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要追随唐僧的足迹 > 第6节 我小命差一嘎嘎就没得了

我要追随唐僧的足迹

第6节 我小命差一嘎嘎就没得了

这两人身体外围都有一圈光环,头上一道疤的小青年前面有一面旗子,无风自飘,就像有一只肉眼看不见的手抓着在挥舞,舞成了一只狗的样子,犬吠之声震耳欲聋。

而那面如冠玉的小青年,则是身形左腾右闪,一把发着寒芒的灵剑,划出阵阵剑痕,非常机敏的左右遮挡。

这一幕看的猴马月目瞪口呆,深吸一口气,他也能意驭桃木剑,可跟那面如冠玉的小青年相比较,根本就不好比。

特别是这两人出手时好像没留后手,刀光剑影,甚至几回都极端危险,身上都有几处伤了,显然是没击中要害,但也看的心惊胆战。

这是猴马月头一回看到道士斗法,跟他印象中的道人大不一样,那种凶戾之气,让他心惊肉跳。

“大家到这儿来……不就是为了长生不老么,干嘛还要这样啊,不应该和睦相处么,这么打斗法如果死了人怎么办……”猴马月吞下了一口口水,当看到头上一道疤的小青年的那面旗子幻化成的恶狗张着凶残的大嘴朝着另一人咬去时,猴马月捏了一把汗,感觉到外面太危险了,还是回到伙食房安全一些。

想到这儿,他赶紧后退,可就在他后退的同时,一声怒吼在不远处响起。

“猴马月!!”

猴马月一回头,立马看到当初写下生死书的猫九命,正一脸奸笑的朝自己冲来,他身前十把指甲剑发出寒森森的光芒,显然不是猴马月地煞气三重能比的,这个时候划出一道弧形,散出强劲的气流,直奔猴马月而来。

猴马月眼看指甲剑就要刺到自己,瞳孔猛缩,立马有种强烈的求生欲望。

“这是想要我的命啊!”想到了这一点,他发出一声尖厉的惨叫,抽身就逃。

“杀人了,有人要我了……”这声音非常尖锐,使得周围很多人都听见了,纷纷朝这边看来,甚至平台上正在斗法的狗来富跟猫来穷,也都停了一下,可见声音之大。

就连猫九命也都被骇了一跳,他只是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冲过来而已,指甲剑还没戳到他,可猴马月的惨叫,就像是被自己在身上桶了几个血窟窿一样。

“猴马月,这下我要要你好看了!”猫九命脸色乌青,恨的牙痒,直朝猴马月追来。

“我本来就好看啊,我不逃等你来杀我啊,杀人了,有人要杀我了!”猴马月惨叫中速度飞快,就像一个肥胖的猴子,转眼间就快看不见人影子了。

就在此时,在这山腰处,有一处突出的阁楼,其中有两个道士,正相对而坐下着棋,年少的正是如星,和他下棋的老头,鹤发童颜,眼中精光四溢,一看就晓得是高人,这个时候看了一眼山下,笑了起来。

“如星,你带回来的那个娃娃,当真有趣。”

“让师尊见笑了,这孩子性格还要多磨炼。”如星有些头疼,下了一步棋后,摇头叹道。

“伙食房那几个孩子一直都自尊自大的,这孩子能跟他们打成一片,也不简单呀。”老君捋了捋胡子,眼中露出讥讽之意。

第四支门下,猴马月的惨叫声铿锵有力,一声声的回响在山谷里,引来无数人的怪异目光,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穿着六七件皮衣的猴马月,那肥胖的身体沿着山下记名弟子区的小路,正拼命的奔跑。

甚至在远处一看,可能会看不到猴马月的身体,但一定能看到一个物体像乌龟一样在地面上直奔。

特别是猴马月身上挂着的六七把灭灵小刀,在他逃命时相互碰击,发出一阵阵叮叮当当之声。

“救命啊,有人要杀我了,我还不想死啊,我还没结婚呢啊……”猴马月一边逃一边大声呼救,越逃越快,他身后的猫九命脸色乌青,眼中射出愤怒残忍的凶光,心里更是万分着急,还有满腔的愤怒。

这一路上他撵着猴马月,周围很多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猫九命担心引起长老们的注意,心里有些发慌。

“别喊了,该死的,你声音小点,你喊什么喊,夏特阿普!”猫九命怒吼,磨牙凿齿,双手捏诀,立马身边的一枚指甲剑瞬间光芒陡闪,速度更是快速无比,直朝前方的猴马月飞去。

笃的一声响,指甲剑直接刺击在了猴马月扣在背后的锅上,传出一阵嗡鸣的同时,猴马月却跟没得事一样,继续朝前狂奔。

猫九命一咬牙,眼前这猴马月后背扣着一口锅,就像一个千年乌龟一样,遮住了身体的重要部位,没地方下手,心有不甘的再一次追出。

两人一前一后,在这记名弟子区内玩命狂奔。

“这家伙后背扣了一口锅,竟然还逃的这么快!”猫九命气喘如牛,眼看猴马月都逃的没得影子了,越撵越是纳闷,以他地煞气六重的功力,都已使出了全部的功力,可他却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自己怎么的也都撵不上。

更气人的是,自己累的都快不行了,也都没能把他怎么样,可这猴马月呼救的声音从头到尾都没有减弱,就跟杀猪似的。

眨眼间,猴马月看见了前方伙食房的小路,眼中现出无比激动,那种见到家的感觉,让他差一嘎嘎热泪盈眶。

“道兄救命,有人要杀我了!”猴马月大声呼救,哧溜一声跑进了伙食房,鼠霸天等人听到猴马月的尖叫,全都一愣,面面相觑,然后就跑了出来。

“道兄救我,猫九命要杀我,我小命差一嘎嘎就没得了。”猴马月哧溜一声闪到了鼠霸天的身后。

“猫九命?”鼠霸天闻言眼中精光一闪,四下看去,可半个鬼影也没看见,正说着,才看到远处猫九命的身形,正气喘如牛的跑来。

这个时候猴马月也才看到了猫九命的身形,很是奇怪。

“咦,他怎么跑的这么慢。”

鼠霸天低头看了一眼猴马月,又看了一眼气喘如牛刚刚到的猫九命,脸上的肥肉抖了两下。

猫九命好不容易撵到这儿,刚一靠近就听见了伙食房门旁猴马月惊奇的讲话声,这声音听在他的耳中,只感觉到胸口有一股郁闷之气,都要被他气炸了一样,大喊一声,右手朝旁边一甩,他身边的指甲剑夹着风声直接戳进一旁的大树。

笃的一声,大树一震,现出了一个被指甲剑贯穿的洞。

“鼠霸天,你不但抢了我十二生肖的位置,现在还护着我的仇人,我跟你们势不两立!”猫九命两眼充满血,牢牢的盯着鼠霸天,又看了一眼他那肥肥的身躯,转过身恨恨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