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 卷一 古人间 丞吃饭要插队,种田修炼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卷一 古人间 丞吃饭要插队,种田修炼

说做就做,瓜镇高层制订了较为详细的策略,家中的余粮就不计较在内了。只算镇库内的粮食和后面新收的粮食。从今天起,平民百姓,一日三餐,来书院,按修为按量,过点儿不候。

猎队,斥候出行携带镇里分发的干粮肉条。

会议不欢而散,百姓仍旧愤愤不平,却也不在明面上说什么。只不过私下里的抵触变成了某种默契。

第二日,大锅饭已经开始了,早上六至八点,丞洗漱后就往书院赶。路上都是携家带口的百姓。

这堪比大刀帮征税的场景,让丞有些难受。

那儿子抬着痴傻老人,丈夫架着大肚子妻子,娘亲哄着怀里哭闹的幼儿。

还有路边毫不知情乱跑乱叫的熊孩子,显得特别闹,吵闹,也闹心。

一路之景脱不过折腾二字。不知道一向爱民如子的颜植会作何感想。丞突然想看看镇长此时的表情。再喝问他一句“何至于此!”

……

“唉,一样米养百样人,均分,均就是不均啊”颜植在镇墙上看着涌来的人群,心中也是五味杂陈。

他何曾不想发粮到户?那养器镜的男人肯定选择修为停止,用来养家。那身患重病的老人说不得就要绝食,让家人吃一份“空响”,死了也偷偷埋了,难不成再去搞个人口普查?

原本要生育的夫妻也要拖延时日,瓜镇人丁兴旺就是个笑话。

且折腾着吧,左右不过两年。

忍忍吧。大不了去职谢罪。

入镇墙是要亮出修为的,瓜镇不缺那一份检测阵法。

而二阶养器镜与一阶感气境是分开吃饭的。

纷乱杂驳的人群直延伸到镇墙外,镇墙此时开了两道门,一道是不需要检测的,直接进入。另一道门是有检测阵法的,稀稀拉拉排了三十号人。

丞自然而然的走到了排队的人群后面。

“那小子饿疯了?哈哈哈”

人们沉默的情绪仿佛找到了宣泄口。

他们笑了起来。

为什么要笑呢,笑的那么丑陋。丞皱了皱眉头,你们在笑什么呢,好笑吗?

随着某些污言秽语和嘲笑响起,这些动静终于惊动了丞前面的几个大人,他们转过头看着这个矮个子。“滚!这里是你站的地方吗?”

“没规矩,你家大人呢!”

瓜镇五千多人,丞平时交际冷淡,哪里认得全,谁又认得他?

“我站你后头,碍你事了?”

“碍着我了!”

丞回头看着刚刚说话的汉子,“我也是养器镜”

“养器镜?哈哈哈”

“小小年纪学会扯谎了?哈哈哈”

人群笑了起来,为什么要笑呢,笑的那么丑陋,笑的那么放肆。

更多人是沉默的看着,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

丞深吸了一口气,胸中升起一股气,他将手伸向背后,握住了剑柄。好想,好想,让他们都住嘴啊!

“你们在笑什么呢?这么好笑?让老子也乐呵乐呵?”二狗熟悉的痞子音从人群身后响了出来“都他娘的滚开,老子的大火球可不长眼,不小心烤了谁的屁股,可是能切成一盘菜!”二狗举着一个大大的爆裂火球,火球燃着橘色的火焰。

“呦,我当什么呢”

二狗环视人群,“觉得我们年轻就应该跟你们一样,是垃圾?兄弟们过来吃饭了。”

“让,让让,俺也是二阶,要吃饱”

“麻烦让个路,没事赶紧去吃饭,浪费时间是不对的,当然,也别浪费粮食啊”

“我……我也是二阶。”

终于人群安静了下来“他们是小院子里的五个……”

“那负剑的……”

“对”

二狗的知名度几乎家喻户晓,他出来的一瞬间,人们都闭嘴了。

“小院来的又如何,不就是走了狗屎运气,想插队啊!”

“是啊,你怎么知道?”

二狗转头对他一笑,冲着前面排队的二十多个人喊到“我兄弟今天生气了,各位让让道,他吃饱了气就消了”

“凭什么!”

“都是养器镜,先来后到懂不懂?”

“小朋友?怕不是觉得自己行了?哈哈哈”

“讲道理?我二狗从来不讲理,关门,放丞哥儿!”他把火球扔给了木桃,木桃手忙脚乱的撑起水球,熄了火。

兄弟几个往后撤了一步,丞有些哭笑不得,刚才郁结的心胸也顺了气。按照往常,他肯定规矩的排队,毕竟先来后到是事实。

可今天,还就想插队了!

丞拔剑,对着地面斩出,剑光闪过,地开一道缝隙,喷出一道薄薄的水幕。

这一剑,斩出了地下水脉,瓜镇靠商水,这水脉虽浅也得有十米!

