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要追随唐僧的足迹 > 第15节 乍买小猪筛细糠

我要追随唐僧的足迹

第15节 乍买小猪筛细糠

这一回外门弟子升为记名弟子的闯关,就这样糊里糊涂的收场了,随着小龙女仨人踏进支门报道,鼠霸天望着小龙女渐渐远去的背影,摸了摸自己的双下巴,一脸恋恋不舍。

“嗯,多好看的小龙女……”说着,又瞄了一眼旁边的猴马月。

猴马月这时候,也在望着小龙女的背影,心里无比复杂,特别是听到鼠霸天的话,看到了鼠霸天偷瞄自己的眼神,猴马月忍不住大吼一声。

“老看我干嘛!”

眼看着猴马月就要生气了,鼠霸天赶紧打个哈哈,拿出满满一口袋的元宝,岔开话题。

“来来来,我们数数今天挣的元宝吧,这一回发大法子了,哈哈,这个办法真不丑。”

“元宝有什么好数的,数来数去还不是那么多。”猴马月冷嗤了一声。

“这个老八你就不晓得了,看着这是元宝,但数的却是寂寞。”鼠霸天嘴里很难讲出这么有哲理的话来,听得猴马月一愣,也学着鼠霸天的样子数起了元宝,最后实在感到无聊,就全撂给了鼠霸天。

就在此时,闯关之路上一道彩虹一闪,所有人头脑一阵眩晕,当看清楚时,已全在山下了。

那位之前开始闯关之路的中年监事,在看到猴马月仨人后,脸色古怪,摇了半天的头,不再理会,有关伙食房违反门规的事情,他认为还是交给门派来处理好了。

猴马月仨人心里还有点紧张,眼看没得事,仨人互相看了一眼,立马干咳了几声,快速离开,抄近路直奔伙食房。

鼠霸天自顾自的数着元宝,数了一遍又一遍,回到了伙食房后,其他几个道兄也都回来了,全都是大有收获,互相见面后都沾沾自喜的。

分到了应得的那份后,猴马月撂在了草房子里,他的理想是长生不老,如果不是这一回需要买草药换九转增寿丹,他也不会想到这个赚取元宝的主意。

这一宿,伙食房的几个人都没睡踏实,鼠霸天等人是乍买小猪筛细糠,兴奋了一宿,回想之前这么多年身无分文的苦日子,又畅想美好的未来,随后又有些忐忑不安起来,于是都一宿没睡了。

而猴马月这儿,想着九转增寿丹,同样没睡好。

当第二天到来时,随着伙食房买卖名额的事的传扬,在万流归宗东岸的所有记名弟子区沸沸扬扬传开了,最后几乎没得人不晓得。

“听说了么,伙食房干了一件很有名气的事!!”

“他们难道是穷疯了,竟然做出这种事来,天啊,卖记名弟子的名额!太不像话了,怎么我以前就没想到这个办法呢!”

“这伙食房我早就听说里面每个人都很有背景,都是跟门派内有些关系的裙带户,要不然怎么会每个人都吃成那么惊天动地的样子!”记名弟子区内,所有区域,所有人,在这一天几乎全都是在议论着伙食房。

伙食房这几天也低调了很多,所有人都不落单外出,直到数日后的一天傍晚,猴马月正在朝着一个个碗底很厚的大碗内舀粥时,在外面抄近的小路上,陡然的传来一阵脚步声。

“伙食房的人都出来,监察房奉命前来查你们闯关违规的事情!”冷酷的声音陡然传来时,伙食房的大门,就让人一脚直接踹开了。

叮咚一声,大门给踹开,从外面冲进来十几个穿着监察房衣服的外门弟子,领头之人,恰是给猫九命出头的那位膀大腰粗的大汉。

“我说怎么今个儿早上又听到了乌鸦叫,原来是你狗来富,怎么,又来啦。”鼠霸天跟猴马月互相看了一眼,都装出没得事人一样,跟其他几个胖子一起,淡定的望着气焰嚣张走过来的监察房众人。

狗来富冷笑,看了一眼鼠霸天,又扫了一眼猴马月,陡然眉头紧蹙,这伙食房的人,真的是太冷静了。

他在来的路上心里就很兴奋,觉得自己终于薅住了伙食房的小辫子,可以一举端掉伙食房这帮杂碎,让两部门之间长达一千年的内斗有个了结。

“故作姿态!”狗来富心里冷笑,眼中现出厉色,冷冷的说道。

“伙食房,我问你们,上月外门弟子晋升记名弟子的闯关,你们十二人参加了吧?”

“参加了啊。”鼠霸天笑着回答。

“参加了就行,带走!”狗来富没多讲什么废话,右手食指一点,立马身后十几个监察房的外门弟子全都围上来,手中拿着绳索,好像要绑伙食房的十二个人。

猴马月眼看事情要僵,笑着说道。

“监察房管的真宽呀,都没收了我们成为记名弟子的资格,真的是威风啊。”

狗来富看到猴马月,心里忍不住脑补出当日猴马月驭剑的一幕,手一摆,身边的众人齐齐停了下来,他盯着猴马月,渐渐眯起了眼。

“猴道弟你既不服气,那么狗某就再问你,你们伙食房,闯关堵路,公然买卖记名弟子名额,你们既干了,怎么又不敢承认?”

“当然承认了,是我们干的!”猴马月很坦诚,一副机灵的样子,频频点头,还一指鼠霸天他们。

“他们也都做了。”

“不错,我们都干了,怎么的了!”鼠霸天等人哈哈大笑,也都坦诚承认。

这一幕让狗来富脸色一变,他没想到伙食房的人竟然这么快就坦诚交代了,在他想来,这是需要一番艰苦的口舌之争后,才会让伙食房的人在铁的事实面前不得不承认的犯下的错误。

这时候感觉到奇怪,心里隐约有种不妙的感觉,于是大声说道。

“好好好,既然你们承认了,也省得狗某继续讯问了,那么就跟我去一趟执法房吧,如果有人胆敢反抗,依门规,把他逐出门派!”

狗来富说着,身体一跃而起,直奔猴马月,他身后的一干人等也都冲上来。

可就在此时,猴马月右手陡然抬起用力伸出,猴马月右手陡然抬起,捏诀间一道剑影在他袖口内飞出,那把胡里花哨的桃木剑急速而来,在他们之间带着风声而过,寒光逼人,让那狗来富脚步猛顿,脸色登时难看。

“猴马月,你敢反抗!”

“狗道兄,监察房有讯问的资格,哪来抓人的资格?”

“哼,你们自己都老实说违反了门规,我当然有执行门规的权利了!”

“不晓得我们违反了哪一条哪一款门规?”猴马月冷冷的反问了一句,鼠霸天等人也都眼细起来,嘴角现出冷笑,望着狗来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