”

二狗脱完上衣,从衣服里抖出一袋糖,那是晶莹的白色的晶体。

他扎起袋子,晃了晃,从里面随机拿出一颗,塞进嘴里,“爷,没毒!我家做糖的,这纯度鼎高了,不信您尝尝,我带您去!求您饶命,下次再来,还有!”

大胡子没有尝,他抓过袋子,塞进怀里。二狗面无异色,仍旧求饶。

大胡子抬起刀子!二狗更加嚎叫起来“别,别!我懂我懂!我被俘虏过!”

只见他伸出胳膊,按在地上,只听嘎嘣一声!一直胳膊顿时脱臼,接着是另一只,他额头都是汗,满脸鼻涕和眼泪。

哭道“留着胳膊熬糖呢,打折了可得好多天干不了活。那您也损失惨重”

大胡子蔑视哈哈大笑,朝他脸上吐了一口浓痰,二狗不躲也不擦,仍旧哀嚎求饶。

大胡子收起刀子,伸出手,“老子第一次见这么主动的软蛋!”他抓起二狗,就要扔在马背上。

二狗哭着抬起头,“谢谢爷,谢谢爷,家里都给你!都给!”

他说着话,从舌头下弄出一个半厘米长,两毫米粗的铁圆筒,瞬间一咬,一根细针飞射而出!

正中那大胡子面庞,大胡子只哼的一声就从马背上摔下,二狗被他压了个正着。

“嘿嘿,跟爷斗?”他费力的挤出来,使劲甩了一下臂膀,接上了脱臼的胳膊。

他将中了毒的大胡子结实的梱死!

搜了腰包,牵了马。费力的扔在马背上。

那边农夫就要跑进树林,流寇已经近在咫尺,抬刀作势要砍,农夫伸出锄头招架,刀只斩断了锄头木柄,那农夫借力闪躲到了一边。

流寇轻咦一声,刀势再来,五个农夫结成一圈,有人格挡,有人扔锄头,场面一时间混乱的僵持了起来。

两个流寇终于觉得不太对劲,直到一个没有锄头的农夫双手凝聚出淡黄色的灵气,挡了那一刀,这两个流寇才开始拼命起来。

他们鼓动灵气,仗着骑马,刀势更快,更猛,瞬间砍伤三人!三个农夫在地上按着刀口哀嚎,另外两个面如土色堪堪躲避。

眼瞅着就要被屠灭,林间飞出一道弩箭,流寇听到破空声只来得及躲开要害,还是被弩箭的力道打下马。

接着就是一柄飞射的匕首,把他钉死在地上!

丞终于赶到!

他持剑朝着流寇狂奔,那流寇扬起刀子,骑马加速!

二人就要相遇,丞以碎石术击剑柄!飞剑而出,剑穿膛而过!

“丞哥儿,二狗那混小子还在后面,估摸着是要使坏,他可别翻船了,你去瞅瞅”

丞扔下一瓶止血药膏,应了一声“把那马追上带回去,我去前面看看”

他捡起匕首,拔出剑,在尸体上抹了抹血迹,给弩箭上弦,重新背上。

丞往河滩跑去,他无法在颠簸中瞄准弩箭的目标,也没有精湛的马术,只能徒步。

那边二狗骑在马背上,哼着调调,晃晃悠悠,时不时换着手握缰绳,另一只手揉臂膀,咧着嘴疼得只吸溜。

二狗马术也是稀烂,骑在马上,还得扶着一个人,也不敢让马儿跑快,这马一路小跑,他就颠的腰酸背痛。

远远的见到奔跑的丞,他咧着嘴大笑,然后挥手。得意极了!

待到两人相遇“你知道的,我自己干翻三个都没问题。”

丞鄙视的白了他一眼,“遇到那不听你说话的,一刀剁了你,你得意个屁!”

“老子出道至今,一张嘴不知道弄死几个人了,你别说,柱子整的小机关配上你炼的毒,真他娘给劲。再说了,他们不给说话的机会,我顶多不捉活的”

说罢,他摇摇头,“可惜了,那王八蛋谨慎,糖都不试吃,只能给药师捉一个活的”

丞知道这小子坏蔫坏蔫。

去年有流寇斥候抓住了他,他当着五个流寇的面,随机吃了好几颗,打消了他们的疑虑,还吹鼓自己的糖好,肯定能卖上好价钱,不信尝尝,硬生生毒翻了那伙人,全部打包给了药师。

丞道“行于河边,总会湿鞋。你武力弱,靠些小手段容易翻车。”

二狗满不在乎“我他娘的倒是想修仙,可我爹的功法属性不适合我。你看看,村里瘫了几个了?用你那吐纳术,吸了灵气,自己开辟行功路线,爆体的都有两个”

想起那血肉飞溅的画面,二狗打了个寒战。

“快些走吧,斥候不止一队,后面还得守镇子。”丞敦促道。

瓜镇从外面看上去静悄悄,可丞和二狗知道,那看不见的角落可能都藏着弩箭。

整个瓜镇,此刻都是一座战斗堡垒,地下四通八达。

丞院中的井,顺着井绳往下,就是个洞口,连接着整个镇子的地道网。

活着,无所不用其极的活着。自宋亡国后,修行门派也迁走了。

这些无国之人传承断绝,晋升无望,瓜镇在颜植和药师的带领下,开展了笨拙的试验。将死之人,去试探灵气运行路线,试图创造功法。

人体十二经络,主窍365,旁窍浩如繁星,运行错了,人就死了。

那设计行功路线的药师,越来越沉默。

有时候对着那几个死人坟一待就是一整天,有时候好几天都不说话,所以平时配药都是丞在主持。

后来二狗弄了俘虏……

见惯生死的丞,仍旧对生命怀有最谨慎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