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 卷一 古人间 膨胀的镇民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卷一 古人间 膨胀的镇民

广场已经聚集了千余人,有男有女,都是强制来参加猎队的人,前头还有数十个养器镜镇民。

乌泱泱一片,叽叽喳喳,吵闹不休。荆狼一时半会竟然压不住场面。

“都他娘的别吵吵了!”荆狼怒吼一声,抽出猎刀劈出一道刀光,轰隆一声,土台子塌了一半!

“台子塌了,到时间还得修……”

“就是,就是,到时候你自己修”

“……”人群里停止了闲聊,反而对荆狼指责起来。

“呵!觉得自己修行了,了不起了?哪个不服,上台,赢了老子,猎队队长给你!”

你别说,小民心态就是容易得意忘形,早些时候,能修行的都是大爷。

那时间镇民只会丞他爹留下的碎石术,侥幸进了一阶感气的门槛,也不懂得符文,所以对那些会玩火玩水的修行者保持敬畏。

可现在,半月!半月啊!火球!风刃!水箭!土刺!甚至二阶的土刃,冰箭,爆裂火球,都用了出来。

至于一拳碎石,一跃二丈,寻常刀剑难伤,轻弩软弓不破防,更是日常操作。

总得来说,三个字,膨胀了!

甚至有些居民开始向瓜镇高层冲击,那些老牌的屠夫,木匠,铁匠,猎队首领,是不是该挪位子了?那镇长年迈,是不是该换人了?

那大刀帮,是不是不用三年卧薪尝胆了?把粮食拿出来分了,敞开了吃,先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养出来个千余号养器镜初期,是不是能横推商阳了?

修行者是不是要有修行者的待遇了?凭什么吃个饭还得配给?睡个女人……算了,自己婆娘也是二阶,不一定打的过……那日子总得过的比以前好吧?

之前那些人厉害,只不过是有传承,现在老子也有了,谁怕谁?

于是,荆狼邀战后,台下人没有怕,反而跃跃欲试。

“我来!接招!”身影高大的牛二,一跃而起,跳上塌了半个的土台。

“牛二没修行之前,经常被他那胖媳妇揍,可他前天一拳砸碎了媳妇的擀面杖,害的他婆娘重修。

还崩塌了自家的土墙,翻身做了主,昨天找了好几个养器镜的动手,都挡不住他的拳劲。”旁边熟识的人讲解道。

“吃我一拳!”牛二横冲直闯,荆狼一动不动,牛二狞笑一声“好胆!”,待到近身后势大力沉的一拳,轰向荆狼。荆狼一个侧步,躲过,回旋,飞身,一膝盖撞击在牛二的后脑勺。

牛二应声倒地,拳头后劲在土台上砸出一个坑。

“当家的!你个王八蛋,老娘跟你拼了!”台下传来一个胖女人的吼叫,她抄起擀面杖就冲上台去。

“砰!”擀面杖碎,妇人被荆狼踢飞,飞到在牛二身边,妇人嘴角流出一道血,轻声喊了声“当家的……”就晕了过去。

“唉,又要重修了,你说她修擀面杖干啥……”那人在人群里说到。

“抬下去!”荆狼面无表情的吩咐道。

立刻上来四个年轻的猎队成员,将昏倒的两口子抬了下去。

“继续”

“我来!”上来的年轻人抬手就是三道水箭术,荆狼被迫拔刀砍碎,掠身前冲,之字走位。

年轻人后续水箭全部落空,急得满头大汗。对付符师,只要近身,他们那脆弱的身体,啧啧。

“停!停!别打!”年轻人跳下了台子。毕竟吃那么一脚,躺半个月都是轻的。

“呵,就这?”荆狼嘲讽道“还有吗”

“老子来!”又一年轻人上台,起手开始勾画符文,荆狼看得出这是二阶土刃术。以掌击打刀鞘,正中男子腹部,打断了他的施法……男子痛苦的捂着肚子在土台上打滚……

丞和小伙伴看着台上的闹剧。乐的笑弯了腰。

你看那拿锄头的大叔,扔法术的小哥哥,罡气护体的壮汉,一个个被荆狼揍的爬不起来。

“你说,咱几个上去怎么样?”二狗笑到。

“估么着好不了哪去,狼叔身法武艺都很厉害,修为很早就到了二阶后期。那把佩刀估计都快养成了。要是动真格,一刀下去,不得死几十个?”柱子冷静的分析。

“俺觉得也是,你的火球都砸不中有个屁用。丞哥儿估摸着能行。他之前都能跟不动修为的狼叔过几十招呢。”

约摸打了三十多个人,荆狼在台上气喘吁吁,但是也没有人去挑战了。

再往后,荆狼力竭,难以控制力量,可能就会死人了。这不,最后一个倒霉蛋,都吐血了。

“没了?能听安排了?就你们三脚猫功夫,普通人一轮重弩,都得死光!

