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 卷一 古人间 修炼初成,原来我们是野人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卷一 古人间 修炼初成,原来我们是野人

丞这一昏迷就是一整天,第二天才精神恍惚的醒来。没人知道他到底学了多少。

几个小伙伴早早的就在院中打坐。

“师傅,这剑法,不太对劲啊”

太白诧异道“学了不少吧,感觉多了一半?”

“嘿嘿,除了境界达不到的,只是理解了。其他已经精通。我感觉剑法多了”

“有太阳真经,自然有太阴真经。你别想了,太阴真经在月刀峰,前置条件是先天双倍精神力,也就是转生!”

也许是看着丞发愣,他又解释到“轮回都断了,哪里有转生”

丞追问了一番,太白无奈道“好高骛远,修道之大忌。”便闭嘴养神去了。

丞讨了个无趣,开始琢磨自己的剑法,说是剑法其实蕴含了身法和眼法。

一个剑士最重要的是把剑刺入敌人的身体。

眼法,名为心眼。

简单说是利用太阳真经,感知周围五行灵气波动,判断对手行为。

人是会骗人的,而灵气不会,纵使他要声东击西,要假动作闪躲,可那受力处的灵气都会如实反馈。

丞闭上眼睛,黄狗的四周有无数的星星点点,勾勒出狗的样子,黄狗的一举一动,周围的灵气都自动反馈。

二狗附近有红色的灵气,一闪一闪。柱子是绿色,石头是黄色,木桃是蓝色。

丞运行心眼,再睁开,周围闪烁着细细的线条,他们的每一个举动,都会将线条弯曲,只是心眼太费精神力,他用不了太长的时间。

两仪身法便是以心眼寻找到敌人攻击扰动的灵气,借力而行,宛如游龙。

次日,丞入养器镜!

院子里,丞摸着变得锃光锋锐的剑体。

分明感知到剑体内出现一条细细的灵文,好像脉络一般。

不入养器,終为凡夫!

他起手破灵式,斩出一道白光,劈在了院中的大石上,轰隆一声,惊起了几个伙伴!只见那块他用碎石术拍了五年,却只裂了个缝的大石。此刻却碎成了两半。

“我靠!剑气离体,你养器了?”二狗一声尖叫“我以为老子最快呢,我只差一线可融二道属性入符。接我一招!”

一发头颅大的火球术砸向丞,火球来的迅捷!远不是那天流寇书生能比的,昭阳大日诀记载的火修法术可不是大路货色。

丞看着飞来的火球,心眼之下,感知里那火球变得极为缓慢。火球推起了一股灵气的浪潮,他以阴阳两仪步踩在浪潮上。身影骤然加速,闪过火球。

在同伴的眼睛里,丞只是瞬间一错身,仿佛消失在原地,再出现,就避开了极速飞射的火球。

“房子!”柱子在二狗出手的一瞬间就大喊了一声,丞避过火球才想起来身后的房子。他踩着浪尾,追上火球,破灵剑一挑,融灵破灵!

极不稳定的火球竟然没有爆炸,好像粘在了剑身上,丞一挑,将火球挑至半空中,火球轰然炸裂,白昼里放了个烟花。

“灭火!二狗你个王八蛋!”柱子看着爆裂的火球吼道,“旁边就是我家,我家那么多木材和符文材料,要是烧了,老子跟你没完!”

“我……试试”木桃小声说道。

木桃双手伸开,灵气散发开来一张薄薄的水幕从头顶升起,他来回移动,接着散落的火苗。火苗入水,冒出阵阵白雾,滋滋作响。

“你……可不能乱来了”木桃气喘吁吁的道。

“俺就说,这王八蛋有了力量肯定惹事。”石头嗡声说道“你看俺,已经能罡气护体了。这大渊厚土简直是给俺量身定做的。”

“那让我轰一下”刚刚差点惹事的二狗又兴奋起来。

石头拍拍胸口“来!”

他话音刚落,二狗一发火球术砸过去,橘色的火球在石头身上炸开,火焰里传来石头兴奋的声音“好烫好烫!不过没事唉,再来,再来”

二狗狞笑一声“嘿!吃一个爆裂火焰!”

