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 卷一 古人间 木桃发威,镇民入密林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卷一 古人间 木桃发威,镇民入密林

“木桃!”二狗望着满嘴喷粪的人群怒道,“让他们闭嘴!”

“这……不太好吧”木桃瞅了瞅台上面无表情的荆狼,“我爹……”

荆狼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木桃一愣,仿佛受到了莫大的鼓励。他从人群里站出来,人们惊奇的看着他。

木桃糯糯的话音和懦懦的性格,在瓜镇里名气大的很。毕竟一个凶残的猎队首领能养出这么一个儿子,实在是让人好奇。

好奇宝宝通常会东瞅瞅西戳戳,所以吃饭睡觉打木桃?

木桃以前在村子里被其他孩子欺负,喊娘娘腔什么的。后来加入了五人组,有二狗这种泼皮,有丞这种狠人,也就没人敢多嘴了,但是私底下还是瞧不起他。

木桃的法术很好看,淡蓝色的灵气凝聚出来的数十颗水球,就这样飘荡在他的周围。清秀的面孔显得更加清秀,如果他是女装……

水球以迅捷的速度飘荡到那几个骂的最凶的男子头上。

头,水球,完美的贴合在一起!

木桃没有往里面加入其他特性。但是那种窒息感在数个呼吸间已经向他们袭来。

汉子们开始挣扎,手拼命的扒拉头上的水球,手却从水球里穿过,没有带走一丝水汽。

他们开始疯狂的吼叫,却发不出一丝声音。水顺着嘴灌注进口腔,却没有进肚子里。最后嘴巴被撑的大大的,眼睛鼓起来,脸通红,脖子上都是青筋,他们在地上打滚,开始抓地,疯狂的无序的奔跑。

“快住手!都是一个镇子的”人群里开始恐惧。

“木桃,饶了他们”熟识的人开始求情。

“打断他的施法!”

“……#:%%”人们开始慌乱。

木桃紧张起来,他看着打滚的,无声狰狞的,无序乱跑的人,已经瘫在地上屎尿齐流放弃的人,木桃突然有些害怕,他看了看造成这一切的手,手上还泛着蓝光。

木桃下意识的想停止,他看了一眼荆狼,荆狼面无表情,他又看向二狗,二狗笑的很残忍,并且回了他一句“死不了”

柱子已经神色肃穆,却没有制止,这群目空一切,骤然获得力量的普通人,已经膨胀到无边无际了。

瓜镇高层感觉到了他们的蠢蠢欲动。这群欲望涌动的蠢人。

木桃看着石头,石头手足无措,转头看了一眼丞。

这时,数个一阶法术冲向木桃,木桃的脚下升起一圈水幕……

“收手吧”丞淡淡的说道。

终于听到了制止的声音,木桃一瞬间就松了气,水球从那群人的头上落下,变成了普通的水,湿了他们一身。

数十个汉子,张着嘴大口的喘气,那种濒临死亡的窒息感,刻骨铭心!有的竟然痛哭流涕哀嚎起来。

其他镇民已经神色凝重,他们感受到了巨大的差距。也品尝到了名为现实的巴掌,响亮,刺激。

土台上,只有丞和荆狼,荆狼挑了挑眉“丞小子,想试试手?”

“请狼叔赐教”

“好!让我看看仙人弟子的手段”

丞此刻已经无比认真,他抽出后背的强弩……

“他用了一阶破灵箭!”柱子一眼就看出来了,那是他最近做的弩箭。

“这是想杀了你爹啊”二狗对木桃笑了笑。

“俺就说,丞哥儿动手就下死手。。。”

木桃:“……”

破灵箭借着巨大的动能飞射而出,荆狼看他持弩,一瞬间就将状态激满,这小子平时对练就不择手段!

可丞在射出弩箭后并没有等箭到,他以阴阳两仪步,踩着被破灵箭带起的灵气波动,身影瞬间拉出一道残影。

箭至,人至。

荆狼刀身亮起金色光芒,磕飞弩箭,弩箭的劲道使得他刀身偏移,开了中门。

丞借速,剑刺荆狼心脉。荆狼顺势后翻,仰身躲过一剑,脚踢向丞。

丞以左手格挡,趁着荆狼身影不稳,再一剑劈下。那边荆狼后翻刚站起,匆忙以刀招架。

丞步伐借着紊乱的灵气波动飘忽不定,剑随身走,看似毫无章法,却刁钻异常。

荆狼此刻难受极了,他从来没想过,那一根弩箭竟然是丞加速的动力。

此刻进攻节奏被压抑。

每次刀光都被丞剑光里诡异的波动化解。

就算刀剑相碰,那种力道,竟然也是养器后境!