最垃圾的一阶破灵箭也能弄死你们这些二阶,有什么好骄傲的?”

“在场的,体修站在第一块空地,攻击类符修第二块,治愈类第三块,器修第四,没有成年的滚蛋!”

木桃头一缩“要不,咱走吧……”

“你怂啥,咱们好歹也是太白真人的记名弟子,一声不吭灰溜溜的走了,脸呢!”二狗心一横,跳上土台子,“叔,叔,我,二狗子,别动手,唉,停!”

荆狼嘿嘿一笑,收回迈出去的步伐。“咋,翅膀硬了?全镇子都知道你们几个走了狗屎运,这就着急忙慌的要来踩着老子一战成名?”

“哪能,哪能,无非是家中贫困,想跟着猎队去蹭,对,就是蹭点肉。”

“滚!”荆狼都不屑于反驳,台下刚站好的人反而叫嚣起来,诸如你家要是穷,老子们算什么!

“叔,你也知道,我那兄弟不善言辞,能动手绝不吵吵,我先上来,你考较一下。”二狗一拍胸脯,“别的不说,在场的一群,在我看来都是菜鸡,能跟我过招的不超过一手的数!”

“你娘的!”

“瞧不起人!”

“……”

这个群嘲来的有点大。

丞和几个伙伴在底下都羞于与之为伍。

“好,让老子看看你们在小院子里学了什么!”荆狼开口就要动手。

“叔,我可先动手了!”

二狗抬手三连发火球飞射而出,品字形封住荆狼前进路线,然后身形后撤拉开拒绝。

荆狼看着这火球的速度,惊讶一声“噫,竟然比他们快了五成。”

二狗不做回答,双手起势迅速勾画简易的二阶法术,“火墙术!”只见他身前竖起丈高的火墙,挡住了荆狼的视线。

荆狼后撤闪过三颗火球,前冲,一跃而起,冲着火墙一刀劈下,只见二狗咧嘴一笑,一颗赤红色的火球直接炸在了荆狼身前。

打不中的话,那就提前引爆!

轰隆一声,烈火弥漫空中,热浪席卷整个土台,连带着底下的群众都往后撤了几步。荆狼首当其冲,更是危险,他大喝一声,刀势上挑,一刀匹炼分开了火焰,自身头发已经有些焦枯,“不好!”

危机关头,他这一刀斩出,已经难以收力。刀光在二狗眼中放大,他大吼一声“丞哥儿!”

话音刚落,有一剑自身前横档,丞已经出现在二狗前边。刀光劈在剑上,丞以破器式,顺着刀势引导,将刀光消融。

荆狼看丞挡住了刀光,长舒一口气,接着怒道“二狗,你个王八蛋不要命了!”

“叔,我心里有谱,柱子,柱子!上!”

“喊什么喊,知道了”柱子不情愿的在人群里走出来,冲着被荆狼打伤的几十号人说“我给你们治疗。”

柱子闭目,起手是众人看不懂的符文。他刻画了十个呼吸左右,那繁杂的灵痕,绝不是二阶初级法术。

伤者头顶出现了一朵绿色的云,接着开始下起了淡绿色的灵雨。

治疗之雨。

“嘿嘿,俺就说,柱子给人头顶带绿有一手”石头在一旁嘿嘿的笑。

石头声音不小,在场的人都听得清楚,围观的人哄笑起来。

那几十号伤者里轻伤的汉子,得了治疗就跑了出来,对着石头骂娘。

绿帽子可是男人对最大的侮辱。

石头知道自己说了错话,也不恼,由那人骂了几句。

可剩下的轻伤汉子也开始起哄,柱子皱了皱眉头,挥手驱散了治疗之雨“骂?你们还是躺着吧。”

“赶紧给老子治疗!”

“对,赶紧,***”

“**别停!疼死**了”

“石头,让他们躺回去!娘嘞,不识好歹的东西。”二狗在外面吼了起来“老子们又不是他爹,干嘛惯着他们。”

“二狗……就是他爹也不能惯着吧”木桃小声说。

“哈哈哈……”二狗猖狂一笑,一发小火球砸在石头屁股上,“去啊!”

“哦哦哦……”石头应了一声,大渊厚土特有的黄色罡气,在石头身体表面覆盖,石头凝气,罡气从体表往拳头汇聚。

他身上的罡气看起来若有若无,而拳头凝聚出一颗淡淡的虎头,他冲着五个个骂骂咧咧的轻伤者轰了五拳。

虎头咆哮着飞出,带着淡淡的风尾,一拳一个,把轻伤者变成了重伤……五人匆忙防御,在一声声惨叫里昏迷过去。

“不好意思,俺头一次打别人,谁知道他们这么弱……”

伤者群里看着昏迷的五个人,起先是目瞪口呆,鸦雀无声,接着开始愤怒起来,继而脏话连篇,被一个孩子欺负,实在是耻辱。

“木桃!”二狗望着满嘴喷粪的人群怒道,“让他们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