“滚!”丞吐出这一个字,浑身舒畅。

一瞬间剑体脉络丛生,直入养器镜后期。

太阳真经,修的就是一口气。

就要如大日一般。可和煦温暖,亦可烈日灼心!

不知是理亏还是别的什么,他们没做争论,真的让开了路。

二阶吃饭的饭厅不大。不是分餐,而是取餐,吃饱为止。唯一条,不许浪费,光盘为止!

菜不丰盛,是那种粗犷式的,大杂面馒头,大块肉块,大碗汤水。

饭后,几个伙伴就散了。丞照例是要去农田看看的。那边杂草起了,土地旱了,玉米大豆生虫了,都需要人照料。

今日却安静的很。诺大的农田里竟然看不到几个农夫。

丞走近一正在除草的老农询问道“禾爷,地里的人呢”

头发花白的禾,头也不抬,专注的除草“唉,都说从今以后是给别人种地了,收多收少无关自己,都不来了。”

“是啊,都修炼去了,说早早突破,能吃得多。”

“*#*,没脑子!”禾听得出他儿子那羡慕的口气,骂了一声。

丞在一旁默不作声。回到了自家的田地,拔出剑,认真的刺田地里的草。

草随意的长在农作物之间,剑宽三指,力求不伤幼苗而除草。在那幼苗根部的杂草,只能分化出细微的剑气去处理。

难度还是较大的。第一剑连草带苗都斩断,第二剑,草断,飞石击折了幼苗。第三剑草与苗皆完好。

丞初始慢,待处理过一亩玉米地后,渐渐上手。逐步加速。

纵使能全部用剑气除草,他也坚持以剑身挑,刺。

半个时辰除了四亩地,他看着一望无际的田地。那里应该有很多农夫和农妇,应该有跑着笑着的孩童。

叹了口气“都他娘什么事儿!”

丞也不管是谁家的地,只是闷头看着地面,有草就斩。待到午时,复又回了食堂。

因为早上登记过修为,后续再来就不必再检测了。

看一眼就行,一级留影球这种廉价的东西还是有的。

午饭仍旧是肉块,汤,馒头。丞严重怀疑,这是提前做好用冰符封起来,拿出来加热的。

“丞哥儿,你今天怎么没有去院子里修行?”柱子端着馒头坐到了他的对面。

“反正师父最近也不在。我去农田了,找到了一个修行的好办法”

“啥?”柱子嘴里嚼着馒头,含糊不清的问道。

“除草”

“除草?”

“除虫也能”

“除虫?”

“嗯,我想着你们都来。”

“……能行?”

“来就行。”

“好嘞。”

……

午饭吃的很快,那肉块只是用盐煮了,香是香,可吃多了也就那样。不能说好吃,只是填饱肚子而已。

熟悉的农田里,站着五个小伙伴。

丞依旧用剑除草,石头尝试着控制土地,他小心翼翼的翻动着土,“唉,又劲儿大了!”石头猛地一跺脚,看着被掩埋的幼苗,挠了挠头“丞哥儿,要不我就算了?”

“继续,慢慢来,你打铁不也得用巧劲儿?”

“好吧”说完他继续蹲在地上开始了松土。

另一边,柱子在施毒……虫与植物皆死。又手忙脚乱的救治幼苗。

木桃就简单了,他召来一片雨云……

“木桃,你这样没用的,以冰化针,刺杀害虫”丞看了看浇的兴起的木桃,提醒到。

“啊?那跟蚂蚁一样大的虫子呢”

“你的针也能更细”

“哦,好的”

……田间唯一的无聊人士,就是呆着的二狗,“老子该干啥?”

“……”众人

“依我说,你们这都是吃饱了撑的,我们是要战斗的男人!你们种什么地,砰!会爆炸的男人才会火”

“行了,别酸了。就你打架敌我不分。老老实实呆着吧。”柱子站起来抹了一把汗。“精准控制,真他娘的难。”

第二日,几人继续在田里修炼。二狗继续旁观。

第三日,他早早的来了,“老子觉得,庄稼比野草大,总有一种温度能烧死野草,烧不死庄稼。”

待他毁了几十株玉米幼苗后,被丞赶出了田地:“玩你的艺术去吧,别糟蹋我的粮食了。“

“唉,我今天早上突发奇想,用火球帮家里熬糖,结果在火灶里炸了,幸好啊,锅里刚放上冷水,要是一锅滚烫的糖水……”

“我娘吓哭了,揍了我一顿”

丞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你继续。

一连七日,几个伙伴都在田地劳作,除草,除虫不在话下,柱子还奢侈的用治疗之雨灌溉,目之所及的数十亩地,庄稼长势非常好。

修行有时候就是熟能生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