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 卷一 古人间 镇民不如猪,危机爆发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卷一 古人间 镇民不如猪,危机爆发

二队长豪猪传达了荆狼最新的命令,密林往西五十里有一片开阔地,那里有近百只豪猪,千余人需要灭掉它们。

丞看着豪猪队长发布诛杀豪猪群的命令,队长看起来有点恼火,骂骂咧咧。“娘嘞,开会的时候,一群人都对着老子笑,你们还笑?等会有你们笑的!”

猎队里有感知的斥候带路,一路上无惊无险,反而在豪猪的带领下辩识了很多草药。

丞没有仔细听,毕竟都是些止血膏生肌散之类的配药,三七,白芨,川芎……他早就烂熟于心。

丞看着远处散着薄雾的密林,阳光从中天上洒落,只能落下星星斑斑的光点。

野草丛生的林间,没有道路。

夏日里植物茂盛,密林潮湿,人们点燃熏药,驱赶蚊虫蛇蚁。

路不算远。一个钟头赶到了豪猪群所在的开阔地。

远处隐约可见百十只豪猪瘫在一个烂泥塘里打滚,周围是倒塌的破碎的树。

这片开阔地,约摸方圆一里,几乎寸草不生。

队长开口道“这都是一阶豪猪,百十斤,身上二十斤是刺!激怒状态下百箭齐发,可发射三轮,每轮约有两分钟休憩。受到危险还会跑回洞里”

“首领是这么安排的,七个队围猎防止豪猪逃跑,三个队去对阵豪猪一轮箭雨。”

“然后轮换,最后六个队伍围着,四个队伍干掉它们!”

“明白了没有?”

“没……”丞身边的一个大叔弱弱的问到。

二队长有些气急“娘嘞,你是体修吧?等会上去挨一轮箭,然后跑一旁休息,就这!”

“还有,法修这一轮不准发射进攻法术!”

荆狼带着一二三小队先行上场。其余队伍悄悄的分散,围着这群豪猪的领地。

丞在队伍里不起眼,被分配到最后一排。

第一排是体修,都有罡气护体,二排是土法,夹杂着几个治疗师,最后才是他们这些器修。

当三百人靠近烂泥塘二百米时,豪猪群已经发现了他们。

一直将近一米半的黑色豪猪一声吼叫,百十只豪猪从泥塘里站起来,它们警惕的看着接近的人群。

一百米,豪猪群已经躁动不安。发出尖锐的警告。

荆狼抽出弩箭,对着身后的人喊道“符修防御法术准备,施加在体修前方,体修举盾!器修防着后方。”

说完他一发弩箭射出,正中这只类似首领的黑色豪猪,它有厚实的肉鳞,所以弩箭只是擦破了这只猪。

吃痛的猪首领开始发狂,一声吼叫,百猪前奔。

待到五十米,首领一声吼叫,百十只豪猪,紧紧贴在地上,身上原本趴伏着的刺箭立起。

它们极速的抖动肌肉,身上的刺箭相互碰撞,“唰唰!唰唰!”

真-万箭齐发!

瓜镇百姓看着这飞射而来的刺箭,有些体修扔下盾牌就跑,有些法修下意识对着自己释放土甲术,水盾术……

刺箭瞬间而至,那边方阵乱的可以。

那些没有得到符修加持的体修,刺箭刺破木盾,穿破罡气,插入体修身体。

有些符师,前方跑了体修,只一土甲或者水盾根本挡不住刺箭,甚至透体而过。

至于器修受损不大,除非前面体修和法修都逃了的……

哀嚎声响起。一瞬间三百人队,受伤了百十号。

荆狼看着乱糟糟的镇民,也没有嘲讽,“换队,速度!受伤的,拔箭驱毒治疗,死不了,嚎什么!”

四五六小队迅速到位,“举盾!防御!”荆狼没有多说。

那边豪猪二轮射击已经发出,有了前车之鉴,面对万箭齐发,虽然战战兢兢却也没有逃跑。

刺箭穿破一阶法术,刺破木盾,然后被罡气阻挡在外。除了几个倒霉鬼,全员无伤。

这给了后面小队极大的信心。

趁着豪猪放松筋肉,荆狼命令换队。

后四队严阵以待,“等豪猪射完最后一轮,法修按方阵依次攻击,器修收割!”

第三轮刺箭甚至没有碰到罡气,顶多钉在了木盾上。

豪猪首领大吼一声,带领群猪后撤,就要进洞。

那边围猎的小队发出攻击驱赶豪猪群,群猪不得已,往四百人队伍冲刺。

百猪冲刺场面比万箭齐发毫不逊色,耳边传来豪猪刺耳的尖叫,地面在振动,烟尘飘荡在群猪身后。

“不要慌!一队火球术!”

可奔腾的豪猪发出巨大的吼叫,流着涎水,发足狂奔!

