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要追随唐僧的足迹 > 第9节 猫九命报复猴马月

我要追随唐僧的足迹

第9节 猫九命报复猴马月

镜子里的猴马月,脑门的刘海里,多出了三根白发,而他的样子虽然没得什么改变,可他怎么看都感觉到自己好像老了一点。

“怎么就显得老了呢!!”猴马月失魂落魄的喃喃低语。

“刚才还年纪轻轻的,难道是我的大限已到,我……我……”他想哭可是没得泪水、也哭不出来,他来修炼的目的就是为了长生不老,可现在长生不老还没得到,反而减短了阳寿,这对他来说,打击可谓不小。

“亏大了……想不到我猴马月安稳过了小半辈子,竟也有大意的时候……”他呆呆的坐在那儿,苦笑起来,冷静下来以后,他抬脸看向那口金钹锅,但两眼却现出惊奇之色,他隐约有一种感觉,好像阳寿被薅去三年后,自己跟那口金钹锅,存在着一种内在联系,好像对它能随意念控制了。

他心念一动,右手抬起朝着锅用力一指。

立马这金钹锅金光一闪,瞬息之间竟缩的很小了,直朝猴马月飞来,眨眼之间藏在了他的右边耳朵中,猴马月一愣,陡然站起后退几步,伸手摸了摸自己右边的耳朵,又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锅灶。

“这……这……”他右手再一次朝地面一指,金光一闪,笃的一声,那金钹锅又出来了。什么玩意头啊,这不是跟孙悟空的金箍棒一样了么?

猴马月连着试了好几回,表情捉摸不定,既有喜悦,又有好奇,还有担心,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

“虽然这个时候可以收进身体内,这可是三年的阳寿换来的啊,怎么想都还是有点亏啊。”

第二天下午,猴马月正思量有什么办法把自己被薅走的阳寿找回来时,忽有所觉,陡然抬脸,感觉到了在伙食房外,有六七道身影疾掠而来。

地煞气一重时猴马月还察觉不到,可现在地煞气八重,他立马就感觉到了那六七个身影里,领头之人正是猫九命。

就在此时,猫九命的声音,带着愤恨,陡然响起。

“猴马月,你有道兄罩着,我猫九命也有道兄罩着,今天你我之间的恩怨,到了断的时候了。”

眼看猫九命找上门来来挑衅,猴马月忍无可忍,陡然站起身。

“来的速度好快……”他眼中现出犹豫,虽然这四五个月来,他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可还是感觉到自己没准备好,原本按他的想法,是等到了地煞气第九重后,才能稳妥。

可眼下猫九命既然带着六七个人一起来了,猴马月晓得躲是躲不过去了,于是钢牙一咬。

“拼了!”他深吸一口气,穿上了六七件皮衣,又把煮神黍的锅扣在背上,这才大咧咧的推开房门,走了外来。

几乎在他走外来的同时,鼠霸天等人也都拿着铜勺锅铲杀气腾腾的在伙食房的大门前,跟猫九命等人对峙。

“我说怎么今天下午听见哪儿来的死猫在瞎叫,原来是你们这群监察房只晓得欺压同门的狗日的,来我们伙食房撒野!”鼠霸天冷哼一声,站在那儿就像小山,声如洪钟,传遍四面。

“鼠霸天,别人怕你们伙食房,但我们监察房可不鸟你们,我们接到猫道弟的投诉,今天过来监察你们,你敢抗命不遵?”猫九命身边的六七个人,一个个都神情嚣张,他们的穿着虽也是记名弟子打扮,可领口处却有显眼的监察二字,代表了他们监察房的权利以及身份的非同一般。

特别是其中一个彪形大汉,更是膀大腰粗,散出地煞气九重的威压,眼中寒光一闪,冷冷的望着鼠霸天,对于鼠霸天身边的其他人,视而不见,猴马月一看,这不是上次比法术的那个狗来富吗。

“放屁,你想杀我道弟还占理了你!”鼠霸天冷笑,右手一抬呼的一声,他后背那大口袋竟然自动飘起,气冲霄汉,使得猫九命身边的师兄弟们,神色大变,而狗来富则是瞳孔微缩,手中捏诀间一指甲剑飞出,登时散开一阵雾气,能听到雾气内响起一阵狗的咆哮。

就在这一触即发之时,猫九命一眼就看见了走出草房子的猴马月,登时全部仇恨一起涌上心头,大吼一声。

“猴马月!”猫九命说话间身体陡然冲出,右手用力一甩,手中的指甲剑立马就呼的一声飞出。

鼠霸天等人脸色一变,正打算去挡住时,监察房的狗来富冷笑一声,立马拦住。

可就在猫九命话声刚刚响起,身体冲出去的瞬息之间,猴马月两眼通红,也随之大喝一声。

“猫九命,你欺人太甚,今天我跟你决一雌雄!”猴马月心脏砰砰直跳,他从来都没跟人干过架,更不要说跟猫九命互斗法术了。

这个时候紧张的近乎神经兮兮,大喝一声给自己壮胆子的同时,地煞气八重的威力登时发动,拼上了自己全部修行,把身体内气流全部注进桃木剑内,意驭手中的桃木剑,朝着猫九命一指。

桃木剑轰的一声大响,藏在胡里花哨的剑上的两道八卦纹,陡然一闪,竟使整个剑瞬息之间大了一圈,发出了一道逼人的寒光,直奔猫九命而去。

速度之迅疾,气势之彪悍,使得鼠霸天等人以及监察房的师兄弟们,全都吃了一惊,也让他们倒吸了一口凉气的,此剑凌厉之气飘溢,罩着周围,让人心惊胆战,他们彼此间再顾不上斗嘴,一起看去。

猫九命还没等冲到近身,就先被猴马月的气势骇了一跳,这个样子的猴马月,跟他几个月前记忆里的完全不一样,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那一副磨牙凿齿拼命的样子,让猫九命心里更是大惊。

紧接着,他两眼陡然睁大,现出不可思议的眼神,他看到猴马月的桃木剑飞来的速度之迅疾,几乎形成了一道闪电,特别是那把桃木剑的气势,他只在记名弟子的互斗法术中见到过,心中登时骇然,头皮一阵发麻。

笃的一声,猴马月的桃木剑直接就击在了猫九命的指甲剑上,猫九命的指甲剑陡然一颤,竟然没得办法阻挡一点点,从剑尖开始碎裂,眨眼之间就彻底被毁坏,成了无数碎片朝反方向激射。

而猴马月的桃木剑,没得半毫停顿,冲出之势不变,直取猫九命的人头,猫九命吓的汗毛铁竖,使出了浑身本事快速闪躲才勉强让开,被桃木剑贴着肩膀而过,劈在了旁边的树上。

咔嚓一声,那大树被桃木剑劈开了大半,轰然而倒,扬起一阵灰尘的同时,猫九命也发出一声惨叫,右肩膀鲜血飞喷,脸色苍白的快速后退。

这还是因猴马月对于驭物不是很娴熟的缘故,否则的话,那一剑足以让猫九命魂归西天!

“地煞气八重!!不可能啊,这怎么可能!”朝猴马月看时,猫九命已是一脸见了鬼的恐怖神色,能让桃木剑有这样的威力,起码也需要地煞气八重才形,他直接没得办法想象,仅仅是半年的时间,这猴马月竟然变得这么骇人,这跟他的认知完全不符啊,让他没得办法接受,就像在做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