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 卷一 古人间 瓜镇的粮食危机,吃起了大锅饭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卷一 古人间 瓜镇的粮食危机,吃起了大锅饭

此时,颜植正在瓜镇的仓库里视察,喜忧参半,从荆狼反馈的情况看,有修行基础的,因为法诀卡在一阶后期的人,纷纷突破了养器镜。

半月时间,竟然有了五十多个养器镜。

颜植五十岁才入的养器镜,那时候已经气血枯竭,自然没有感受到比平时吃得多。

而镇子里第二个养器镜的荆狼,本身就天天吃魔兽的肉,也没有饥饿的感觉。

现在可好,那些人食量激增!

饭量是平常的五倍。

颜植已经不敢想了,如果人人都入了养器,那瓜镇为了活下去必然要进行掠夺性的扩张。

若是提早暴露在大刀帮视野底下,那想悄悄发展的意图就落空了。

颜植统计了一下本镇的修行情况。

正气决后九页记载了三种修炼途径,符,器,人。

若入符道,在感气境就可选择符文入体,施展一些小法术。若是器修,那只能先找个武艺练起来。人道就简单了,打磨身体,筋骨皮,后面修罡气。

符文修行太费脑子,那握笔,断文识字,系统学习各种搭配,可不是普通百姓愿意的。

器修需要好武器,还得好武艺,啧啧……

走体修路子多好,抗打,不容易死,就是吃得多……

若把瓜镇五千人,掐头去尾的除掉老弱病残,也就四千人在修炼。约摸有三千人是体修……

四百人修了符,六百人走了器道。

颜植那个惆怅啊,已经两宿没有合眼,秋天的玉米大豆已经种下,按照现在的进食进度根本撑不到秋收。

要是停止修炼,他又不忍。

于是西瓜帮高层开了个会……

丞的小院子里,几个伙伴每天照例来一起修行。当然,才不会对外说是给太白送肉,送甜品,送密林里新鲜的瓜果,送田间刚摘的蔬菜。

“丞哥儿,听说了没,咱们镇子要统一配给粮食了,另外所有养器镜的人都编入猎队,去密林外围扫荡。”二狗压着声音说道。

“你别这么猥琐”柱子在一旁插嘴“又没外人,你压低声音做甚?”

“统一配给粮食,肯定争议不断”丞理解二狗低沉的声音。“自古,人就有贫富差距,又分勤劳懒惰,有些善于持家积蓄,有些喜欢享受挥霍。”

丞接着说“那库存的粮食自然多少不一,富如你们,四家可占镇中五分之一财富,贫如我,二百斤存粮都没。”

孩子们都明白的道理,颜植,应该说瓜镇恐怕要有大麻烦了。

“俺还听俺爹说,要派一队人去城里搞灵种。”

丞道“昨天下午去书院看书,碰见了药师,他说要培育灵种,念念叨叨的”

“我爹说猎队狩猎的食物分给所有人,符道所需的皮毛矿石骨骼都会给镇子,连带的采的药,做的药膏都会免费给,那他们凭什么不同意。”木桃有些气呼呼的说。

“这大约就是书上说的劣根性”丞淡淡的解释“你的给我,我要。我的不给,你别抢。”

“我娘反正不太乐意。说攒了这么久娶媳妇的本子,填这个无底洞。她觉得我爹起早贪黑熬糖,觍着脸进城卖糖挣点钱不容易……”

或许是怕引起误会,二狗又说“我爹是一百个支持,说女人眼里都是小家,瓜镇要被灭了,啥都没了。他们吵了一架,现在都不说话。”

“都有理,我娘也是,说什么大刀帮都知道给百姓留点粮食,自己人倒要刮的一干二净,被我爹臭骂了一顿……”柱子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也叹了口气。

“据说明日又要开大会,而且过些日子猎队集合,我要去试一试。”

“俺听说猎队不让未成年的去”

“那是因为他们没见识过养器镜的未成年”丞自信满满的说道。

“切,膨胀了!老子的火球才是最牛的。”

“那,要不我们一起去?”木桃小声的提议道。

“别管大人那些复杂的心思,让他们看看瓜镇最强五人组的厉害!吼吼”二狗兴奋的说道,仿佛看到了人群里心儿姑娘用惊羡目光注视着他。

“你吼吼个屁,不应该是汪汪?”柱子不屑道。

“来,干一场!”二狗喊到。

“受伤了别让我治”

“哪能,哪能……柱子哥最厉害了”

次日,熟悉的土台子。

瓜镇百姓们的精气神都起来了,每个人都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瓜镇高层的口风还算严实,只给了自家老婆孩子说了。所以现在大多的百姓还不知道这次会议的主题。

颜植照例开门见山。

“大家伙儿能修行的都走上正路了,可现在有个大问题”

“一旦到了养器镜,饭量会暴增。普通的粮食顶不住,我们的存粮不够了!”

台下嗡的一声,开始了交头接耳。

百姓嗡嗡了好一阵,声音渐歇,颜植这才开口“两个路子,一个是所有粮食统一供给,按量领取。所有一阶以上的人跟着猎队去打猎,学习战斗”

“二就是,定名额修炼。贫困户一个名额,中等人家2个,富裕人家三个。定额后原则上在粮食充足之前,不能有新晋的养器镜。”

话音刚落,台下一片哗然!

人们再也忍不住了,开始大吼起来。

“粮食配给?!老子辛辛苦苦攒的家业就这么败了?”

“定额修炼?还分三六九等?凭什么!我们粮食不够可以去抢啊,周围邻村邻镇,谁打的过我们?”

乱哄哄的声音里最后汇聚成了一个意思“不同意,不要配给,也不要定额,抢!当流寇,抢他妈的!”

