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 卷一 古人间 大清早的,都干啥呢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卷一 古人间 大清早的,都干啥呢

八月十日,丞在天微微亮时就起了床,既然师父已经答应收几个伙伴为记名弟子,那此时不去喊他们,等什么呢。

隔壁就是柱子家。这小子自从二狗与心儿姑娘订婚后,仿佛受了刺激,一改往日睡懒觉的习惯。每天早早的起来跟着他爹木匠学习。

木匠可不单单只会做桌子椅子和棺材,机关陷阱,弓弩箭羽都十分精通,只是碍于所学有限,浪费了一身好手艺。柱子家祖上也出过修行者,留下来了破灵,破甲的符文,丞平日里用的弩箭就是他做的。

丞敲了门,开门的就是柱子,夏天的早晨还是有些微凉,他穿了个蓝色的长袖衫子和灰色长裤。院子里有几根做好的箭,还有一盆调好的符文灵液。

“呀,缺鸡了?我去给你逮一只”他放下手中的箭杆和刻刀就要去捉鸡。

“不是师父要吃鸡,你想什么呢。正气诀你修炼了吗?”

不是吃鸡?柱子一愣回道:“练了,不是很理想,就比碎石术好一些。我是木灵根,这个不太适合我。

不过书本后面的法术与符文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我爹天天在屋里琢磨呢,好几个晚上了,我娘都抗议了,说灯油这么贵”

“你每日起的这么早,是因为心儿姑娘吗?”

“怎么问起这个?”

“不能说?”

“那日我心有郁结,去找了老夫子。夫子给我以开解。

我突然间发现,自己活得很差劲,我解不出的符文,有人能解开。

我背不下的书,有人能背下。

我拿不起的剑,有人能拿起。

我愿意拖到明天的事情,有人就非要今日事今日毕。

那么终有一天,我想去的地方,也只有别人能去。

我想娶的姑娘,终有别人来娶。

我想过的人生,也只能别人过了。”

“夫子这么厉害吗。。。”

“哎,你重点关注错了吧”

丞稍微一沉吟说道:“我向师父说收你们为记名弟子,他身份有些特殊,这事儿需要你爹娘同意”

“什么身份?这等好事还要考虑?”屋里传来木匠厚重的声音。

“他是太白”

屋里好一阵沉默。

“也能不做记名弟子,功法也会传”丞补充道。

木匠道:“授业之恩,一日为师,终身为师。纵死无悔。放心,我不会透露真人的身份”

“那么,你愿意吗?从此以后,你将握住你的人生,我们灭了大刀帮,你学习你最爱的符文,攒很多的钱,去想去的地方,娶想娶的人,过想过的日子。”

“代价呢?”柱子呼吸急促起来,问道。

“没有代价,我们是伙伴,不是吗?”丞一笑,不等他再说话,转身说道:“还有三个呢,我去喊他们,早饭后辰时集合”

柱子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不知在想些什么。

丞走后,隐约听见花婶儿激动的哭声。

第二家是石头家。石头家在小溪边,铁匠拜托木匠整了个水车,平时能带动风箱,省些力气。

此时日光仍旧很暗淡,瓜镇还在沉睡中。

丞走在路上,一个人影也看不见。临近石头家,就听到铛铛铛的声音。

丞心想,我都以为我是最勤劳的了,没想到这一个个的。

他看到石头光着膀子,只穿了个灰麻色的短裤,左手持铁钳子夹住一个通红的铁块,右手持重锤,不停的敲打。

“还差几下就千锻了?”

“四百二十三下”石头不假思索的回道,“咦,丞哥儿咋起这么早,遭了,忘了还有多少下了,哎”他回话时,手上铁锤一直没停。

“四百一十一下,你先敲完。”

“好的,等俺”虽说旁边有人在等,石头仍旧按照自己的节奏,一下,一下的不停。

“我先找你爹说。”

石头没吱声,丞摇摇头,走向另一边的铁炉。

“小丞啊,不是跟着老神仙修行呢,怎么跑出来了,别惹得人家不喜。我在小溪里下了地笼子,估摸着能弄一碗河虾,等会捞出来,你带走。”

“铁叔,我师父答应收石头为记名弟子,这事需要你们同意。他道号太白”

没想到铁匠一点犹豫都没“那就去学。那可是太白老神仙啊,你帮我问问,他还缺打杂的不?”

