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要追随唐僧的足迹 > 第16节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我要追随唐僧的足迹

第16节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你们在门派内违规,犯了门规第……嗯?”狗来富正说着,陡然一停,脸色随后就阴沉了下来,脑门竟然渐渐冒出了冷汗。

他陡然的发现,门规内竟没得这一条……毕竟这方法,很少有人能想得到,就算是想到,也没得胆量去做……

“狗道兄你怎么冒汗了,我们到底违反了哪一条哪一款啊,你倒是拿出东西啊,难道我们没违反门规,是狗道兄你欺骗执法房,想假公济私,公报私仇,到这儿来要对我们滥用门规来压制我们?狗道兄,你这是犯了门规第二条第三款啊,依照门规,罪大恶极啊!”猴马月拿出一副惊讶的神情,反问了一句后,声音到后来也是越来越大,心里暗自幸灾乐祸。

“你瞎讲胡话,我……”这时狗来富不但是脸色已经难堪了,他带来的别的监察房的外门弟子,也都想到了这个问题,一个个脸色都难堪了起来。

就在此时,鼠霸天狞笑的握起双手,在身前喀喀的用了几下力,其他几个道兄眼中也现出精光,朝着监察房众人走去。

“狗来富,你公报私仇的事,自有执法房去监管,现在我们伙食房这好几代先辈当年炼就的大门,你要怎么赔,你今个儿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鼠霸天笑容阴险,气势在这时骤然升起。

他们既敢去堵闯关之路,自然是想的万分周到,早在猴马月一个月前说出这个方法时,他们就把门规熟记于心了,这才做了这件大事。

“打!”随着鼠霸天的话喊出,他獐头鼠目一般的身形,让狗来富等人心神猛颤。

一时间,院子里缠斗之声此起彼伏,猴马月身子一晃,又习以为常的站在了院子旁的墙上,袖子一挥,然后背负着双手,故作深沉的望着远方,拿出那副‘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伟大情怀。

“我猴马月弹指一挥间,监察房就会灰飞烟不灭……”

监察房跟伙食房的争斗,已斗了一千多年,彼此之间芥蒂很多,但却都能控制自己,不会把事情闹的不可收拾,顶多也就是受点伤罢了。

现在这场因闯关堵路而掀起的矛盾,打斗了也就是一炷香的时间,在鼠霸天等人的拳脚施展下,监察房的狗来富等人全都鼻塌嘴歪,不得不拿出几块元宝赔大门,这才撂下一句狠话,忍着委屈离开。

临走时,狗来富回头望了站在墙上装出深沉样子的猴马月一眼,心里恨意更甚,他发现自从猴马月到了伙食房后,这伙食房就越来越可恶了。

这场风波也引起了记名弟子区的注意,当东岸的诸多外门弟子发现监察房竟对伙食房无计可施时,一个个心里都无以明状,但也有一些外门弟子如小龙女一样,觉得伙食房的行为,对自己来说是一个大好的机会。

直到第下个月,闯关之路再一次开始,伙食房的众人早早的就到达考试现场,趾高气昂的守在闯关路的进口处。

周围的外门弟子,一个个横眉冷对着他们。

“各位道兄道弟,你们如果比我们跑的快,自然不会要我们的帮忙,我们这样做都是为了强化门派,为了让大家更有上进心,好中选好!”鼠霸天咳了一声,朝着周围外门弟子讲话,这番话是猴马月教他的,这时候讲出来,登时众外门弟子皱眉沉思。

直到钟声响起,闯关之路开始的瞬息之间,伙食房的人以及想闯关的外门弟子,都拼命的朝山上奔跑,好像都卯足了劲,要去跟伙食房一比高下。

可很快的,他们望着伙食房这几个人以及猴马月的身形在自己视野里无影无踪后,一个个咬牙切齿,心有不甘的继续朝前奔跑。

这么一来,还真多多少少的相信了鼠霸天的话……

又一回成功后,伙食房众人气冲霄汉,彻底的惊动了想做记名弟子的人,他们很多没得钱的人几乎绝望,他们的修行偏还很高,体能还惊人,让人心里愤怒而嘴上不敢说。

这种风光,是一千多年来,伙食房所没得的,尽管以前伙食房在记名弟子区就有非常好的名声,可现在,这名声之响,已是伙食房历史上的顶峰。

此后又过去三个月,只要是闯关之路开始,伙食房的几人就一个个精神焕发,在他们看来,每个月的这一天,就是发月薪的日子了。

猴马月这儿一样振奋,看着自己的元宝越来越多,买药草所要的元宝就要要攒够时,又一回的闯关之路开始了。

这天清晨,猴马月的右眼皮也不晓得什么情况跳的厉害,鼠霸天,马当先,跟猴马月一起,仨人人朝山上跑去,路上的人纷纷散开,猴马月仨人直奔牛头山。

可就在途中,监察房的人陡然出现,不容置喙的随意找了个理由,就跟猴马月仨人缠斗了一番,对方人多势众占了绝对优势,使得这场缠斗时间略微长了点,直到钟声响起,鼠霸天立马急了,眼睛都通红了起来。

也就是在这时候,监察房的众人却一哄而散,气的鼠霸天直跺脚,来不及去追赶,赶紧跟猴马月以及马当先,仨人飞奔冲向牛头山的闯关之路,到了那儿眼看周围没多少人了,仨人着急,赶紧飞奔上山。

“监察房的那帮混蛋,等一会我们下山的,喊齐咱们伙食房的道弟,去拆了监察房!”鼠霸天喘着牛气,怒声发狠时拿出全部能量,身体内能量被快速的燃烧,身体以可见的速度瘦了一大圈,奔跑速度随之不住地猛涨。

猴马月这儿心里也来气,他就差那么一点元宝就够了,这时候钢牙一咬,本就很快的速度,立马再一次猛增,跟鼠霸天还有马当先一起,仨人在这闯关之路奔跑时,一一超过了前面的外门弟子,这时候他右眼皮跳的更厉害了。

直到快到了终点时,仨人陡然脸色大变起来,因为在山顶上,离终点很近的地方,勃然有三个人站在那儿。

领头之人正是监察房的狗来富,他身后两个记名弟子,也就是地煞气三重的样子,仨人站在那儿,看到猴马月等人的身形后,一个个哈哈大笑起来。

“鼠霸天,猴马月,你们来迟了!不过没得关系,我这儿正好有三个名额,你们要不要。”

“卑鄙无耻的小人!”鼠霸天两眼发红,磨牙凿齿。

“既然不触犯门规,你们伙食房能干,我们监察房一样能干!”

“哈哈,这桩买卖以后归我们监察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