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 卷一 古人间 打开制约的枷锁,竟然如此简单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卷一 古人间 打开制约的枷锁,竟然如此简单

辰时饭后。

太白看着四个少年,二狗大大咧咧的对视,柱子谨慎的抱拳,石头嘿嘿一笑,木桃眼神闪躲。

丞倒是颇为平静,深知这师傅不拘小节,“请师父赐法。”

“容我看看”

“昭阳大日诀!”一指点向二狗。

“上章乙木诀!”这次是柱子,

“大渊厚土诀!”

“柔兆癸水诀!”……

“师父,这是……”看着几个闭目不动的伙伴,丞问到。

“均是适合他们的六脉法诀,你以为老夫从清剑山就带了一本太阳真经?”

说着他掏出一些诸如《一阶法术符文基础构架》《三阶以上法术符文构筑原解》《符与五行》《灵能转换定律剖析》《风符的飞行叠加原理》林林总总数十本,“你去给那药师送去,那小子有些钻研劲儿,就是缺了些底子。”

丞看着书名,一股酸麻感尾椎直上后脑,他难以置信的拿起一本《二阶法术符文大全》小心的翻来,从目录引索到水属性,继而看着下面的子目录,翻到冰属性。

看着那一页的详解,冰为阴与水结合,二种灵气复合为二阶法术,他继续往下看。

找到了,里面赫然记载着冰箭术!

他艰难的抬起头,复杂的看着太白,冰箭术,那是瓜镇全镇一年的积蓄换来的!

“莫要井底之蛙一般,于皇朝世家,宗派,古姓而言,这些书籍只是最基础的,清剑山收藏了其中最好的版本而已。”

“哦,对了,这里有通用的五本四脉法诀,是老夫灭了个宗门拿的,可以随便用,莫要大张旗鼓。知识廉价也是分阶层的。”

这月余的动静怎能瞒得过颜植?老头嘴里不说,心里跟猫爪子挠一样,古来稀的年纪,这几日竟然如孩童般的急躁。

若不是怕惹恼了那传授正气决的仙人,颜植早就登门拜访了,应该是登门跪访。

因此西瓜帮的高层都在观望。正气决他们早就翻看了不知道多少次,全书以正气诀为根,分符器人三道。他们也试着修行了,神奇的是正气诀竟然与原来的功法并不冲突,多少能增长一份力量。

修行并不是绝对的,不是说符师不能练体,剑客不能施法,体修不能持剑,只是术业有专攻罢了。

当丞背着包裹走出小院的时候,已经有人通知颜植。

当丞走到书院,颜植,屠夫,木匠,铁匠,药师,荆狼,甚至那教书的先生,都在大厅坐着。

丞被守卫领着进了门。

他看着这群大爷大叔们热切的眼神,那是希望。

在希望里,等待超越了时间。

丞笑眯眯的从背后解下包裹,颜植放下手中的茶杯,屠夫站了起来,其他人伸长脖子,唯独教书老先生如往常一样不闻不问,用夫子的话说,死都不怕了,心境上哪里还有什么波澜。

丞慢慢的解开包裹,为了防止书掉,还特意把那包裹系了个死扣,这解了一下没解开。

“哇呀呀!一边去!”屠夫一步跨到丞面前,扯起布包的一角,双手一用力,呲喇一声,书本暴露出来。

“我的布……”哪有人理他啊。

“二阶法术符文大全!”颜植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拿起书手都在颤抖。

他那冰箭术估计就是哪个家族的不孝子偷偷拓印下来,拿出来卖的。

“符与五行,还有经脉基础架构!”药师盯着这几本书,声音沙哑的嘶吼道“老夫要是要有这些传承,他们就不用枉死了”他突然哭了起来。

“哭个屁!”屠夫翻看着一本四脉功法头也不回的说道。

“这本灵能转换和基础符文,我抄一份”一向沉默的木匠开口了“有了这,外界盛行的机关傀儡,甚至灵车飞舟就可以做出来。”