破器式,可不是摆设。

荆狼凭借老道的经验,终于稳住了节奏,慢慢的以生死之间磨练出的凌厉刀法压制住了丞。

丞费力的在激烈的灵潮里腾挪,心神紧绷,以心眼感知即将到来的刀,再凭借阴阳两仪步与荆狼纠缠,用破器式消磨那凌厉的刀势。

此刻丞的灵气还算充沛,但是终究年幼,精神力已经快透支。

在密集的刀光里,一步错,估计就要让柱子给点绿了。

荆狼也是骑虎难下,他虽然压制了丞,但是那古怪的步伐让他异常难受,他搅动的灵气成了丞的助力。

除非抱着两败俱伤的行为,硬吃他一剑,限制住他诡异的身法。

可是荆狼很明白,丞小子在刺中他后,如果一瞬间拔不出剑,肯定会非常干脆的弃剑,抽出匕首。

故尔二人刀光剑影,你来我往数十回合,丞终于品出了不同的味道,狼叔原来还藏了一手。

双方互留底牌,故尔收了手。毕竟丞的力量无法破开荆狼的刀,荆狼也砍不死滑溜的丞。

“你这身法,实在是赖皮。”荆狼看着丞,有一种后生可畏的感觉油然而生。

仙人指点,自己苦苦摸索,中间的差距让人绝望。

“我们可以去了吧?”丞收了剑,笑到。

“要听指挥,做得到就来,做不到就滚蛋”

“行,我们捡点肉就行”丞毫不犹豫的答应。接着喘着气对着木桃喊一声“帮我恢复一下精神”

“哦哦……”木桃一路小跑到丞身边,蓝色的光笼罩在丞头上。

丞疲惫的闭上眼睛,片刻后终于感觉好多了“谢啦,咱们也去站队”

那边千人已经分好了队伍。

在柔和的日光里,四个方阵稀稀拉拉的勉强能区分开。

荆狼站在土台上“大阵容,两种队形,一种体修立于最前,法修其次,治疗师第三,器修最后。”

“另一只体修器修调换,只不过,器修全部是盾修。原则上没有特殊的武艺技巧的镇民全部换成盾修!”

“体修,没有特殊法诀不准走念气流,只能纯防!什么是念气?就是石头那种,刚刚的虎影就是念气流”

“扔了你的擀面杖,锄头,铲子,耙子,铁锹,那玩意养器有个屁用!”

“我们是要干掉大刀帮的,你们就用这种垃圾?送死?我们没有骑兵,只能用身体当镇墙,挡住他们的冲锋!”

“小阵型,最佳阵容器修近战,体修防御,法修远程,最好配上治疗和群防,比如那五个小混蛋。”荆狼看了一眼在器修队伍里的丞,心想,太白真人这是故意吧。

“现在由猎队成员把你们分成十队,体修带着铁木盾,我们去密林!”

分组没有那么复杂,只是符修稍微区分了一下。丞在第二小队,因为是随机,五个小伙伴分开了。

二狗嚷着要五个一起,荆狼瞪了他一眼“再闹滚蛋,你们五个自己去!”

二狗不服气的要跳出来,柱子拉着二狗说道“我们总不能五个人去灭了大刀帮”

丞淡淡的说“别闹,跟镇民合作。”

奇怪的就是这样,丞总能一言而决。用二狗的话说,丞哥儿平时话不多,心里憋着坏呢,读书人阴险嘞。

“你们几个,等会压制自己的攻击和防御,不要冒头。”丞看着只有一副柱子了然的表情,“镇子要测试他们的能力”

二队队长不出意外的是猎队成员担当。

这个叫做豪猪的汉子没有多说话。带着自己手底下百十人跟着大部队往前走。

密林离瓜镇二十里,队伍前进的不慢,约一刻钟就到了密林外围。

此刻身后已经没有农田,也看不见人烟,前面是低矮的灌木丛,穿过灌木丛就到了密林。

瓜镇重金请阵师指点,按照迷阵方位种了灌木丛,形成一道简易的防线,平时极少有猛兽能越过灌木丛。

这灌木以白浆灌木为路标,人倒是不易迷路,好区分。

大部队没有去猎捕灌木里面的小动物。

他们穿过简易的迷阵,到了密林。

密林里不止有密密麻麻的树木,也有葱葱茏茏的野草,有水塘,有坑地,山林间有狼群,有虎豹。也有食草类的牛马鹿和杂食性的野猪群。

不要小看兽类,商阳这边的密林最多出过五阶魔兽,对应人类修士破虚境!

密林外围多是一阶魔兽,运气不好能碰到来猎食的二阶虎豹。

丞就见过一只会吐水箭的兔子,小水箭磨磨唧唧的飞,那时他刚来密林,差点着了道!所以在这个世间,不要小看任何一个动物,更何况是人。

奇特的是,密林的魔兽一般没有火属性的,猎队解释火属性的野兽会烧了林子,会优先被其他野兽杀。会法术的也多是水木,当然更多是练体的魔兽,皮厚血多。

用石头的话说就是,皮子暖,肉劲道,连骨头熬出来的汤都又香又补。

这些自然也是绝好的炼器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