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 卷一 古人间 筑基与正气诀的宣传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卷一 古人间 筑基与正气诀的宣传

丞兀自修行,直到中午,独自一人草草吃了饭,就去书院那边学习。

说是学习,老夫子平时极少开口单独对他,丞在屋内看书,夫子在屋外教授孩童。

平时多是自学。学生下学时,他也下学。道理都是自己琢磨,遇到实在解不开的疑惑,才会求夫子指点。

太白真人一夜未归。第二日,他从书院下课,回到小院,就看到躺在竹椅上闭目的太白真人。

老头看起来有些疲惫,花白的胡子有烧焦的痕迹,身上还散发着一种冰冷。

他蹙着眉头,从头顶逼出一股肃杀的黑气。

“冀州之北的热荒沙漠,中心有一火池,名曰葬女池,池底有白石,为火精。

楚国以南有树海迷林,树海深处,有一建木残躯,取其芯,为木精。

齐国东方大海,一直往东,有两座万丈高峰,名曰双子峰,双峰正中往下,与海底交接处有一阵,阵中有两团水,为水精。

秦国以西,凉州向外,有蛮荒战场,战场庞大不知边界,中心处有庚金之气,为金精。

月刀峰下有一农田,打理田地的中年农夫叫月初,老夫厚着脸要了一些厚土气息。”

说完,太白睁开眼,从口中吐出五个微粒。“我已经帮你祛除杂质,留下一丝气息,助你筑基。”

筑基的过程非常简单,心火,肝木,肾水,肺金,脾土。气息隐隐相吸,汇聚入督脉。

翌日,清晨,日月转换之际,丞盘坐在院子中,吸收第一缕太阳精气,只一瞬,便感到体内充盈,耳聪目明。再吸收,却发现仿佛到了某个瓶颈。

丞疑惑的看着太白真人,正准备询问,只见老头此刻掂着一条烤鱼正在慢悠悠的吃。

花白的胡子间或一停,停顿的瞬间,熟练的嘴一撅,吐出鱼刺。用老头感叹的话说,要不是有条黄狗一直盯着他,他肯定鱼刺上不带一丝肉。

对此,丞已经见怪不怪了。无非是连渔夫都没放过。

“师傅,我感觉无法吸收灵气了”

“很正常,你还小,气海有限。其实人自出生始,就已经在被动修炼了。天地灵气浓郁无比,无时无刻不在往你身体里钻。

资质好的人一脉法诀一天就可感气大成,进入气海的灵气也是气状。

六脉法诀会压缩成固体。相对的,感气境填满气海要数年,所以你尝试去压缩它”

“……”

“气海会随着年龄壮大,而后吸收五行材质巩固气海,进而压缩灵气。不过你气海未长成,还是不要巩固了,压缩灵气即可,另外,感气养器可以并存,去练剑啊,把你可怜的灵气激发到剑身上,洗练它。”

太白突然又说道“东街的屠夫说我给的

正气决要是能修炼,他管我每日二斤肉,你去取来。要那肥瘦相间的。”

丞应和了一声,就要出门,只听得太白道“背着你的剑,温养它。以后剑不离身。老夫给你弄的五行之精,对剑大有裨益。”

丞拿麻布裹了剑,背在身上……他将可怜兮兮的灵气激发出来,温养着那把破剑屠夫的摊子在镇中心,是瓜镇的闹市区。市场平时也大多是卖肉,卖布,陶罐,铁器之类的,鲜有蔬菜瓜果之类的物品,家家户户都是有田人,谁还缺那两把菜呢?

