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要追随唐僧的足迹 > 第8节 从我身体内薅走了什么

我要追随唐僧的足迹

第8节 从我身体内薅走了什么

接下来的日子,鼠霸天等人看向猴马月的草房子时,一个个都时刻留意,自从猴马月修行冲破了地煞气第六重,外来一番喃喃自语后,他在房间内的修炼,又接着练起来。

房间内,猴马月擦去脑门的汗,光着上身,忍着痛苦磨牙凿齿的努力去做出第七张图的图示。

身体内的血脉已不是气绳了,而是成了一条小溪,在他的身体内流窜,每游一个满贯,他的身体就会响起嘎嘎之声,原本肥胖的身体,这个时候已完全的瘦了下来,甚至比刚来伙食房时还要瘦了。

但却有一股劲道,好像在他的身体内潜藏着,随着修炼的深入,他瘦下来的身体好像全身肌肉都在微微鼓动,仔细听去,隐隐能听到他心跳的砰砰声在房间回响。

越来越多的威压,在他身体内不住地聚集,这种时刻都在强大的感觉,让猴马月更有动力,直到又过去了个把月,猴马月全身陡然尖疼,这种尖疼比以前要强烈了太多,让他不得不停下来。

气喘如牛,猴马月眼睛通红,他有种非常清晰的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撑不住了,虽然在修炼时会不住地自主采纳周围的灵气,可却远远赶不上身体的亏损,而伙食房的加餐也要看运气,也不是每天都能有。

毕竟别人修炼这万流归宗功,大都是十天八天一次,这就算是很专心的了,也顶多一天一次而已,他这儿废寝忘食的进行,莫说是鼠霸天等人吃惊,就算是门派的内门弟子如果晓得了,也都会汗颜的。

只是修炼到这种地步,猴马月感觉到还是不怎么安全,他性格一直稳稳妥妥,于是把他藏起来的那粒炼魂魄一次的神黍拿出,拿在手里看了一眼后,用普通的锅把它煮熟,随着香气的飘出,他没有犹豫,立马囫囵吞下。

神黍入口即化,形成了浓浓的灵气,比普通的米大了不晓得多少倍,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强劲之力,在他身体内嗡的一声升腾起来,猴马月赶紧修炼,照着第九张图的图示,调匀呼吸,开始练习。

就这样,一个月后的某天午夜,猴马月身体陡然一震,眼睁开时,勃然发现自己的修行,竟不知不觉间冲破了地煞气第八重,成为了地煞气第八重。

这种变化让猴马月立马心中大喜,眼中露出兴奋之色,哈哈大笑起来,他望着自己的身体,身体内的血脉已彻底从气绳变成了一条小溪。

这小溪在身体内飞速的流窜,速度之快远超之前,甚至他只要一个意念,身体内的气流就会瞬间随他意念流窜到身体任何一处位置。

“地煞气八重!这炼魂魄一回的神黍果然不同凡响!”猴马月站起来,舔了一圈嘴唇,想再搞出一粒炼魂魄的神黍来,但却感觉到身体内经脉有些发胀,想起线装书上的介绍,晓得了必须要让身体适应一段时间,短时间不能继续修炼。

这才压下这个想法,在房间内来回踱步,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可很快就脚步一顿,眼神顺着窗户看向其它门派,尽管是午夜,可借助月光依稀可以看到伙食房外小路上的那颗大树。

“不行,猫九命的指甲剑好像有些不平凡,就算到了地煞气八重,也还有些不稳妥!”猴马月蹙起眉头,沉思片刻后看了一眼身边的花里胡哨的桃木剑,又看了一眼房间内的那口袋和金钹锅。

“要是能炼魂魄两次,或许能更安全一些。”他想到这儿,立马有了主意,走出房间在伙食房取了一些千年柴禾。

准备好后,这天午夜,猴马月站在那锅灶旁,点着了柴禾,又看到一道八卦纹通亮了起来后,把桃木剑撂到了锅内。

可这一回等了好长时间,一直没得反应,猴马月蹙起眉头,看了一眼金钹锅上的八卦纹,又看了一眼其下的千年柴禾已烧成了灰,沉思片刻,再出去找了一些千年柴禾,可几次之后,任凭火焰怎么烧,都一直不见桃木剑有一点点的变化。

“这些都是能烧出三昧真火的柴禾,难道是温度达不到,要难度更高的……文武火?”猴马月想到这儿,走出房门,再一次回房时,手中已抓着一块红色的柴禾,此木伙食房所剩无几,猴马月也只找到一根。

把它放在锅下点着后,立马就有火焰出来,这火焰由红色和橙色两种颜色组成,正是温度高了很多的文武火!

只见这文武火刚烧起,金钹锅上的第二道八卦纹,竟一瞬间亮堂起来,而那文武火却飞速昏暗,好像一下子被抽空了全部火力,不大一会儿,当那红色的柴禾彻底烧成灰后,金钹锅上的第二道八卦纹,已经亮起。

“好了!”猴马月眼前一亮,迅速把桃木剑投进锅内,登时米色光陡然亮起,时间居然比那次炼魂魄时长了不少。

眼看着火焰渐渐地就要昏暗了,可陡然的,米色光竟陡然大涨,直奔猴马月而来,这变化出乎意料,猴马月措手不及,直觉眼前一花,一股没得办法形容的阴寒,瞬息之间融进猴马月身体内,他骇然的发现自己根本就没得办法阻拦,眼巴巴的看着那股阴寒在身体内安营扎寨。

他脸色立马变得苍白无比,眼前一花时,好像身体内有什么东西,一下子就被薅了出来,投进到了那口金钹锅内。

直到此时,米色光才消失,一把更加犀利,甚至人看去时都感觉到刺眼的桃木剑,陡然出现在锅内。

此剑虽然看起来还是胡里花哨破烂不堪,可它的木质纹已经变化,若擦去外面的脏东西就能清晰的看到那些纹散发出耀眼的星芒,这把剑,已彻底的从本质上改变了。

几乎在这桃木剑出现的同时,头顶的天空中,勃然有一声声雷轰隆隆的炸响,好像苍穹在发怒,惊动了无数的道士,好在这声音来的迅速,去的也迅速。

在那炸雷一响间,桃木剑的身上,有八卦纹出现,还连闪了几下,这才暗去,消失在了胡里胡哨颜色下。

猴马月顾不上去看桃木剑,脸色捉摸不定的后退几步,身体几乎要倒了,好半天才恢复正常,刚才那瞬间的感觉,让他想起来就心惊胆战。

“从我身体内薅走了什么……”他忐忑不安中目光投在了铜镜上,本能的望了一眼后,揉揉眼又仔细去端详,慢慢地人就不动了,整个人呆似木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