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 卷一 古人间 流寇攻镇啦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卷一 古人间 流寇攻镇啦

得了消息,瓜镇的老弱妇孺已经集合在书院里。

丞,二狗,木桃,石头,柱子被编成救护小分队二队。

二狗气呼呼的坐在医护小院的石墩上,看着不远处那群嬉笑玩闹的女孩子,“药师老糊涂了,老子是那种动脑子的人吗?还什么小分队队长,老子天生就应该进一队!”

“再多看一眼!我弄死你!”憨憨的屠肝儿从一队女孩儿那边吼道。

屠夫的二儿子,叫肝儿,普通人哪有姓氏啊,前缀个父辈职业做区分也说得过去。

“呦,这不是小舅子吗?赶紧从一队出来,在女孩儿身边久了容易上火,你看,你看,这不脾气上来了?”二狗嬉笑一声,从地上弹起来,绕着一队的女孩儿开始躲避屠肝儿的追打。

那声小舅子真的是把屠肝儿惹毛了。他姐云英未嫁,是十里八乡最美的女孩儿,生的是丰乳feitun,膀大腰圆,以瓜镇的审美,那绝对是鼎好的。

二狗作为瓜镇少年中的一霸,以前天天追着心儿姑娘叫媳妇,可驱逐了好多同龄人。

二人你追我逃,好不热闹。

突然间,一队的女生里伸出一直白胖的手臂,只一下就抓住了逃窜的二狗。

二狗一看,顿时乐了,喊了声媳妇儿,就被心儿姑娘单手撂倒,一屁股坐在腰上!

被女人压在身子底下,搁在别人那边是奇耻大辱,可他在心儿屁股底下哈哈大笑。

“别闹了,止血药还没熬完”丞在一旁皱眉道。

奇怪的是,围观的,地上的,身上的,都静了。

好像丞的话就是命令,事实上就是如此,作为瓜镇最矮的同龄人,瓜镇最狠的人,同时也是瓜镇同龄里知识最多的人,他的话还是很有分量的。

为什么最狠?大约是自从丞父母双亡后,他能独自去密林猎杀野兽,一蹲守就是好几天。

每天对着大石头劈掌,对着树练剑,或者在药店里救治伤员,开刀拔箭眼都不眨一下。

当然最可怖的是,他竟然跟药师走的很近。

一队的女孩儿们在队长心儿姑娘带领下洗草药,切草药。

二狗则带着二队架锅,劈柴。

丞在一旁指挥木桃,柱子配比药膏。

止血药是最基础的药膏,却也是最重要的药膏。这个神奇的世界,一般不是当场死亡,都救的回来。

步骤大约就是,开刀,清洁,驱毒,止血,缝合……

药膏难熬,所以需要丞一直盯着火候。这时候他一般都会整宿的守在几个大陶缸面前。

夜,静悄悄。一队二队的少男少女都休息了。丞守着大缸,比对着火候,时不时搅动,直到天蒙蒙亮。他用刀在手掌上剌了个小口,敷上药膏,血立止。

丞打了个呵欠,去书院后面的大单间躺着,那是他这个小药师的专属位置。旁人睡的都是通铺。

一夜无事,守夜的乡勇也替换了班,在清晨大锅饭后,妇人们跟着木匠带修箭羽,刨箭杆。

流寇多是有修为在身的,若是近战,伤亡太大,实在不能忍受。

瓜镇居民粗浅的碎石术根本无法造成有效杀伤。所以箭羽才是主力。

男人们除却猎队,乡勇,都在铁匠那边碎矿石,打铁。

本就是穷苦百姓,家中财物不多,一打包,都来书院,至于家中?随你盗!

在诺大的书院里有数十间仓库和地窖,存着村民的粮食,布匹和贵重物品,有专门的书吏看管和记录。

傍晚,颜植得到斥候消息,镇子外出现百十个流寇,乡勇已经在各个角落埋伏。

镇外,看着异常安静的小镇,流寇没有冲动,昨夜发现有三人未归,首领已经知道对方要有准备。

一个书生骑马行在最前,他闭着眼睛在距离小镇民房不远处停了下了。

忽然!书生伸手瞬发一颗拳头大的火球,炸开了一堵土墙,那个准备射箭偷袭的乡勇被热浪烫成了重伤,只哀嚎了一声,就被远处飞来的一根骑枪钉死在地上。

爆炸声响起了三声,死了三个乡勇,瓜镇的人终于反应过来,风扯紧乎!