往镇中心走的越近,遇到的人越多。

他就是闭着眼都能找到屠夫的摊位。小时候嘴馋,那肉,红的,肥的,也就想想。想的多了,就会看看,看的多了,也就熟了。熟了以后……

嘿!还真熟了,一股股肉香味儿从摊位里传来,肉熟了。此刻屠夫的摊位面前围了满满的人。

时不时从里层传来叫好声,引得外层身高不够的用脚凑,踮起脚也不行的就脖子凑,都不行的,比如丞,只能闻着肉香整个人往里凑。

只听得,屠夫大嗓门“老少爷们,这灵火烤肉,可是咱瓜镇独一份,烤出来的肉香酥可口,还延年益寿”

屠夫练体,丞是知道的,可这玩火,还是头一次见。火属性法术应该是学自于正气决后几页。

只见他身前有一不大的烤架,烤架上挂了约摸三五斤肥瘦相间的五花,左手有一层淡黄色的火焰,手掌向上伸开,右手摇动把手,转动正在冒油的肉,时不时还往肉上撒一些香料。

油脂滴在左手上,滋滋作响。眼瞅着肉要熟了,他将冒火的左手向四周群众慢慢晃过去。

香味随着油汪汪的手向四周散开,前面的人群就不自禁的往前倾,圈子又小了一份,听的周围传来一阵吞咽口水的声音。

屠夫腆着大肚子,露出招牌式的微笑。

平时卖六铜元一斤的五花竟然卖到了十铜元,还闹哄哄的供不应求。

丞见他明明能一次烤十斤二十斤,非要烤三五斤,也不太明白。唯一明白的是今天的二斤肉,有了着落。

丞终于在下一波烤肉的间隙插上了嘴,“屠叔,我师傅说,你答应过他,要是正气决能修行,每天给二斤肉哩。”

屠夫一怔,旋即哈哈大笑,他和丞本就相识,平时没少给这个娃娃送一些下水,见他知道那约定。不疑有他,停下手朝着猪肉墩剁了一大块儿,约摸十来斤“这是俺修成以来欠的。以后知道正主了,每天自会送上。”

兴许是怕丞脸皮薄,他主动提出了送肉上门。

然后不忘推销一波“前些日子有个老神仙,拿了本秘籍换肉,说我要是能修成,就帮他宣传宣传,我这才在肉铺想了个烤肉的主意。现在这老神仙住在丞家,你们得空去寻一下机缘。”

人群里立刻有了附和“前些天,听说瓜田里有个老头拿书换西瓜,那种瓜汉子得了书,昨日据说在瓜田里召来一小片乌云,下了些小雨,救了个中暑的妇人。那妇人穿的薄,湿了以后,啧啧”故事画风一转,索然无味起来。

不过人群倒是听明白了。老神仙不喜欢白拿东西。所以,他们也不能空手去求。

一夜之间,整个瓜镇都活了。仿佛每个人都亲眼见过那个仙风道骨的老神仙,要是你说没听过正气决,指定被人鄙视一波,再被人滔滔不绝的讲解一通,可是好好的满足一下他好为人师的欲望。

瓜镇就那么大,这一份机缘已经传开,还有个瓜农表演徒手翻地垄,甚至憋着气还能召来脸盆大的乌云,淅沥沥的下几滴雨。

这才修炼数天,这下子,整个瓜镇都沸腾了。那老神仙随意给书,还让屠夫帮着宣传,这意味着他不会追究传承。

邻里之间就相互借阅起来,但是有一本当做传家总是好的。毕竟这经络图确实印刷的极为美观。

又是一天清晨,大日与明月轮换,丞在小院里修行剑法。外面已经是人声鼎沸。丞无奈的瞅了一眼躺在竹椅上的老头。“师傅,你好歹也出去一趟,换些吃的也好啊。”

现在老头已经成了瓜镇的香饽饽,每天一大早,就有拿着活鸡活鸭,河鲜蔬果的村民,就伸着头往丞的小院子里瞅。

于是,丞这里堪比每月十五和初一的集市,而且是每天都有的集市。

可是镇民需要交换的东西有限,除了前几天镇民之间相互交易以外,这两天都是眼巴巴的等着老头。

老头儿挑食的狠,嘴馋了才会去换点新鲜的吃食。

没有换到正气决的百姓渐渐的就放弃了,借阅修行书籍反而成了常态,甚至有断文识字的书生特意开班授课,包教包会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