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 卷一 古人间 丞成了西瓜帮老大,新镇长正式上任

种瓜的为什么要拯救世界

卷一 古人间 丞成了西瓜帮老大,新镇长正式上任

瓜镇的大会从此成为了历史。

丞有些明白,又有些疑惑。

儒,法,道,还有只在书本里见过的释,文明与野蛮,思维在碰撞。究竟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也已经分不太清了。

小院子里,五人团暂时没有去猎队。

他们依旧清晨随太白习道,上午独自练武。

下午入田,丞傍晚向书院老夫子求学。

太白躺在竹椅上,念念叨叨。

丞过去只听得“利益……推广……”

“师父,你神神叨叨的好几天了,咋啦?”

“师父,师父!”丞推了推太白,

“师父,储物戒指还有吗?”

“你说,怎么能快速把天下贵族绑在我们的战车上,让他们帮我们推广正气诀?”太白问丞。

“我们不是要掀翻他们吗?”

“我们要掀翻的是规矩,不是贵族。要说贵族,为师才是天下最大的贵族。”

“……”

“咱们是给普通人打开枷锁,推翻贵族,又产生新的贵族,又有什么意义?”

“你替我想想”太白竟然把任务交给了丞。

让丞觉得有些儿戏。

太白在竹椅躺着,说到“清剑山的戒指没了,普通的,我可以做。”

“那……”几个伙伴刚听到没了,有些失望,情绪还没上来,就又看到了希望。

“可是我为什么要费力做呢?”太白又道“我教瓜镇正气决,是让你们怂着发展吗?”

“还是你们觉得我是儒家学派?老夫可是整个儿人间都通缉的罪人啊”

“若瓜镇不可持,我何必浪费时间?”

“如果让你做镇长,你会怎么做?”太白认真的问丞。

“您的目标是迅速在商阳推广正气决”

“是”

“为什么是商阳?”

“因为商阳基本没有修行门派,门派都是有跟脚的,最后都会落在儒释道上。他们都有飞升境修士,打是打不过我,可要是捣乱,我也没辙。”

“商阳放之世间,很小,很小。因为是颜林的族地,归了齐国。孔鲫与颜林相争,齐国也不太管这里,这里几乎成了与西荒,树海一样的货款地带。”

“不然,秦齐楚,一声令下,百姓敢擅自修行,抄家灭族,这正气决还能流通?”

“师父,您出手扫清商阳势力,直接推广?”

“我暂时不能出手,有人盯着呢。本土势力更替才是悄无声息。你就说,如果是你,你该怎么做。”

“这假设没有意义吧。”

“磨磨唧唧!”

“镇民组织成游商,游走于商阳,卖不带法术的正气决,法术符文另收费。”

“如果你是镇守,平时吃香的,喝辣的,玩儿美人儿。

有一天,有个队伍来到了你的镇子,散布一本所有人都能修行的典籍。

你会不会担心平时唯唯诺诺的蝼蚁有一天咬死你?

所以你会不会拼了命也要杀掉这个队伍?

甚至你开始担心还有其他人过来散布功法。

于是你为了保护自己的特权,在拉其他镇守一起组成联盟共同抵御?

毕竟如颜植者,寥寥无几,寥寥无几啊。”

“……”丞沉默了。

“你很聪明”太白说道。“所以你知道那个唯一真解。”

“真的要杀过去吗?”

太白起身,丞只到他胸口高度,他弯身,看着丞,丞被笼罩在他的阴影里。他说的很慢,几乎一字一顿,一字就是一片血海。“革命,从来都是要用命来填。”

丞打了个冷颤,革命?多么恐怖的名词啊。只有了解历史的人才知道,这两个字的重量。

“您……不是说,不用我拯救世界?”

“瞅瞅,误会了吧,世界是世界,稳固的很,你先拯救自己吧”太白笑道“莫要高估自己,一个瓜镇而已。”

“那可是五千多人的命运!不是而已”丞有些气了。

“五千人,还不是而已?”太白诧异道。

“每个人都是悲欢离合的集中。生老病死,喜怒哀乐,最让我动容。我自识字起,一直在旁观。”

“你游离在瓜镇之外,像个看客。”

“我就是个孤儿,活着就不错了,哪有什么能力”

“断文识字的孤儿不多,思索儒法之争的孤儿更是凤毛麟角。”太白一顿“修行了太阳真经的孤儿可就你一个!”

“试试吧,做的不好也无所谓,五千人的血会让你成长。”

“那是五千人!”

“是的,只是五千人而已”

“不是而已,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那么,记住你的话。不是而已。”

太白转头望着二狗,柱子,石头和木桃。“丞要做镇长,你们也做个头头?”

“师傅,不太合适吧……”一向胆大包天的二狗也怂了。

“你们有私心吗?”

