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 卷一 古人间 初见清剑山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卷一 古人间 初见清剑山

几个伙伴认认真真的干了七天,禾老头观察了七天。终于,老头子忍不住了,他走上去,喊到“丞小子,停停手吧”

“禾爷,您说”

“莫要灌溉太多,水多,这幼苗根不往土里使劲扎,到时候大风来了,全都倒伏,受不了花粉,结不了种子。”

“……”

“莫要施太多肥,若是庄稼觉得自己还能再活一年,甚至变成常绿植物,它就只会长叶子和枝干,也不结种子了”

“……”

“留一些草,庄稼会往四周开叶,挡住这些草的阳光,否则都往天上长了。”

“……”

“这植物和人一样,都不能太顺风顺水。庄稼啊,只有觉得自己熬不过这个冬天了,才会在夏秋拼命的结果,长的枯黄,长的沉甸甸。”

“……”

禾拈起一片庄稼叶子,细细的看“过犹不及,你们肯定比我这个老头懂得多,这共生的虫子都被你们杀死了,虫子也是有领地的。真来了要命的害虫,庄稼就完了。”

“请禾爷教我”丞一揖到地,诚恳请教。

“哪有什么好教你的,都是吃过的亏,你要是不嫌老头子烦,我就说道说道”

禾爷便教他们除草,识虫,辨土。

……

“丞哥儿,这难度又提升了……还得辨别,杀错了都不行”

“俺觉得,要不还是去打猎吧,这整个镇子的土地也太多了”

“我爹说……过几天就要组织村民打猎了。到时候一起去?”

“必须去!老子看你们干活都歇出毛病了。师傅说提高灵气总量只能靠身体增长了。我这灵气在气海里都压成固体了”二狗听说要打猎,一个翻身从地上窜起来,兴奋的嚎着。

……

八月三十,仍旧是清晨,薄雾笼罩在静谧的镇子上空。

木桃敲响了丞的院门“丞哥儿,我爹他们要在书院广场集合了,走吧,我去喊他们几个。”

丞背弩,持剑,藏匕首,一气呵成。跟已经回来却在竹椅上躺着的太白打了个招呼“师父,我去了。”

“去吧,去吧,灵台演武终究是虚的。哦,为师这里有个小玩意儿,你背着弩箭挺麻烦的。”说罢扔了个戒指给丞。

“这是?”

“清剑山入门的储物戒指,输入灵气看看”

当丞把灵气输入进去的时候就惊呆了。

在他脑海里突然出现一座山脉。

山连山,白云绕山间,清光罩绿林,野鹿行涧边。

我见涧边水淋漓,似有蛟龙潜深渊。仙鹤振翅翩翩舞,凤鸣清啸九重天。人间已无神与佛,此山就是人间仙!

宫阙楼阁在群山之间露出一角飞檐,远远望去,似在世外,又在世间。

丞耳边传来冷漠的男人的提示音,“请报师尊名号”

丞一愣,下意识出口:“太白”

“向太白发出确认信号……确认完毕。列入嫡传。”

“请报你的名号”

“商阳,丞”

“商,丞,记录完毕。一级传承序列,归一境后开启七情试炼。”

说罢,光影消失,丞感觉到了戒指里有长宽高各一丈的储物空间。丞眼睛都瞪大了,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而且清剑嫡传?

“师傅……你不是叛徒吗”

“我出山后为了防止被追踪,又不忍丢了它,就把它屏蔽了。

后来得知闭山了,我解除了屏蔽,就收到清剑山百十年的各种传令与消息,当然也收到了闭山的召令,我没有理会,按道理我不应该收到。

后来为了找颜林,我试着动用了我的清剑山权限,发现并没有被剥夺。

现在我更加确认了,老夫被那老石头坑了。”

“什么老石头?”

“我师父,灰石”

“师祖他老人家应该仙逝了吧”

“放屁,我死了他都不会死。飞升境三百六十载不假,可那清剑月刀的掌教可不在这列!”

“问,问,问个屁!你再不去,那猎队就走了!”

“师傅,最后一个问题,七情试炼是什么?”

“老夫叛逃,呸,老夫一怒出山门后,走遍天下收了四个五行均衡的弟子,担心他们练了太阳真经被追杀,没有让他们登记。

后来,他们竟然都死了,实在太蹊跷,我调查了很久发现,他们归一后,清剑传承就遮掩不住了。被当成盗取传承的人,强制进行加强版七情试炼,都死了,都爽死了。”

“……七情试炼…爽,爽死?…”

“别担心,归一境有三成机会活着。”

“三成……”丞一个哆嗦。

“你懂个屁,嫡传的归一境那是普通人能享受的?