一瞬间,那些慌乱的镇民也顾不得法术顺序,土刃,水箭,火球乱糟糟的。

你的水箭熄灭了我的火球,我的火球炸碎了他的土刃,他的土刃消融了别人的水箭……

然后百只猪就顺利的进了人群……

豪猪靠着身上的尖刺左突右冲,甚至蜷成球,翻滚冲击。

手忙脚乱的符士哪里还瞄得准?慌忙之下就想杀死那些猪,竟然忘记了防御。一阶法术击中自己人的数量远多于击中豪猪。

“散开,散开!”荆狼终于开始慌了,他大吼着,拔刀冲进人群,刀劈乱拱的豪猪,脚踹乱施法的镇民。

在荆狼的视线里,一动不动的人已经有了十多个。不知道是被豪猪踩踏,还是符士法术打中。

“丞小子!”不等荆狼喊,丞在看到乱象的一瞬间就已经开始奔跑。

“柱子,治疗!”丞在一旁终于出手,“木桃,水球!”“石头,救人!”

“二狗,别动!”

“别……动?”二狗听到命令,停下了脚步,站在一旁发愣:“……”

不过他还是乖乖听话了,毕竟乱糟糟的战场,一个爆裂火球下去……

“你娘的,用水盾!别乱射了”二狗虽然没有进场,却仍旧没有忘记刷存在感。

天空下起了淡绿色的治疗之雨,哪怕是一阶的治疗,也是全场覆盖的,不仅治疗了镇民,也治疗了豪猪……

柱子硬生生凭借一己之力奶了全场。

那边丞心眼全开,在混乱的灵潮里诡异的移动,剑随身动,每到一处破体式就会点在豪猪软甲的薄弱点,一剑带走一只猪。

拢共百十只豪猪,木桃灵力全开,竟然以一人之力控住了三十多只……由猎队成员轻松补刀。

石头则是仗着罡气护体,横冲直撞,宛如一只人形野猪,不惧尖刺和镇民胡乱丢出的法术,在战场里搬出伤重的人。

片刻,豪猪团灭。

……

荆狼在一旁阴沉着脸“你们……连猪都不如!”

各小队长清点人数,幸亏柱子治疗给力,轻伤二百多,重伤五十多个,死了二十三个。

死的看样子都是脆弱的符士和器修。

尸体已经被整齐的摆在一起,那躺着的人,前一刻还活蹦乱跳。

二十三个人,永远的闭上了眼睛,千人团里跑出家属,他们抱着妻子,丈夫,兄弟的尸体痛哭流涕!

激愤的家属开始冲着荆狼咆哮,又指着刚刚出手救人的柱子吼“明明早治疗,他们就不会死!”

也有人对着丞哭喊“你们厉害,你们去杀就行了啊!呜呜呜……”

“我不要修行了”人群里有人扔下木盾,抱头痛哭。

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抱着年轻的儿子,拼命的堵着他脖子上涌出的鲜血,却怎么也堵不住。

“别死,别死啊”

“嗬嗬……”

“救救他,救救他啊!求你们了!给我儿子止血啊,止血啊”

“……”终于是没有瞑目。

“为什么,为什么啊!”她不顾一切的冲到荆狼身前,撕扯着他的衣服,使劲的锤打他“我男人死在大刀帮手里,我认了,可是我儿子,我儿子……”她恸哭起来,晕厥了过去。

接着被相熟的同伴抬走了。

血淋淋的场面终于刺激到了在场的百姓。

群情激愤之下,约摸一半人聚集在一起,吵着闹着,抬着尸体,开始结队返回瓜镇。要去镇子里讨个公道!

荆狼面色苍白,他指挥着余下的人,匆匆收拾了豪猪的尸体,来不及捡起散落的刺箭。就隔着百十米的跟着那些人,毕竟再窜出来个二阶魔兽甚至三阶魔兽,这群人都得完蛋。

前方的人,高抬着同伴的尸体,喊着杂乱的口号,夹杂着家属的哭声,场面虽然乱哄哄,却也颇为震撼。

时间还在推移,密林里湿气重,温度上升,疾行之下人们已经汗流浃背。有的人干脆释放起了小云雨术用来解热。

前方依旧乱哄哄,而荆狼带领的队伍却沉闷的异常。他早上没有让百姓带食物,就是准备现场烤肉,吃饱再带回去。

早上这群人自信满满的样子,给了荆狼极大的错觉。

其实他做了很多预案,却没想到这群百姓如此乱。他明明分好了队伍,为了防止法术冲突还特意把同属性的放在了一个队伍里。

他还安排了在队伍崩溃下迅速组成小队的课程,看来已经来不及实施了。

人算不如天算。如果处理不好,瓜镇将面临着有史以来最大的混乱。

丞随着队伍走,五个伙伴此刻已经聚集在一起。

“唉,这下麻烦了”柱子背着一只豪猪,唉声叹气。“本来说是组织一群百姓半农半兵,可是他们膨胀的没边儿就算了,眼高手低害死人。”

“活该,你少马后炮了。就咱们这么多人,不全民皆兵,拿什么打”二狗一如既往的嘲讽。

“俺觉得,你也少说两句,都是自己人。”

“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