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要追随唐僧的足迹 > 第11节 照神镜

我要追随唐僧的足迹

第11节 照神镜

此人周围有很多内门弟子,他们察觉猴马月到来,一个个都熟视无睹,身份的悬殊,使得他们对于伙食房弟子,根本就没眼看。

直到那中年道士身边的人渐渐少了,猴马月才现出机灵的样子,抱拳深施一礼。

“道兄近来可安好。”

中年道士抬脸扫了猴马月一眼,微微颔首,没有讲话。

“道兄,这儿是不是有个任务,寻找几味草药,可换得一颗九转增寿丹,不晓得此丹是不是有增加阳寿的作用?”事关自己的阳寿,猴马月急切问道。

“九转增寿丹……嗯,是有这么个任务,此丹也的确能增加阳寿,能增加三年阳寿,不过有很多限制,只能地煞气五重以上使用,且只有头一回有效,再吃就没得用了,说其珍贵的确珍贵,可只是三年阳寿,用处却不大。”中年道士看一眼机灵的猴马月,不由得多说了两句。

“一般而言,只是作为门派弟子给家中衰老之人救命所用,但价格也很贵,这个任务,你想接吗?”

猴马月抬脸看了一眼牌子,思量一番,点了点头。

中年道士右手抬起一指牌子,立马其上这条任务变成了灰色,就在此时他手中多出了一根竹简,撂给了猴马月。

“老鸦屁草,鲤鱼尿,骆驼蛋,这三味药材少许,就能来此换得一颗九转增寿丹。”中年道士说完,就不在搭理猴马月,而是跟一旁过来的记名弟子,交谈着什么。

猴马月拿着那根简离开,一门心思想的都是增加阳寿这四字,眼中渐渐现出了坚定的身色。

“一定要得到这粒丹药,弥补我损失的那三年阳寿。”

带着这样的决心,猴马月直奔神仙街,探问一些能帮助自己的信息,在其中找到了老鸦屁草的介绍,此物是一种名为灵鸦休息之地才能有的草,据说此草以灵鸦粪为养分,因这种灵鸦欢喜群居,且普通一只就能都抵上地煞气六重,想要得到并非易事,故而价格一直很贵。

至于鲤鱼尿跟骆驼蛋,神仙街不曾有记录,猴马月摸了摸自己的金钹锅,苦笑的离开,回到伙食房后向鼠霸天等人打听,鲤鱼尿没得人听过,但骆驼蛋马当先晓得了,此物竟然真的是骆驼拉的粪蛋。

听说这粪蛋很硬,还非常重,只是这里很少,河那边因是驯兽为主的场所,应会有,不过东西两岸虽都是万流归宗,可间隔了牛角两峰天堑桥,除非是入室弟子,不然的话没得资格在天堑桥上自由行走的。

“这些可是药材啊?你问这些干嘛?这些东西也不好吃的,而且山下东岸神仙街内价格都高的不得了。”鼠霸天拍了拍肚子,惊讶的问道。

猴马月一听到神仙街三字,眼前一亮,简单打声招呼后就直朝山下奔去,他在伙食房这一年,出门派的次数虽不多,可也晓得了门派外也有一处神仙街。

那儿大都是门派的弟子所在的仙道家族开设,甚至有一些干脆就是本派弟子持有,专门为本派弟子服务,时间长了,慢慢也就形成了不小的规模。

平常里伙食房所需之物,也都是在这儿购买。

在神仙街转了一圈,特别是去了一些药铺,当重新回到伙食房时,猴马月眉头紧锁,心里连连叹气。

“太黑了,特别是鲤鱼尿,不就是鲤鱼身上的东西么,竟然还那么贵!”猴马月无奈的发现,以目前自己的本事,根本就没得办法得到一粒九转增寿丹。

他对钱没得什么概念,相比于阳寿,多少钱财都无所大谓,只是这个时候身无分文,而平常里跟几个道兄在一起,他也晓得那几个人肚里是有点货,可袋子里是同样囊中羞涩,比自己好不到哪里去。

至于伙食房的食物,他们偷吃没人能抓得住,但要是想卖出去,监察房的人盯的紧着呢,根本没得机会。

思来想去,也没得什么办法能赚到钱,除非是去把最值钱的炼魂魄之法宝卖掉。

可此事他总感觉到不妥,连着数日搜肠刮肚,就在这一天,他盘腿坐在房间内修炼时,忽然听到一声钟声回响在门派内。

这钟鸣声不大,很快就消失了,猴马月睁开眼,没有感到意外,这钟声他自进入门派后,每个月都能听到,也早从鼠霸天那儿打听过了,这是各支门闯关之路给与外门弟子升成记名弟子的日子。

想要从外门弟子鱼升龙门成为记名弟子,首先要有地煞气三重的修行,其次是要选一支门的闯关之路,虽说那闯关之路就是一条伸到至山顶的山路,可却到处有机关,让人寸步难行,如果能走上去,就能成为记名弟子。

只不过给的名额只要三个,每一次各支门只选最快完成闯关之路的前三甲,良中选优,而万流归宗的外门弟子众多,仅仅是东岸的外门弟子,就有大几千人,所以每回的争夺都很残酷。

至于伙食房的众人,自然是大烧猪踢油煎蛋,小炒虾仁醋溜鸡,每月的今天,都是看神仙打架,一脸的不屑。

猴马月闭上眼,可陡然他的两眼再一次睁开,眼中有一丝奇怪之色,墙上的铜镜里竟然有人影在里面晃动,仔细一看,竟然是各长老在出题目。

这是什么鬼,就像凡间的电视一样,莫非是传说中的照神镜?猴马月仔细看了起来……

看完后,赶紧把镜子收藏起来,脑海中慢慢生出了一个想法,他在房间里踱了几个来回后,详细的把这个想法考虑的滴水不漏后,他脸上登时就洋洋自得。

“应该没得问题!”他立马推开房门,把正在讨论这一回哪个外门弟子倒霉成为记名弟子的鼠霸天等人喊到一起。

“道兄们,我有个致富的好点子,还请诸位道兄帮我,咱们一起发这个财!”猴马月舔了舔嘴,眼中发光的看着鼠霸天等人。

这副样子鼠霸天等人并不陌生,当初猴马月提议“菜勺抖三抖”的超级打饭菜动作,为伙食房谋福利时,就是这个样子,登时都来了兴趣。

“八肥,你又有什么坏水啊?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们几个也都没得钱啊,都怪那杀千刀的监察房,不然的话,卖点伙食房的东西,我们早就发了!”鼠霸天一拍猴马月的肩膀,眼中现出期待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