普通人,法修符灵合一,器修人器合一,体修灵肉合一。

而我们不同,嫡传需要七情试炼,届时修为不可随意动用。还不许有护道人,可一旦归一就是大成,如为师直入飞升都有可能。而且吧,为师是过来人,到时给你出个注意,肯定包教包会,包过,包过!”

“我……”

“赶紧滚蛋,我在这教你到归一境,给你安排好后,就归山问个明白!”

“师傅,最最后一个问题,瓜镇据说多出几十个养器镜,养器镜这么不值钱吗”

“你知道这世间灵气的浓度吗?”太白伸了伸手,抓向空气中,一团白色的光凝聚在手上,又迅速汇聚起来,白色的光变成了透明的看不到却能感觉到的灵液。

他手一挥,小院下起了灵雨。灵雨未湿衣物,只是有些微凉,灵液落在野花野草上,也没有什么奇迹。风过后,又消失再天地间。

太白道“你看这天地灵气,物极必反。你看那墙角的野花野草,放在界外哪株不是难得的灵草灵药?

可有人问津了?修行者如今凭借的多是功法与悟性,破镜的丹道早就灭绝了。

无他,唯灵气充足耳。

再看这寒暑春秋,烈日风雨,修行者与普通人有何异?具是冬来添衣,夏来避暑。”

他顿了顿,又说“修行者之所以异于百姓,是因为修行,从来都不是个体的事儿。

浩如烟云的窍穴,错一个便是死。道,是先辈死出来的!有了传承,感气入体本就顺理成章。

四千人修行,半月才那么点养器初期,数量实在是太少了。主要制约瓜镇的,是粮食,尤其是灵谷。

有功法,有资源,正常人练到驭物境总是没问题的。再往上就是机缘与资质了。”

“师父,最最最后一个问题,你平时都不怎么管我们修行,那你对我们有什么期望?”

“不是说的很清楚了?你跟我学太阳真经,我给你几本功法。就这样。”

“就这样?不是为了让我拯救世界?”

“噗!”老头喷出一口酒,咳了半天。“你个种瓜的拯救世界?世界怎么了?”

“别胡思乱想,你们吃好喝好玩好,至于拯救世界这种没谱的事情,还轮不到你。”

“哦(´-ω-`)”

“滚滚滚,再来一个问题,老夫弄死你!”

“师父,真的最后一个问题了……”

“滚~~!”

丞一溜烟的跑了。

太白摇摇头,无奈的在院子里继续看戏,这颜植也太不是玩意儿了。老夫何时说过学会修行就要克己复礼?

行什么仁道?饿了就吃,不够就抢,装什么?

太白摇了摇葫芦,估摸着能喝到死,这可是搬空了两座皇城的酒啊,自成十方空间,装满了各类顶尖的灵酒。

算算寿命也就三十年了。能等到这小子挑起大梁吧?

与此同时,空无一人的清剑山传承殿内。一个水晶球突然亮了起来,那里面是丞激活戒指时稚嫩的身影。

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发现一级清剑嫡传,已发送召回通知。……目标已经拒绝,是否动用暗殿……殿主未反馈,发送副殿主”

“滚!”太白的声音响彻大殿。

“听他的”另一个中年男子厚重的声音响起。

“谢谢你的厚土哈”

“我不看好你的正气决”

“为啥,这东西人人都能修行,多好”

“动了强者的利益”

“能有老夫强???”

“……”

“行了,又动不了你月氏,你担心什么。”

“月刀峰封山了,可楚国还在。我为楚国国师,总要看着你。”

“行了行了,种你的地吧。既然以看着我的名义逃过了封山,那你就看着吧”

那人没有再回声,太白也退出了。

“正气决,利益,正气决,利益……”太白躺在竹椅上念念叨叨。

怎么能迅速推广呢……

颜老头,你在哪啊,权谋的事情,是我干的吗?唉!我要是有权谋,还用得着盗书下山?当年怎么了呢,咋就这么冲动呢?有气不假,可也不至于如此决然吧。百十年不见,太清师兄还好吧?

丞被戒指里传来的召回命令弄的莫名其妙,自然而然的拒绝了。召回?大老远跑去青州的清剑山?送死?脑子有病吧。他看了看戒指,这东西能万里传音?好神奇啊,啥原理呢?到时候问问师父。

……

有了储物戒指,丞依旧背着弩,藏着匕首,拿着剑。财不外露,小伙子懂得可多了。

他不知道的是这戒指都是身份绑定的。旁人听见清剑山三个字腿都软了,谁还敢造次。

可是太白也没解释,丞不知道嫡传代表的意思,也没放在心上。

踩着清晨有些湿润的土地,丞很快就到了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