“。。。您不担心?”

“嗨,这么多年过去了,老神仙还活的好好的,指不定清剑山都不管了。”

“石头,等会吃了饭,去丞家拜师,那可是你爹从小的偶像,你要是不好好学,老子弄死你!”

“哦哦哦,知道啦”铛铛铛。。。

“石头平时起这么早打铁?”

“笨鸟先飞嘛,咱们穷人家,要是连勤劳都丢了,那活该穷一辈子!”

“铁叔,透彻!那我先走了”

“成,等会让石头把河虾捎过去。”

“好嘞”

丞走在路上,脑子里一直是柱子刻符文和石头打铁的身影。原来,都长大了啊。

二狗呢,大约是在熬糖吧。他知道,二狗虽然跳脱,可每天也是早早起床,攒一批糖后,糖叔带着十多个猎队的好手,去商阳城给大户人家送糖。

靠近二狗家,那股子香甜气息就扑面而来,激的丞直流口水,糖包的香甜味,他可是白吃不厌呢。

“糖叔,在家不?”

“小丞啊,门儿没关,糖糖,糖糖,取十斤一等品来”

“。。。还没吃完呢,不是这事儿,哎,师父这老吃货的名声是跑不了了”丞推门而入,二狗家的院子颇为整洁,甜菜,甘蔗,木柴,堆得整整齐齐。二狗在屋里里熬糖,知道丞来了,从屋里跑了出来,只穿了个内裤,满身大汗,他抹了一把汗:“让我去拜师?”

丞:“。。。”

“呀,我猜对了。我还不知道你,这等好事儿,肯定要想到我们”二狗笑着拍了拍丞,丞嫌弃的把土灰打掉

“师父他老人家有点特殊。。。”

“嘴馋?”

“不是这个毛病”

“还有别的?没听说啊”

“他是太白真人”

“我靠,那个?放弃天底下最大的权力,去偷书的?”

“是那个”

“哎,这师父,是不是蠢?当了掌教还怕搞不到几本书?我小时候听他的传说,就特别费解。好像可以问问他老人家,嘿嘿”

“嗯嗯,我会给你找个风水好的地方。”

二狗一怂,表示算了。

“这事儿得问问你父母吧?”

“不用,我的事儿,我说了算。”

“那成,饭后辰时去我那边,我现在去通知木桃。”

木桃家在瓜镇的北面,那边有个树林,林间建了个小院。

丞进了树林就开始留意脚下的陷阱。这平时也是猎队训练的场所,这些陷阱都是木桃布置的,他很细心,隔几天就变更陷阱的位置,而且做的很好,很少留下人为的痕迹。

这些陷阱虽然弄不死人,可中招了也能疼上半天。丞之前经常来这边练习,他小心的躲过路上的陷坑,地夹,拌绳和套索。

有惊无险的来到了院子外。

“狼叔,在家不?”

“进,你小子新学了几招?想让我陪练,还是需要新鲜的野味?”

丞实在是懒得帮太白解释了,而且,肉,它不香吗?“嗯嗯,我师父要吃肉,而且我求了个名额,他老人家愿意传法给木桃。”

“木桃已经师从镇长,这事儿,需要镇长同意。”

“还有一件事。。。”

荆狼得知太白身份,并没有什么犹豫。“真人身份无所谓,我过的刀尖舔血的日子,拜个师算什么。只是须得镇长同意。放心,我不会透露真人身份,只说你给木桃求了个传法的资格。”

“好,若是来,辰时去我家”

“嗯嗯,我这就去喊他起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