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要追随唐僧的足迹 > 第13节 没毛的病

我要追随唐僧的足迹

第13节 没毛的病

“抢我的九转增寿丹,门都没有!”他憋着一口气,脸蛋通不辣红,身体内灵气陡然扩散,化作一股强劲的动力,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轰的一声就蹿了出去,直接超过了马当先,超过了鼠霸天,速度暴增一倍以上。

马当先也在这时候吼了一声,不晓得使了个什么手段,同样加快速度,又把鼠霸天超过,紧跟猴马月身后,眼看两人都要跑的没得影子时,鼠霸天急了。

他深吸一口气,身体上的肥肉竟瞬间缩了一圈,就像身体内肥肉被什么东西烧了一般,速度陡然增加,转眼间,撵不上马当先,三人一起,并肩而去。

他们后面的外门弟子,看到这场景,全都瞠目结舌,脸上很快就现出了灰心之色,可心却有不甘,纷纷用尽了全力,可怎么也都撵不上猴马月三人,有些脾气不好的,嘴里直接就七东八西的骂开了。

“该死的,他们难道打了鸡血,怎么会这么快!”

直到一炷香后,一直跑在最前面的猴马月,已到了山顶,甚至看到了出口处站着的两个人在那儿等着,准备发放考题的的执事弟子。

“恭喜……”山顶终点的地方,那两个执事弟子眼睁睁看着猴马月他们到来,颔首一笑,开口刚讲了二个字,还没等讲完,就立马瞪大了眼,愣在那儿。

只见猴马月身体陡然一顿,惯性的又跑了几步后,瞬息之间停顿下来,距离面前的闯关之路的终点,只有一步之遥。

他看了一眼面前两个执事弟子,那两个执事弟子也望着他,猴马月嘿嘿的笑了笑后,立马转过身。

“停!”他转过身时朝着身后抬手虚按,大喊一声,登时紧跟其后的马当先跟鼠霸天,气喘如牛的快速停顿,在这靠近终点的地方,三人都气喘如牛,大眼瞪小眼,都开心的大笑起来。

而他们身后终点地方的那两位执事弟子,大眼瞪小眼,有些搞不清情况,不晓得这三位脑袋是不是被驴踢过了,到了这儿,竟然不上来,要晓得那谜语题目是很简单的啊。

实际上猴马月已经晓得这支门的谜语题目了。他们分别是下面三道题。。

第一道谜语:掀开花被窝,伸手往里摸,掰开两条腿,专往眼上搁。(眼镜)。

第二道谜语:老子为什么要骑青牛出海关。(老子高兴)。

第三道谜语:哪吒戏阎王。(小气鬼)。

就是其它几个支门的题目他也晓得。都是在照神镜里看到的,想不到这照神镜还有这功能,真是与时俱进啊

“三位道弟,你们比其它外门弟子先到达的,可以上来了,跨过这儿,这回晋升记名弟子的名额,就是你们仨了。”两个执事弟子中的一人,好心好心好意的开口。

“记名弟子?哪个想成记名弟子啊。”鼠霸天手一摆,干脆跟马当先一起坐在了那儿,两个彪形大汉直接堵住了终点的路。

猴马月坐在他们身前,抬起脸,一脸昂昂然的样子。

“啊?不想成为记名弟子,那你们来这儿干什么?有毛病吧!”那两个记名弟子有些不高兴。

面对这两个执事弟子的话,鼠霸天等人充耳不闻,都看着山下。

直到又有一炷香的时间,才看到远处的路上,有个圆脸外门弟子正气喘如牛,慢慢跑来,看到猴马月三人时,这圆脸叹了一口气,心明显带着不甘,这是他第八次参加闯关了,现在是最有希望的一回,可却倒逼霉的遇到了伙食房众人。

他一脸悲愤,正打算转过身回去时,猴马月赶紧站起,高声大呼。

“这位道兄别走啊,来来来,我想了想,不舍得离开伙食房啊,忽然不想做记名弟子了,要么这个名次……”

圆脸外门弟子一愣,两眼登时一亮。

这是起死回生,这是这时候圆脸外门弟子在听到猴马月的话后,大脑里第一个反应,可紧接着他的眼神落在了猴马月身后的那位獐头鼠目的大汉时,犹豫了一下。

“你……”

猴马月笑容可掬,样子可爱之极,天真无邪的走上前几步,拍着圆脸外门弟子的肩膀,笑嘻嘻的开口。

“恭喜道兄就要成为记名弟子,从此鱼升龙门,平步青云,未来前途无量啊,可道弟我辛幸苦苦的跑到这儿,道兄你看怎么的也要给点好处啊,况且我还有重要消息可以告诉你!”

圆脸外门弟子脸色难看起来,他这时候如果还不懂对方什么意思的话,就真的是白白活了这么些年,看了猴马月一眼,又打量了一眼鼠霸天跟马当先,他脸色捉摸不定,大脑飞速运动,权衡着得失。

很快的,圆脸小青年钢牙一咬,他如果放弃了这个机会,的确心有不甘,等个把月是小事,可哪个晓得下个月时,是不是会遇到其他的彪悍者,且眼前这帮狗日的……说不定下个月还来。

最重要的是,他想要成为记名弟子的心已太迫切,这时候机会就在眼前,于是心一狠脚一跺。

“你要多少好处!”他咬牙说道。

“不算多,我为了这一回闯关,准备了大半年,这样吧,你给我三十个元宝就行了,就当是补课费了。”猴马月喜笑颜开,漫天要价,听的圆脸小青年心里一颤,甩袖就要走时,猴马月再一次开口。

“亲爱的道弟,我要的多吗,你看我们是仨人,你不能只给我一个吧,我大道兄和三道兄为了这一回闯关,都饿瘦了很多,况且,我还有重要的信息告诉你呢。”

这一点猴马月倒真的没撒谎,这一路拼命跑上来,为了能跑在前面,他们修炼了好几天,鼠霸天跟马当先,的确是瘦了一点。

圆脸弟子看了一眼鼠霸天跟马当先,心里不晓得骂了多少句狗日的,又跟猴马月讨价还价了一番,最后定在十八个元宝,最后忍着心痛,撂给猴马月一袋元宝。

“这样可以了吧!”他声音都沙哑了。

“没得问题了,道兄在旁再等一会儿,等再来两个人后,我们一起回头。”猴马月把一袋元宝朝着鼠霸天一撂,高兴的说道。

听到他们还要等两个人,圆脸外门弟子不晓得为何,心里竟有了一丝期待,那是一种我如果不好过,你们也别想好过的复杂心理。

就在此时,终点的那两个执事弟子,亲眼目睹了这场暗交易,早就瞪大了眼,现出没得办法相信的神情。

“你们……你们这是在干什么,竟然在这儿买卖记名弟子名额,好肥的胆子!”这两个执事弟子,声音立马冷冽起来。

“喊什么喊,我们跑到这儿累了,不想再跑了,让给本门其它道兄道弟不行啊,同门道弟看我们这么劳苦,主动要给我们一些好处不行啊。”鼠霸天正兴高采烈的数着元宝,闻言就不高兴了,抬头狠狠地瞪了那两个执事弟子一眼。

他这话,竟说的这两个执事弟子一时语塞,不晓得该怎么反驳。因为也没有谁规定不允许这么做,真是秃子生了什么病——没毛的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