颜植得了消息,已经在书院的寨墙上养精蓄锐,回复精力。

一般来说,攻城拔地,流寇会由首领沖阵先登,手下打顺风仗可以,可指望不上死战不退。

毕竟弓箭滚木不是吃素的。以百十个流寇攻打三百多壮汉守护的镇寨,本就是困难重重。

以常理说攻城要三倍之兵,此刻傍晚,远处烟尘四起,蹄声震震,再近些,蹄声消失!

颜植在镇墙上眺望远方,面目阴沉,这是一群老寇!

果不其然,隐约可见流寇在一书生指导下拆除一个个陷阱,填平一处处陷马坑。

又有壮汉领导数十人砍断一根根碗口粗的树。

颜植看着流寇作业队附近游弋的数十个骑兵,放弃了野战的想法。

他让乡勇拿出积攒的风墙符,只待他一声令下就激活。

那群流寇半个时辰光景就清理出一片开阔地。

这半个时辰,流寇首领看着瓜镇并无投降的举动。

百十骑流寇从远处两排奔来,声势如雷!

待速度提到最快,已经接近镇墙弓箭范围时,流寇齐齐的投出了握在手中的骑枪!

百十个骑枪撕破空气,呼啸射出!若是轰在墙上,那镇墙倒塌,防御立破。配合骑兵冲杀,镇民自溃!

颜植在骑兵冲刺的时候就大喝了一声“风墙!”二十张价值不菲的风墙符被激发,一道薄薄的风出现在墙体外,二十个乡勇全力激发着风墙符。

二十个壮汉激活符咒后,脸色煞白,瘫在地上冷汗直流,一动不动。

早就等待的救护小分队立刻上前,将他们抬去后院休息。

呼啸的骑枪轰在风墙上,枪头瞬间弯曲,枪杆子炸开一朵朵木屑,一声声巨响,响在瓜镇外,声波竟然也被风墙化解。

待到数分钟过去,烟消云散。

老头心都在滴血!这二十张风符是他用二十张冰箭符换的,不仅代表着不菲的材料,也让他想起了每天画三张,画完都要虚弱痛苦的夜晚。

流寇首领见骑枪攻击无效,打了个停止的手势,并没有让骑兵进入箭羽范围。

他下马。

披甲。

持刀。

冲着镇墙,狂奔!

箭羽如雨!

不能近身!

颜植眼神一凝!罡气外放,寻常刀剑难伤!少说也是养器镜的武修,怪不得敢一人陷阵。

不入养器終为凡夫!

流寇首领一跃入镇墙,就要大开杀戒!

只见周围乡勇已经撤离,只一老头迎面对上。

那老头抬起右手拿出一张符,作势要激发。

流寇首领心知不妙,瞬间加速,沖掠!直冲冲的劈砍而来,这一刀绝对在对面老头激发符咒前落下!

可颜植却伸出左手,一瞬间,白光一闪!

一道冰箭破碎罡气,二道冰箭破铠甲,三道冰箭穿心而过。

将那流寇钉死,坠落在镇墙下!

“养器镜……后期!”

颜植瘫在一旁,这冰箭可不比水箭。水箭,老头放十多发都不带喘气的。

可这冰箭术是二阶法术,蕴含阴和水两种灵气,再加上三道瞬发,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他用起来自然是吃力无比。

底下流寇见势不妙,就要逃走,却听林间传来嗖嗖的破空声!一只只箭羽从林中飞射而出,流寇猝不及防顿时死伤三十多人。

书生吼叫了一声“撤!”抬手就是一个头颅大的火球,炸裂在林间!

那群流寇也不恋战,反身射完一轮弩箭拍马就走。

原来猎队早已经在外埋伏,若是镇墙顶不住,那就绕后支援。若是流寇要逃,即可衔尾追杀。

荆狼追击了一会儿又射杀了几个流寇。

在己方有数名乡勇受伤后就撤了。总共抢了三十多匹马,也算收获满满,镇门大开,少年救护小分队已经久等了,熟练的抬着伤病进了书院的药铺。

那几个倒霉蛋,没有伤着要害,弩箭劲儿大,已经透体。

丞医治流寇,药师治疗乡勇。对流寇俘虏,就一个目的,不死就行!反正后面也要试法,听说药师痛定思痛,准备放弃法之道,准备改术。

击败流寇后,瓜镇着实庆祝一番,然后就是严阵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