“有的……”柱子老实回答。

“私心与瓜镇的前路冲突吗”

柱子想了想,摇了摇头“不冲突。我想要材料,学习钻研,做出来的装备,机关都是用于村子的。”

“俺没什么,吃饱喝足就行。”

“我……我不会欺负别人。但是也不想被欺负。”

“老子……啊呸!我喜欢欺负那些欺负别人的人。受万人敬仰,装x打脸。好像正好解救那些奴隶。”

“你们的学识不够可以练,可以学。老夫欣赏的就是你们的冲劲儿。老一辈腐朽了,太慢了。拿五千人试试手,不过分。”太白说完看了丞一眼“也不而已。”

“如果你不能解决我之前提出的问题,那么我们只能杀过去。走吧,去见见颜植。你们跑去通知你们的父辈。”

……

书院大堂,太白翘着腿坐在主座上。

两边站了颜植,药师,教书先生,铁匠,木匠,糖,木狐,屠夫。

刚刚去职的荆狼也被木桃拉了过来。

“你这个镇长,我不满意。你去职吧,由丞来做。”

颜植一脸诧异,想要争辩,又憋住了,只能说“好”

“这几个小子跟着你们学,学镇上的管理。大方针从此刻起,听他的”太白指了指丞。“来,该你了,丞镇长”

丞并不怯场,他定了定神,理了一下思路。“大刀帮再来还有将近一年,一年后大刀帮帮主交给我。

瓜镇缺粮,颜爷爷,灵种调查的如何了?”

“商阳官府有专门管理灵种的衙门就叫灵种局,需要比武,按照名次分配额度。

局门口有个石碑,写的很清楚。

灵种来自于月刀峰,是圣地赐下的神恩。不需要金钱,按力量分配。商阳是四级县,只有最低等的灵种。灵种长出来的灵谷不具备播种的能力,需要每年开春比武得种。取前百名,按排名分灵种。”

“好,如今是八月,春分时,我们也参赛。比赛以低调为主,名次取后。大刀帮可排第几?”

“那是商阳最大的帮派,每次都是第一。”

“眼下燃眉之急需要解决。一是加大打猎,采集力度。二,就是劫,掠!”说完他声音一沉“桃镇富饶,我欲取之。解放奴隶,给予修炼。”

“木狐,你带领猎队打猎采集药草。荆狼,从猎队里挑出斥候,探索桃镇情报。”

“铁匠锻造盾牌刀剑,木匠囤积破甲箭破灵箭。药师炼药储备。”

“颜爷爷带领符士做各类一阶,二阶符。”

“屠叔训练体修,糖接替荆狼训练器修。糖叔,别藏着掖着了,二狗都跟我说了。”

“这小崽子”糖打了个哈哈,算是应下。

“从今起,瓜镇解除粮食配给,敞开吃,加速修炼,以战养战。请老夫子出个赏罚章程,章程不求公平,只求激励。”

“不服从调度的镇民一律废除修为,幽闭在家。为了防止出叛徒,保密符仍旧要下!”

“师父,戒指拿来”

“你怎知道”

丞白了他一眼,太白笑呵呵的掏出一把戒指……

丞拿起一个细细感受,内容量比他的戒指小了很多,约摸三方大小的空间。

“在场的人手一个,猎队与斥候按照贡献兑换。出去打猎采集方便。”

“诸位长辈摸爬滚打多年,比我清楚,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的。

我侥幸,瓜镇亦侥幸的能对真人有些用处,换来了如今这局面。

从今往后,瓜镇具体行政还是颜爷爷与诸位负责,我只管方向。另外各处副手由他们担任,权当磨练。”

丞指向四个小伙伴,并没有让他们做主。这几个孩子几斤几两的,他比太白清楚。

一腔热血要是就能做成事情。那未免也太简单了。

许是要照顾颜植情绪,丞又说道“颜爷爷,你曾说,蹉跎一生,想有生之年想见到,人人相亲,尊礼守德。

若事有成,我们就找一群读书人,从小教孩子们读书明理。用修行,让每个人衣食无忧。

不是说仓廪足而知礼仪吗,会实现的。”

说到这里,丞话锋一转。

“诸位长辈,莫要阳奉阴违,自九娘死后,我比你们想的要冷漠。”

几个伙伴听到这里,你看我,我看你。

不是说好“不而已”

这大约是?威胁?

太白接过话茬“天地君亲师,自颛顼携五境天飞升后,儒教就去掉了君。

丞如今没有了亲人,老夫就是他最亲之人,理应做个后台。拿瓜镇五千人让他试试手,有何不可?

儒教本就是变中求存,儒与懦,人与心。

颜植,我多少算你祖辈,不忍欺压于你,你可不要自误。”

“哪敢,哪敢”颜植苦笑一声,“算起来,说您是我祖宗都不错。”

“瓜镇的决策交给丞小子,有异议,现在提。若是真的阳奉阴违,休怪老夫清算。”

众人哪敢吱声。

“这是传讯符文组,用他可以制作简易的积分交易阵盘。依样画葫芦就行。”太白拿出一张符文图,放在桌子上就不在说话。

“诸位长辈,对外不要声张。小辈坐高台,恐惹非议,徒增烦恼。”丞有吩咐了一遍“具体事情,你们负责,我只问结果。能者上,平者让,庸者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