“别冲动!”丞担心自己的小院子出声制止。

几个伙伴都交流过各自功法记载的法术,知道那是二阶法术。

“没事,我能治疗”柱子在一旁说。

“是治疗的事情吗?房子,房子!唉”

“我先布置个水幕吧……”

待木桃准备好,二狗看了一眼跃跃欲试的石头,一咬牙,双手伸出,迅速勾画符文,在胸前凝出一颗赤红色的火球,奋力发射出去。

二狗勉强用出后,就瘫在地上喘气。

那边石头罡气布满体表,大渊掌劈出,只听得“bang”一声!石头被炸飞出去,眉发全无,脑袋成了个鸭蛋。上衣已经破碎,露出烧焦的皮肤。隐隐渗出血迹“疼,疼,我靠,疼死俺了”

“快!柱子”丞喊了一声,柱子跑到石头跟前,开始了治疗。上章乙木诀,记载的斗法较少,多是治疗术。

这边柱子帮石头治疗外伤,那边木桃以柔兆癸水诀给二狗放松精神。

片刻后,石头生龙活虎,只是没了毛发,憨憨的有些傻。

“俺这练体实在是吃亏”

“体修的路子多着呢,常见的罡气流派,专杀符道修士,也能走专精拳脚的体术流派,甚至只锻炼筋骨皮,全防御都行。”

太白在一旁指点道,“人道,远程攻击的称之为念气流。罡气化形,以念力控制。也可以大渊厚土诀牵引土石进行攻击。”

“那这修成了,直接一座山砸过去,不帅呆了?”二狗在一旁打岔。

“只要他不怕死,可以试试。”太白解释到“修士于天地常常是借力,对天地用力,那代价就大了。”

“不过,若是他引一巨石上天,极速坠下,可比陨石术,至于搬山填海就别想了”

“你们好生修炼十余年,四阶归一境可期”

“师父,我们这水平,放到外面是什么档次?”

“丞小子可能比我当初还要好些,你们四个嘛,资质有限,可功法适合,距离顶级差那么些。”

“师父,外面什么样啊,也跟我们这一样乱吗?”

“外面秩序井然,或许用森然更恰当。旧宋地,处于三国交接,于三国之人而言,这就是边疆之外的地方,你们都是化外野人。

为师隐世多年,出来后,也有些看不懂城里人了。我们那时候都御剑飞行,剑不离身。不能御剑的,也都贴个飞行符,很少有乘飞舟的。

后来清剑山出让了旧的聚灵阵符文,又公开了灵能转换原理,现在满世界飞的都是飞舟。

只不过这聚灵阵效率很低,飞舟的速度也就日行千里。若是在地上驱动车轮,那跑的也就比人快些。

还有些人取高浓度灵石作为动力,搞什么灵车飞舟比赛,好像在城里也很火热。”

“用到清剑山技术的,都要付费。比如每卖一艘飞舟,都要给清剑山三成的纯利。”

众人:“……”

“月刀峰也没闲着啊,他们培育灵种,天底下吃的粮食,草药之类的多是他们供的种子,最可气的是这种子不会二代繁殖。啧啧”

“反正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出去的时候给自己冠上姓氏。可以是地名,也能随意找一个字。

比如住在城郭附近,取郭字入姓。处在旧宋都城,取宋字。商阳,可以取商字。门口有个李子树,取个李字。有棵柳树就姓柳。诸如此类。

反正经过人皇殿认证的姓氏多了,几万年下来,支脉早就遍布人间了。除了楚国重古姓,标榜先人荣光。秦国与齐国的百姓都不太在意了。让普通人往上追溯三代估计都不知道先人做了啥。

但是有一点,若是无姓之人,多是蛮荒的野人。

免得被嘲讽,到时你们忍不住打死了人,也挺麻烦的。”

“那师父,外面的人用啥谋生呢?也是种植和渔猎吗?”

“他们没有渔猎,大多都是养殖,圈养,如瓜镇密林这种野生魔兽出没的地方是很少的。

巫医乐师百工,行业何其多?种植养殖的多是城外的奴隶,城内百姓工作就多了。

举个例子,与飞舟有关的就数不过来,符文液的研制,特种材料的开发制造,符文优化,各种零部件的加工,飞舟设计,装修,维修,清洁,多了去了。

一般百姓从小学习法律,算数,哲学,文学。成年后会去官方的普通学院进修,学一个专业,足以生活。家有传承的,就能接触到符文,做一些高端体面的工作,收入颇丰。

修行只是少数人的特权,大部分人是没有传承的。可一旦修行,那就是人上人。

每年门派招收弟子,报名的都会人山人海。学有所成之时,就是效命一生之日啊。

后来在清剑和月刀的支持下,各国纷纷成立了道院,为国选拔人才。

当然,最重要的是为清剑山与月刀峰选拔人才。

特权阶级则是把持着政务与军武。各个层次分明,难以逾越,大鱼吃小鱼罢了。”

“如商阳这种地方,在他们看来与蛮荒其实是没有差别的。”

众人:“……”原来,我们是野人!

太白真人缓缓叙述,为他们打开了一扇窗,外界的精彩似乎正在向他们招手。

……

时间不到晌午,丞突然觉得胃有些不适。

“我饿了”丞停下剑

“我也是”

“还有我……”

“……”

太白喝了一口酒,笑到“世人只知道不入养器,終为凡夫,那入了养器呢?普通的五谷杂粮怎么顶得住呢”

“你们且修行,为师出去办些事”说完便御剑消失。看得几个人眼神火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