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要追随唐僧的足迹 > 第4节 意念驭物

我要追随唐僧的足迹

第4节 意念驭物

这一次,他按万流归宗功第一重的吐息方法跟第一张图的指示,已经坚持到了七十个呼吸,在这七十个呼吸的瞬息之间,他的身体内一股比以前还要大了起码一倍的玄气登时产生出来,就像缕缕细流似的,在他的身体内盘旋游走。

猴马月有了前面的经验,赶紧按第一张图上的图示,集中注意力想着身体内的几处路线。

很快,他身体内的血脉缕缕细流就按猴马月所想,沿着线路而游走,随后猴马月还在坚持着第一张图的图示,他甚至感觉到体内还有一缕缕凉气从全身各地方拱出,就像水珠一样,融进那条血脉缕缕细流内,使得那缕缕细流越来越大。

到了最后,竟化作了一股绳一般,直到完全的游走了一周天后,猴马月全身才陡然一震,大脑像扒开云雾见明月一样,传来嗡的一声。

一股无与比伦的轻快灵巧之感,立马在他的身上体现出来,一股股脏东西更是沿着血脉不断地朝外钻出。

而他身体内的那条气绳,也没像以前那样消失,而是一直存在,自主的缓缓游遍全身,猴马月眼睁开,眼中更为明亮,矫捷之感多了很多。

身体也明显感觉到轻巧了许多。

“血脉常在,就是这万流归宗功修炼到第一重的表现,也代表着练到那什么地煞气第一重!”猴马月欣喜若狂,跑出去又冲洗了一番。

鼠霸天等人见到后,脸上浮出你懂的笑容,对于猴马月这么快修炼成第一重,虽有惊奇,但却晓得其中原因。

又回到房间,猴马月做了几个深呼吸后,拿起身边的线装书,仔细的看起来。

“这万流归宗功第一重修炼成后,就可以以意念御动一些物体,这可是神仙的神通啊,可以隔空御物啊。”猴马月眼中发光,按上面的图示,双手捏出简单的指决,朝着旁边的桌上杯子一指,他立马就感到身体内的那条气绳,像脱笼的猴子朝着自己右手伸出的手指汹涌而去,更有喷薄而出的感觉。

好像有一条肉眼看不见的气绳,跟那桌上的杯子连在一起,可是刚一连着,这气绳很脆,啪的一声就细碎了。

猴马月脸色微显苍白,好半天才恢复过来,仔细的思考了一下后,放弃了桌上的杯子,而是把口袋内的桃木剑拿出来,这桃木剑是桃木的,重量比桌上的杯子略轻一点,但也有些重量,他右手缓缓伸出,然后用力一指。

桃木剑登时颤动了一下,竟慢慢地悬空起来,但只起来大概五公分的样子,就又跌落了下去。

猴马月也坚持不懈,兴奋的多次练习,桃木剑也从开始的悬起五公分高度就掉了,变成了十公分,二十公分,五十公分……到傍晚时候,他的那把桃木剑,已能悬空的缓慢而去,速度虽慢,也不会偏离方向,但却不会像最先时那样轻易掉落。

“从此我猴马月就是神仙了!”猴马月站在那儿,一脸凝重的样子,左手负着背后,右手抬起在空中胡乱瞎指,那把桃木剑跌跌爬爬的蹿来飞去。

直到身体内气息不稳时,猴马月才收回桃木剑,正打算继续修炼,忽然飘来了一阵香气,是一旁的锅中飘出的,他抬脸深吸一口,立马就想大快朵颐,这一天他一直忙着修炼,倒是忘了锅内还煮着神黍,上前揭开锅盖。

在揭开锅盖的一刹那,一股浓浓的香气从锅内飘出,只是在那神黍上,不晓得为何,出现了一道刺眼的花纹!

这花纹很明显,仔细端详,甚至有种夺人心魂之感,但随着时间朝后推移,慢慢成为了米白色,猴马月眯起眼睛,想了想后把那粒神黍取出,拿在手中又端详一番。

“这花纹有点眼熟……”猴马月脑中想着,低头望了一眼锅塘,发现锅塘里的火早就熄了,就连木材也都烧成灰了,而那锅上的却有一条很亮的花纹,现在却黯了去。

他立马认出,这神黍上的花纹,竟跟锅背的花纹,是一模一样的,难道这口锅也是宝贝?

压下心中的疑惑,为了安全起见,猴马月没有把此神黍吃下,而是放回了布袋里,思考顷刻后,便走出房间,跟鼠霸天等人一起干起了活。

时光荏苒,一晃过去了三个月,这三个月来,猴马月修炼又缓慢了下来,不过他也打听出了别人煮神黍时,不会出现什么花纹。

他越来越感到那颗神黍不对头,特别是对那锅和口袋,更感到好奇,难道是西游记黄眉怪的金钹和人种袋?不会这锅就是金钹?它怎么会在这儿的?终于在三天后,随着马当先去了神仙街一趟,那里是他打听来的,确实是金钹锅,可以前去那儿了解自己不懂的地方。

从神仙街回来后,猴马月的心脏跳动的很厉害,他忍着兴奋,直到回到了自己房间,立马就把那粒神黍拿出来,仔细的端详着上面的花纹,眼中慢慢露出难以捉摸之色。

“道人修炼,有三炼是必经之路,分别是炼药,炼气以及……炼魂魄!”猴马月想着自己在神仙街查看到的典籍中描述炼魂魄的图片,对比神黍上的花纹,越看越像。

“炼魂魄!”好半天,他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炼魂魄,是一种以特殊的方法,魂为阳,魄为阴。魂欲人生,魄死人灭,魂悲魄笑。人死魄散再魂散,魂归天,魄亦归地。魂魄共生,缺一则亡。阴阳相济,失衡则狂,就是所谓的走火入魔。一旦炼成则可使自己威力大增,而若失败,则会让自己成为废人一个。

且炼魂魄最骇人的,是能累加炼化,如果炼魂魄能成功九回,就能让物品出现翻天覆地的巨变。

而越是艰难,累加炼魂魄后就越是威力巨大。

不过越到后来,成功的机会就越小,即使是一些炼魂魄大师,也都不敢随便去炼,毕竟失败的代价,太让人难以接受。

“线装书上曾说,我万流归宗的镇山之宝,就是在莫大机遇下,炼魂魄炼了九回的桃木剑!”猴马月感觉到嘴里有些干,咽下一口口水,眼中已露出茫然,本能的看了一眼那口金钹锅上的很多条昏暗的纹,心脏快速的跳动,好像要从胸口里跳出来一样。

他这个时候已确定,神黍之所以出现这炼魂魄的花纹,一切的原因,就是这口金钹锅上!

考虑了一番后,猴马月一咬牙,如果不解开这个谜团,他不会睡着觉的,但也晓得这口金钹锅真的不简单,那么这等隐秘,万万不要让第二人晓得。

于是等到了午夜,这才轻手轻脚的来到锅旁,深吸一口气后,犹犹豫豫的把那把能给他把控的桃木剑取出,按当日撂下神黍的样子,撂到了金钹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