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 卷一 古人间 在云海里聊聊修行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卷一 古人间 在云海里聊聊修行

太白提着丞,纵身一跃,青莲剑不知从何处飞来,自行停于二人脚下。

太白飞的很慢,丞却两股战战,低头瞅了一眼脚底下,那正在变小的院子,两腿一软,就拉着太白的胳膊,也顾不得脸面。

“出息!掉不下去的”太白毫不掩饰鄙视,让少年的脸面有些挂不住。

丞小心翼翼的松开太白,战战兢兢的蹲下去,双手死死的抓住剑颚,见他这副模样,太白骤然提速。

丞一愣,没有风进来?他疑惑的看着太白,“有老夫灵气护罩,你就是跳也跳不下去”

“……”

丞还是没有松开,他看着不断变小的瓜镇,视野徒然开阔起来,村落房子成了卵石,树林成了草丛,村民成了蚂蚁,而远处,商水浩浩荡荡,蜿蜒曲折,向未知的西面一直延伸,明亮的镜带一样,滋润着这片看似祥和的大地。

这是前所未有的体验,他睁大眼睛,心里有一种悸动在萌芽。

高度不断上升,脚下的大地无远弗届,极目远眺,天那边是混沌一片,引人遐想。

脚底下建筑物已经是隐约可见,商阳地处平原,无山也无丘,田亩,瓜地,方块整齐。延伸到无人的密林,密林过去是目光看不见的远方。

再往上,已经是云雾缭绕,分不清南北,看不见东西。

丞激动极了,这就是修行?那一定是最美的事。

突破云层,迎接的是万丈光芒,大日在头顶照耀,刺眼的不能直视。太白停剑于云端之上。

“你看,这云海。”随风变换的白云,反射着耀眼的光,如梦,如幻。顶上的天空是柔软的湛蓝,像一层膜,覆盖在天空之上。

丞的手不知何时松开了,他蹲在剑上,望着翻腾的云。慢慢的,如履薄冰的站了起来,腿稍微有些抖,渐渐的,他定定入神,天地间再无外物,再无烦恼。

视野再无阻隔,再无狭隘。

他仿佛痴呆了,看着这一切,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远处云不断翻滚,碰触,融合,颜色渐深,变灰再变黑,紫色的闪电在迸发,轰隆轰隆,他终于回了神,不自觉的深吸了一口气,指着湛蓝的天空“师傅,天外是什么?”

“天外啊,天外是天”

“什么是天”

“天就是被砍了头的夫,带了枷锁的人。它是界,是囚笼,也是护盾。比如此刻,这灵气护罩,保护了弱小的你,却限制了强大的我。”

“听不懂……”

“嗯,就是让你不懂”

“……”

“这不是你能探究的,等你何时朝游沧海暮苍梧了再问,小子,放开你的眼界,打开你的胸怀,由老夫教你,你已经站在了芸芸之上。别问为什么!问就把你扔下去。”

“师父!那我何时能飞?能什么海什么梧桐的”

“飞简单啊,找个二阶符师做个风符,贴身上就飞了。”

……

“修行分境界与术法。

境界里,养器镜,对于器修来说本命法器自生脉络,与你亲亲相近,使之威力暴增,当然,虽然不至于器碎人亡,但也可能境界受挫,元气大伤。

养器后驭物,除了对与本命法器可以离手遥控,到后期也能踩着低空飞行,其余万物也能稍稍借用。

驭物后归一境,好比本命法器从朋友变成了身体,法器有灵,器内经络与你身体切合,仿佛自己肉身的延伸。

届时御剑飞行,凌空而立。日沧山暮北海,天下之大,任你游。

归一后破虚,破己身成仙体,此时寿数会增加。而后仙体大成,虚空之力无法阻挡自身,便可飞升。当然现在升不了了。

器修养器,法修藏符,武修修己,各有千秋。世间术法数之不尽,单体力量除非到了飞升境,其余皆有克制之法。

器,符,人三道流派又浩如繁星,刀枪剑戟,机关暗器都是器,阴阳五行法术都是符道,只有武修,培育罡气,以身为器。”

“来来来,灌顶大法!”太白嘴上说着灌顶,却是一指点在丞的眉心。丞顿时闭目,脑海里流转着一副经络图。人体,三维,无码,蓝光的男人图!太白声音在脑海响起“仔细看,想着把他扒光”

丞“……”虽然这个人已经是光光的,但是他还是照做了。这师父言语不靠谱,人还是挺实在的。

经络图不在流于人体表面,皮肤开始消失,露出肌肉,文理里面的经络。再扒,再露出……直到成为了一个骷髅骨架。

真是360度无死角的经络图。密密麻麻的经络。

太白说“清剑山秘传•人间最详细的经络图,你好好记住”

这传承图画是表达不出的,是比正气决详细无数倍的图。十四大经络清晰无比,经络中有穴窍……正穴365。旁穴浩如繁星……密密麻麻。

仿佛是一个宇宙。人,即世界。

“修行法诀的珍贵就在于穴窍的路线,每一条路线的开拓都是一部血泪史,轻者受伤,重者走火入魔。所以当下人弊帚自珍也情有可原。故尔,现在百姓难有出头之日。”

“正气决只修一督脉,走天突,中庭,巨阙,至开元返回气海直上紫宫。因其简单,配合吐纳法诀,于正午十分,吸太阳精气入体,配合五行材料,纵然是愚夫愚妇也能修成。更难能可贵的是哪怕是已经修行的人,也能学正气决,多一些法力也是极好的。

五行材料好寻的很,脚下的土地,湖底的顽石,炉灶的灰烬,刀剑的锋锐,路边的野草”

丞一脸的难以置信。

“这只是入门,你懂什么是入门吗?六脉正气决为师也给一些人修行过,但是成就高者寥寥无几。

但凡灵根纯粹一些的都不会修炼,因为老夫这套要五行同修。若不是五行均衡,进境是极慢的。”

太白,接着说“走吧,你回院子,我去寻些筑基材料。你修原版,筑基要五行之精。既然要实验,你就是上限,百姓五行斑驳,就是普世之试。”

从云端到小院,只是一晃眼的功夫,再次脚踏实地,丞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他坐在椅子上,缓缓吸收着太阳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