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要追随唐僧的足迹 > 第5节 狗来富和猫来穷斗法

我要追随唐僧的足迹

第5节 狗来富和猫来穷斗法

那桃木剑一撂进锅内,没得什么特别的变化,猴马月轻咦一声,心有不甘的睁大了眼,仔细盯着桃木剑。

可等了一会儿,一直看不见有什么变化发生,猴马月略一沉吟,看了一眼金钹锅上的纹,又看了一眼锅塘内的木材灰,像在思考着什么,转过身出了房间,顷刻后又回来时,手里已多了几根跟之前锅塘内一样的木材。

这木材在伙食房内也不是什么平常之物,他还是找了鼠霸天才要了这些。

把木材点燃,猴马月立马看到金钹锅上的第一条纹,再一次亮堂起来,而那木材快速燃烧,慢慢熄灭,猴马月心中一动时,锅内的桃木剑陡然光耀刺眼起来。

猴马月退后几步,不大一会儿光芒消失,他立马感觉到有一股锋利之意从锅中蹿出。

他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的靠近,看到了锅内的桃木剑,出现了一道跟神黍一样的,刺眼的花纹,此纹正渐渐淡去,最终成了米白色!

剑身都跟之前大不相同,虽还是桃木,可却有一种青铜剑的锋利之意,猴马月豁然开朗,上前小心的把这把桃木剑拿出,感觉略重了一些,拿到眼前看时,甚至有种锋芒逼人之感。

“大功告成了,这桃木剑成功的炼魂魄一次。”猴马月大喜过望,拿着桃木剑不忍放手,又看了一眼那口袋和金钹锅,想着这口锅该怎么收藏,最后一想就摆在这里,越是这样,就越是没得人注意,越危险的地方不是越安全吗。

至于神黍,吃了再跟鼠霸天要就是了,而那桃木剑则不能让人轻易看到,猴马月思量着涂上一些染料,或许能盖住桃木剑上的光芒。

想到这儿,他收拾一番,走出房间,就像没得事人一样,直到数天后的一个夜晚,他把这段时间搜的伙食房内的一些各色汤汁涂在了桃木剑上,使得这把桃木剑看上去脏不拉几的,毫不起眼,随后又把玩一会,看到花纹的确被掩盖了很多,不再是那么的耀眼后,这才放心的点点头。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猴马月在这伙食房内,好象鱼得到了水一样,跟几个道兄打成一片,对于伙食房的工作也都逐渐熟悉起来。

特别是不同的食物需要的火也不一样,甚至还分什么三昧真火,文武火,他也明白了之前金钹锅下的木材,就是产生三昧真火的千年柴禾。

据说,这些柴禾全是月宫里吴刚劈的,拿到市场上卖的话,肯定比其它柴禾贵,这是吴刚的DIY定制柴禾。

特别是鼠霸天对猴马月这里很是欢喜,照顾有加,几个月后,倒也真的像鼠霸天曾经讲过的那样,让猴马月在这里,慢慢肥胖了起来。

现在的他,已不是刚入门派时的精瘦,整个人肥了好几个大圈,偏还更加白净了,看起来越来越天真无邪了,俨然朝着猴八肥这个名字去慢慢靠拢了。

而夜宵的事,又经历了好几回,不过让猴马月更为苦恼的,是他的身材逐渐胖起来,但修炼却一直慢,到了后来他干脆不去想了,整天跟几个道兄吃喝拉撒睡,相当自在,对于门派内发生的很多事,也在这段时间里,也在鼠霸天那儿听了很多,对万流归宗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晓得了在门派中有内外门以之分及记名弟子,杂役如果能修炼到地煞气三重,就可去闯各支门的闯关之路,如果能闯过去,就可进入闯过关的门下,成为此支门的记名弟子,也只有成为了记名弟子,才算是正儿八经踏进了万流归宗的门槛。

不过此事就像鱼升龙门,各支门的闯关之路每月只收前五,故能常年成为记名弟子的人数,都是有数的。

这一天,原本应该是老四下山去买东西,却因有事请假了,鼠霸天手一挥,让猴马月下山一趟,猴马月犹豫了一下,想着好几个月不见猫九命来了,感觉到应该没得什么事,但还是感觉放心不下,回到房间又拿出六七把灭灵小刀,又穿了三四件厚皮衣,人都快成了一个充满气的皮球。

可感觉还是不大安全,于是又找了一口笨重的锅当盔甲,像乌龟一样背在后背上,这才感觉到有了安全感,大摇大摆的走出伙食房,下山去了。

走在伙食房的石子路上,猴马月看着四周众多华丽,无以伦比的亭榭楼阁,一股浓浓的优越感,在心中悄然升起。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我猴马月此生在此修炼数月,回首往事,满腔感慨。”他感叹着喃喃自语,背着两只手,就像《笑傲江湖》里的木高峰一样,腰上还藏着六七把灭灵小刀,后背上还扣着一口锅,身上穿着一件件皮衣,就像充满气的皮球,路上碰见了很多师兄弟,在看见他后,纷纷窃窃私语。

特别是那几个女师兄,更是在看到猴马月后,被他的样子逗的掩嘴嘻笑,笑声如风铃一样清脆,很是好听。

猴马月胖脸微红,感觉自己越来越雄赳赳气昂昂了,咳了一声,趾高气昂朝前走去。

没走多长时间,他还没有走出这第四支门的记名弟子区,陡然看到远处很多人,一个个都面呈喜色,朝着一个方向飞快跑去,那儿是第四支门的山路所在,平常是记名弟子活动的地方。

逐渐地,更多的人都带着少有的喜悦,一起跑去,这一幕让猴马月很不解,连忙从自己身边经过的一众人中找了一个最顺眼的少年,一把拽住。

“这位道弟,出了什么事啊?怎么都朝那儿跑?”猴马月好奇的问道。

少年被人拽住身体,面呈不悦之色,可看到猴马月后背的大锅后,眼中立马露出羡慕之色,神情也缓和了下来。

“原来是伙食房的道兄,你也看看去吧,听说记名弟子中的佼佼者狗来富跟猫来穷,正在山下闯关场打架,他们本来就有些恩怨,听说都是地煞气六重了,这等斗法场景,怎么着也要去先睹为快啊,说不定能帮助自己修炼,有所斩获。”少年解释后,生怕去迟了没得位置,赶紧朝前跑去。

猴马月大觉好奇,也小跑了过去,随着人群,不大一会儿就出了记名弟子区,到了第四支门的山脚下,看到了在那儿有一处很高大的平台。

这平台足有篮球场大小,这个时候四周水泄不通围的全是人,甚至山上还有很多身影,衣着明显体面很多,都是记名弟子,也在瞧热闹。

而平台上,这个时候有两个小青年,穿着一样很体面的衣服,一人头上有道疤痕,一人面如冠玉,正彼此身形交错,有阵阵叱喝之声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