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要追随唐僧的足迹 > 第7节 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的

我要追随唐僧的足迹

第7节 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的

猴马月心脏砰砰的,看了一眼那颗被贯穿了的大树,又看了一眼声嘶力竭的猫九命,努力吞了一口口水,心里涌起一阵不安。

鼠霸天望着猫九命渐渐走远的背影,眼中有一丝冷酷闪过,回头拍下拍猴马月的肩膀。

“老八别怕,虽然这猫九命有点小背景,可如果他再敢来,我们大家就打断他一条腿!”说到这儿,鼠霸天话头一掉。

“不过老八,你近段时间尽量少出门了,我看你都瘦得不成人形了,道兄我要给你补一下营养,正好过几天李大长老过三万岁大寿。”

猴马月心神不属的点了点头,眼神一直望着被猫九命贯穿的那个树洞。

直到随着几个道兄回了伙食房,在他的小屋内,猴马月坐在那儿,心里越想越忐忑,猫九命的指甲剑竟然能把树穿出个洞,要是刺在自己身上,那不是戳个对过通了。

“不行,除非我这辈子不出伙食房了,否则一出门,他看到我那怎么办……”猴马月脑海里一直挥不去的,是猫九命临走时那带着恨恨怨毒的眼神。

“我来这儿是为了长生不老,可不能死啊……”没得安全感的不安,让猴马月这儿眼睛都慢慢出现了血丝,好半天后,他暗暗地发誓。

“狗日的,拼了,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的!”猴马月眼中通红,他倔犟的性格要说是他怕死,还不如说是缺少妥妥的安全感,今天经历了这一切,对他刺激很大,把他性子里的执着激起来。

“我要修炼,我要变得强大!!”猴马月气喘如牛,下定了决心,立马就拿出万流归宗功的线装书,看着第二张图,红着眼修炼起来。

他虽怕死,可却有一股子韧性,要不然到这儿也不会坚持这么长时间。

这个时候发起狠来,按第二张图的图示,认真的修炼,这平常里只能坚持十次吐纳左右的第二张图,这一次竟被他坚持到了二十次吐纳。

忍着身体内的酸疼,汗滴在脑门不住地掉下,猴马月眼中的意志一直不减,直到坚持到了三十次吐纳,四十次吐纳时,身体内血脉气息陡然增强了起来,而他也是头昏眼花,好半天才喘过气来,但也只是停了一会儿,就又开始修炼。

就这样,接下来的一个月,猴马月除了必要的吃喝拉撒外,就从没走出过房间,这种特别无味的生活,对于刚修炼的人而言,是绝难坚持,可他竟没有一点点的放弃。

鼠霸天等人也被猴马月的修炼感动到了,要晓得万流归宗功的修炼,并不是一件容易事,看上去好像容易,可每一重的动作摆的时间长了,就会有难以描述的疼痛,需要绝大的毅力,才可长时间坚持,平常里门派的初入者,通常都是十天八天修炼一次罢了。

眼下猴马月连续修炼一个月,鼠霸天等人一起过来探望,看到了一个跟他们记忆里这几个月完全不一样的猴马月。

他衣衫脏的一塌糊涂,头发乱蓬蓬的,两眼满是血丝,整个人看上去很是邋遢,可他却非常的认真,哪怕再苦再累再脏,也都一直没停止过。

而他的身体,也明显地瘦了二圈,但身体内透出来的霸气,一样明显的增强了大半,竟无限的接近了地煞气三重大满贯。

好像是把堆积在脂肪内的吃下的灵果,以一种科学的方式硬炼化出来了,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连带着身体都比一般人奘实很多。

“老八,休息一下吧,你都废寝忘食的修炼了一个月了。”鼠霸天等人赶紧劝说,可看到的却是抬起脸的猴马月眼中坚定的眼神,那种执拗让鼠霸天等人心为之一动。

时光荏苒,转眼猴马月已修炼整整二个月,这二个月来,他的疯狂,让鼠霸天等人佩服不已,用鼠霸天的话说,猴马月不是在修炼,是在玩命啊。

第二张图的时间,也在猴马月的这般刻苦修炼下,终于冲破了一百次吐纳,达到了一百五十多吐纳,他身体内的气息,而是明显增强了大很多。

直到又过去了个把月,鼠霸天等人一个个都提心吊胆的,唯恐有一天猴马月会把自己给炼死,甚至打算偷偷去干掉猫九命时,一声轰鸣在猴马月的房间内响起。

随着声音的回响,一股地煞气第六重的威压,立马从猴马月所在之地喷发出来,扩散方圆十多米的范围,让正在弄饭的鼠霸天等人立马抬脸看去,一个个全都咂舌不已。

“老八冲破第六重了!”

“地煞气第六重,虽然在我们伙食房不定时有加餐,可不到半年时间,成为地煞气六重,这也是少见的很。”

“当年我到地煞气六重时,用了整三年的时间……”就在鼠霸天等人感叹时,猴马月所在的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一脸疲惫,一身邋遢,可眼中却精光闪闪的猴马月,抬步走出。

鼠霸天等人刚准备上去打声招呼,却见猴马月身体一个旱地拔葱,竟轻巧的落在了伙食房院子的院墙上,背负着双手站在那儿,傲然的眺望远方,神色深沉,一副绝顶高手很孤寂的样子。

“他站在那儿干嘛?样子怪怪的……”

“老八这是……走火入魔了?”鼠霸天等人大眼望小眼。

就在大家被猴马月这样子惊的不知所措时,耳边听到了猴马月在院墙上,有意发出一声拽拽的的声音。

“猫九命身为万流归宗外门弟子里的绝世佼佼者,凶名赫赫,天下妇孺皆知,修为更是达到了惊人的地煞气六重,而我也是地煞气六重,我跟他这一战,势均力敌,虽然能名传天下,轰动门派,但必定血肉模糊,两败俱伤……不行,这一战举足轻重,我还要继续修炼!”

说完,猴马月深沉的望了一眼远方,一拂袖子,重新回到了房间内,笃的一声,房门又关上,鼠霸天等人纷纷吞了口口水,大眼瞪小眼,好半天,马当先狐疑的问了一句。

“难道咱们给猴马月错吃了什么?”

“完了完了,老八也是气昏了头,修炼的走火入魔了……咱们不去惹他!”牛弹琴身上寒噤了一下,肯定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