那群男人狰狞着吼着笑着,嘴里说着轻飘飘的抢劫,在乱糟糟的场面里,丞一言不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

丞在一刹那有些恍惚,看着他们的头上燃着名为欲望的火焰,脚下踩着血与泪的泥泞。

“都他娘的闭嘴!谁在吵吵老子撕了他!”屠夫灵气鼓动,怒吼了一声,压住了场面“颜老头,我当初就说,搞什么西瓜帮大会,这群泥腿子懂个屁,几千号人,乱糟糟的没一个正经儿主意。”

颜植黑着脸没有接屠夫的话“当流寇?当流寇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当流寇!”

“我好歹姓颜,你们好歹也是儒教门徒,在书院读过些儒家经典,要是谁去祸害别人,休怪老夫不讲情面!”

“都快饿死了,也没见儒家来救我们,你姓颜,我可无姓。现在大家都是养器镜,你能坐高台,喝酒吃肉,老子如何不能!再说,外面都是贵族欺压奴隶,我们去解放他们!打土豪,分田地!”一汉子扒开人群

“猫儿三,你疯了!”

猫儿三猛一回头,冲着那熟人喊到“以后叫老子虎爷!”

“猫儿三,你给老娘回来!”

虎爷听得媳妇儿喊声,只是顿了一顿,头也不回的跳上了土台。

颜植看着他说“我不会因为他是什么人,就去抢劫他。因为抢,本身就是错的。一旦动手,我们瓜镇与大刀帮有何区别?”

虎爷上台是有准备的,他看了看欲动手的荆狼和屠夫,并没有理会,也没有做多余的动作刺激他们,只对颜植说了一句“瓜镇大会的宗旨是什么?”

颜植一瞬间泄了气,他挥手制止了屠夫和荆狼,闭着眼睛疲惫的坐在椅子上。

虎爷得理不饶人,走到土台中央,冲着下面喊到“要修炼!”

底下疯狂的人群一起吼道“要修炼!”

虎爷回头得意的扫了一眼坐着的瓜镇高层,“要吃肉!”

群众:“要吃肉!”

“要钱财!”

群众:“要钱财!”

虎爷:“要女人!”

群:“要女人!”

“猫儿三,我日你祖宗,要女人?老娘让你要女人!”一肥婆冲上台子,左脚抬起,右手一把脱下鞋,就往虎爷身上扔。

台下其他泼辣的妇女们也炸了锅,喊喊其他口号可以,这算什么!

虎爷有些懵了,一时间被媳妇儿的臭鞋砸了一脸。面子挂不住,这就运起罡气要动手。

他那胖媳妇见势就倒在地上撒泼打滚,干嚎着“猫儿三要杀妻弃子了!杀妻弃子啦!”

她滚到颜植脚下,抱着颜植的腿,“镇长啊,你可要替我们孤儿寡母做主啊,这王八蛋见利忘义,抛妻弃子,不是人啊”

虎爷停了手,挂不住脸,刚才积累的气势在一片哄笑和吵闹里散去了。

他走到哭闹的胖媳妇儿面前,把她扶起来,“唉,我就是再混蛋也不至于对不起你们母子俩,”虎爷拍了拍胖媳妇儿身上的土,怎么也拍不净,他把那臭鞋捡起来给媳妇儿穿上说道“走吧,媳妇儿,回去换衣服吧”

颜植惊诧的看了看虎爷哭闹的媳妇儿,似乎头一次看到了某些智慧。

虎爷下台前冲着人群喊到“还叫我猫儿三吧,我家的才是虎妞”

猫儿三牵着脏媳妇回了家,家中,他那虎妞媳妇儿不哭也不闹了“别以为我不知道,昨天木狐请你喝了酒,二两猫尿灌下去,你就成老虎了?非要跳上台,做那出头的椽子!”

“唉,媳妇儿,按需分配,你这饭量,怎么顶得住啊。定额修炼,可我已经养器镜了,我们孩子,唉,他就不能突破了,可就输在头儿上了,唉……”

“老娘不吃饱也饿不死,你要是死了,我就杀了儿子,让你绝了后,到黄泉地狱,看你怎么面对祖宗,咱们一起完蛋!”

“不至于,不至于,唉,镇上咋说就咋说吧,我到时候偷偷打猎,饿不住你。”

猫三儿不死心又说了一句“其实我觉得木狐说的挺对的,老神仙那么大年纪了,也许时日无多了,镇子这么慢吞吞的搞下去,万一恼了他老人家”

“那也不是你操心的事儿!”

“是,是,是”

……

瓜镇大会被猫三儿站出来捣了乱,又被他那虎婆娘抢了戏。台子上的人有些哭笑不得。

颜植以为是一场难啃的硬仗,都做好了引咎辞职的准备。这终究不是他想的那种天下大同,瓜镇的百姓盯着的永远只有自己眼底的一亩三分地,只有老婆孩子热炕头。

流寇,强盗,西瓜帮,惹得起的只有西瓜帮,读书人嘛,总是要脸皮的。

可今天不同,因为颜植退无可退了。“老夫给你们选择的权利,但是你们也要尽到你们的责任。”

“瓜镇若还是一盘散沙,各过各的,那都等死吧!”

“可你的路是错的啊”人群中有人喊到,可却不敢站出来对峙。

骚乱最终被高层以强力镇压了下来,不管你服不服。理由都很强大。

二选一,最终选了粮食配给。

屠夫,木匠,铁匠,糖,这四家站了出来。

用屠夫的话说“老子四家财产占了瓜镇一半,我们愿意平均,你们还不乐意?到时你们都突破了,养的起?吃的还不是老子家的米面?”

糖叔不愧是二狗的爹,在会上挖苦道“贪你们的钱财?你们是不是对自己的财富有什么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