无法形容这群人的状态,丞看着他们如同疯魔一般,他知道这困阻了瓜镇无数年的枷锁终于开了。

场间不动的依旧唯有那个带着个水瓢的教书先生。

待到众人冷静下来,丞开口“我拜了师,师从太白。”

教书先生终于有了变化,他莫名的看着丞,丞也分不清那是怎样一种神情。也许是应了前些天的话语。

“哪……哪个太白?”颜植问道。原来他们几个都没有泄露消息。

“那个太白”丞说

不用明说,商阳百姓从小听到大的故事。

三百年前,宋国还在的时候,一个儒教颜氏最得意的后辈。

一个街头臭屁哄哄,傲娇无比的无姓小卒白,胡闹一般的整日厮混,着实让当年的颜氏头疼。

最后颜氏实在没辙,想招纳孤身一人的白为颜林少爷的小书童,却吃了个闭门羹,说什么老子低小林子一头,凭什么?

小爷逍遥自在惯了,什么埋了弟弟“小吃”以后,日子过一天算一天。原来他还有个弟弟,合起来就是“白吃”

颜氏终究是祖上一箪食一瓢饮过的,不至于强压欺凌,让小白来颜氏住着,总好过整日带着颜林吊儿郎当。入学后才知这孩童为何让同样骄傲的颜林愿意与之为伴。

犹记得游历诸国结伴而行的青年,风华正茂,意气风发。

是年宋国出了个昏王,国破。

颜氏立于岸上,看水深火热的蝼蚁求生。

颜林说:“这人间需要新的秩序”

“那需要力量。我帮你。”

所以一个去了儒教,一个去了清剑山。

白去了清剑山被灰石真人收做二弟子。

大弟子号太清,二弟子号太白。

当时的商阳,时不时有朝圣的人来,商阳百姓都扬眉吐气,引以为傲。

可当太白闯七情关归来,朝入破虚境,午时入清剑山飞升洞天,暮出,已是飞升境。

震惊人间!

旬月后,太白趁灰石真人主持飞升庆典,竟然打伤了看守藏经剑阁的太清道人,盗了清剑山藏经阁,叛教消失。

这故事一晃三百年过去了。

“这书……”颜植顿了顿。

“有些烫手啊!”药师接了句。

“别说烫手,就是剁了我的手,这书也不能拒!”铁匠狠狠道,“清剑,月刀离我们太远,干掉大刀帮老子死都笑死!”

“小丞,真人赠书,可有吩咐?”颜植略有凝重的问道,他做好了割舍一切的准备。

“师父要瓜镇人,人人皆修正气诀。”

“要资质不足的人,主修正气诀”

何谓修行资质不足?单属性灵根在七成以下。整个瓜镇九成九都不足。

“正气诀有危险?”药师对法诀特别敏感。这是要拿整个瓜镇做试验!

“危险不是法诀,而是人”一向沉默的教书先生终于开口了“倘若瓜镇人人可修行,商阳百姓必定效仿,届时商阴,商水,商丘皆效仿。若无人阻止,进而可席卷天下!原先的修行者,统治者不会允许”

他顿了顿,“万道三阶,甚至四阶法术齐发,纵使飞升境亦要避其锋芒。”

众人此刻终于明白了。

“呵,那又如何!许他们杀人,不许我们反抗?天底下哪来的这道理?”屠夫出声反驳

“这世道本就不讲理。”教书先生说完便不做回应。

“事关重大,还是召开全体会议吧。”

在丞的印象中,这种所有人都参加的会议只举行过两次,一次是成立西瓜帮,一次是选寡妇陪侍。

西瓜帮的成立代表了结束了瓜镇一盘散沙的现状,也终结了流寇入侵的历史。

至于寡妇陪侍,当时所有的男人都反对,若是哪天自己战死了,妻子可能成为别人的玩物,那可是死都不安生啊。

可是那数个寡妇自愿,以死相逼,硬生生的接下了这个活儿。

丞在心里默念,九娘且慢一些走,那些迟来的,终究会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