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要追随唐僧的足迹 > 第1节 我要长生不老

我要追随唐僧的足迹

第1节 我要长生不老

孤儿猴马月和同村的大邋遢,大茄子还有小黄瓜几个皮闹了一天,非常的累。

猴马月在睡觉时梦到自己想要长生不老,而去还非常执着,第二天一大早,陡然来了个道士,自称是太上老君的弟子如星,曾受过他家先人恩惠,现在特来报答的,就用一道彩虹把他带来此处。

一渺目女子冷着脸给了他一个口袋,然后走着和脸不相称的六亲不认的步伐,摇曳生姿的走了。

獐头鼠目大汉一脸困惑的把目光从远处渺目女子离去的方向收回,扫量了一眼猴马月。

“呦呵,竟然有新人来了,能把已定好的猫九命给挤下去了,牛逼啊。”獐头鼠目大汉挠着头百思不解的说道。

“道兄,在下……小弟猴马月……”猴马月感觉到对方高大的身材,让自己陡感鸭梨山大,下意识的后退几步。

“猴马月?嗯……精明能干的样子,模样还算帅气,不错不错,你的名字起的很是千古绝唱嘛。”獐头鼠目大汉眼睛一亮,拍下拍猴马月的肩膀,一下子差点把猴马月直接拍倒在地。

“不晓得兄大名是?”猴马月倒吸一口凉气,白了他一眼,鄙夷的看了眼獐头鼠目大汉,心里思量着也拿对方的名字也来开个玩笑。

“我叫鼠霸天,那个是牛弹琴,还有马当先……”獐头鼠目大汉嘿嘿一笑。

猴马月听到这几个人的名字,大感脸如其名,立马没得了开玩笑的想法。

“至于你,以后就叫猴八……道弟,你浑身上下没得几两肉了!这样以后会丢我们伙食房的肥脸啊,不过也没得关系,放宽心好了,顶多半年,你也会肥起来的,以后就叫你猴八肥吧。”鼠霸天把胸口一拍,肥肉乱抖。

听到猴八肥这三个字,猴马月脸苦瓜的都能挤出水了。

“既然你现在是老八了,也就是自家兄弟了,咱们伙食房一直有背口袋的传统,看到我后背这这口袋了吧,它是个法宝,天蚕丝织成,包罗万象,就连用这口袋里的米煮出来的饭,味道都要比平常的米要好不晓得多少倍。你也要去挑选一个大口袋,以后背在身上,那样才威风。”鼠霸天拍了下背后的大口袋,吹着牛。

“道兄,背口袋的事,我还是算了……”猴马月瞥了眼鼠霸天背后的口袋,登时有种伙食房的人,都是背口袋的感觉,脑补了一下自己背一大口袋的样子,郎不郎,秀不秀的,赶紧说道。

“那怎么可以,背口袋一直是我们伙食房的传统,你以后在我们宗门内,别人只要看到你背着口袋,晓得你是伙食房的人,就不敢怠慢你,咱们伙食房可是很有来头的!”鼠霸天向猴马月眨巴眨巴眼,不容置喙,拎着猴马月就来到草房子后面,那里一摞一摞叠着上千只大口袋,其中上面一层都蒙着一层灰,显然很长时间都没得人来过。

“老八,你自己挑选一只,我们要去弄饭了,饭要是煮的不及时,那些其它门派弟子又要唧唧歪歪了。”鼠霸天吆喝了一声,转过身跟其他几个人,又开始在那上千只口袋旁窜来跑去了。

猴马月唉声叹气,看着那一只只口袋,正思量挑哪一个时,忽然看见在旮旯里,放着一只绿颜色的口袋。

这口袋真有些特殊,通体颜色是绿的。

“咦?”猴马月耳目一新,快步走了过去,蹲下来仔细打量一番后,把它拿了出来,再仔细端详后,眼中露出喜色。

他从小就欢喜绿色,因为绿色可以起保护色的作用,他觉得,这是非常吉利的,是个好兆头。

把这口袋拿出去后,鼠霸天大老远的看见了,右手还拿着锅铲,麻溜的小跑了过来。

“老八你怎么选这绿颜色的口袋啊,这口袋放在那里不晓得多少年了,没得人用过,因为像帽子,所以也从来没得人选它背在身上,这个……老八你确定?”鼠霸天拍了下猴马月,好心的劝道。

“确定,我就要这口袋了。”猴马月越看这口袋越欢喜,肯定的道。

鼠霸天又劝说一番,眼看猴马月执意如此,便好奇的又看了一眼他,不再多讲,给猴马月安排了在这伙食房居住的草房子后,就又忙去了。

这个时候天色已是擦黑,猴马月在草房子内,把这绿颜色像帽子的口袋仔细的打量了又端详,发现这口袋有很多条细纹,只是很不显眼,若不仔细端详,绝难看到。

他登时认为这口袋绝对不是普通的口袋,把它小心的放在了锅台上,这才端详起住的地方,这间屋子陈设很简单,一张床,一桌一椅,墙上有一面古老的镜子,在他打量房间时,身后那绿色的口袋上,有一束紫光,一闪即逝!

对于猴马月来说,这天发生了这么多事,如今虽然来到了朝思暮想的道人世界,可他心里终究还是有些茫然。

顷刻后,他深吸一口气,眼中露出无比期望。

“我要长生不老!”猴马月坐在一旁取出刚才那渺目女子给他的口袋。

里面有一颗金丹,一把桃木剑,一炷香,再就是打役穿的工作服和工作牌,最后则是一本线装书,页面上有几个字。

“万流归宗功,地煞气篇。”

天完全暗了下来,伙食房内鼠霸天等人忙得飞起时,房间内的猴马月正看着线装书,眼中露出满满的期待,他来这里的目的是想长生不老的,而长生不老的大门,这个时候就在他的手中,深呼吸了几回后,猴马月打开线装书看了起来。

顷刻后,猴马月眼中现出亢奋之色,这线装书上有九张图,按上面的讲法,修行分为地煞气与天罡功两个境界,而这万流归宗功则分为九重,分别对应地煞气和天罡功的九重。

且每修到一重,就可以以意念御物,当到了第三重后,可以以意念御重量为三百斤的物体,到了第六重,则是六百斤,而到了第九重,则是一千斤以上,而最终的大满贯,则是可以以意念御重量为一吨的物体。

不过这线装书上的练法,只有前三重的练法,剩下的没得记录,且如果要修炼,还需按特定的呼吸以及打坐,才可以修行这万流归宗功。

猴马月打起精神,调匀呼吸,虚目照着线装书上第一张图的动作,就坚持了三个深呼吸,就全身酸疼的惨呼一声,没得办法坚持下去,而且这种呼吸方法,也让他感觉到气喘不过来。

“太他娘的难了,上面说修炼这第一张图,能感受到体内有一股气在若有若无的游走,可我除了难受,什么感觉都没有啊。”猴马月有些不解,可为了长生不老,咬牙再一次尝试,就这样跌跌撞撞,一直到了晚上,他始终没感受到体内有气。

他不晓得,就算是资质上佳之人,如果没得外力,单去练习这万流归宗功的第一重,也起码要个把月的时光,而他来这里才几个小时,根本不可能会有气感。

这个时候全身酸疼,猴马月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正打算去洗把脸,陡然的,在门外响起一阵聒噪声,猴马月把头探出窗外,立马看到一个黄不啦叽的青年,一脸气愤的站在伙食房院子的大门外。

“是哪个顶了我猫九命的缸,给我滚出来!”

猴马月这么一探头,黄不啦叽的青年立马就看见他了,目光投在猴马月的脸上,怒火万丈。

“就是你顶了我的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