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生音 > 第01章一万米高空的救治

生音

第01章一万米高空的救治

乱流过后,机舱内变得闹闹哄哄,部分乘客起身向前方张望。

周漾睁开眼睛,原本罩在头上的耳机震落在颈项,耳中涌入机翼旁略显尖锐的轰鸣。

漂亮的空姐快步走来,微笑着安抚惊魂未定的乘客。周漾盯了会儿她身上绛红色的制服,原本睡到模糊的视线终于慢慢聚焦。

她刚准备再把耳机戴回去,就听到舱室广播骤然响起:“乘客们,飞机已进入平稳飞行。现有名乘客突发疾病,为了给机组人员让出抢救通道,请各位回到座位,不要起身聚集,谢谢合作。如飞机上有医疗从业人员,烦请提供帮助。”

周漾原本因为长途飞行和短暂休眠而昏昏沉沉的脑袋立刻清醒了。她从挎包里掏出工作证,起身对空姐说道:“您好,我是医务工作者。”

很快,周漾在机乘人员的带领下来到了头等舱。

病人是一名须发皆白的老先生。

机组人员已经带着医疗急救箱就位。周漾探身仔细做着检查。老人口唇青白,呼吸脉搏微弱,额头虚汗涔涔,四肢绵软无力。

“家属呢?”

乘务人员说:“他是独自乘机的。”

周漾半跪在病人座位旁,双眼炯炯,一边盯着老人的应激反应,一边对身旁的机组人员请求:“麻烦让老人平卧下来。”

空乘小哥赶忙遵从指示,轻手轻脚地搬动病人,旁边的乘客自觉地让出了空间。

“小心,头略低于脚。”

“谢谢。”周漾抬头简短地对病人头脚边的空乘人员表达谢意,继续动作麻利地投入急救。

“氧气罩。”她边给氧边检查老人的状态。

不一会儿,老人的面色渐渐好转,喉咙里发出微弱的“咔咔”声。

周漾一惊,立刻除掉氧气罩,俯身分辨。

“卡住了。”

离她最近的空乘人员刚疑惑地“啊”了一声,周漾已经不假思索地把手探进老人微张的口中。

机舱里一时鸦雀无声。乘客们听从吩咐各自就位,但不免好奇地观望那边的动静。他们眼中的施救人员面容清秀衣着整洁,与毫不犹豫手掏秽物的举动有些格格不入。

“老人家,您能听见吗?”周漾抬高沾到呕吐物的左手,右手按了按病人的手臂。

肌力缓慢恢复。

她松了口气,起身问机组人员:“打过120了吗?”

一位空姐应声:“联系过了,航班抵达后就会接驳上救护车。”

周漾点点头。机场附近,应该是七分院出车。

“初步诊断,这位老先生有低血糖史,再加上之前姿势不正遇到乱流引起了气道阻塞。如果飞机上有糖水和其他流质食物,可以供应一些给他。”

周漾清晰地说完,扭过身示意离她最近的空姐:“麻烦帮我把口袋里的湿巾拿出来哈。”

空姐愣了愣,很快掏出她大衣左口袋里的湿巾,撕开包装,未加犹豫地为周漾擦拭起右手来。

机舱里轻轻扬起赞叹声,有乘客拿手机拍下了施救结束后的画面。

回位后过了一会儿,周漾不放心,又去前面头等舱查看病人的现况。

老人已经恢复了意识,正在空乘人员帮助下进食。

周漾躬身问道:“老先生,您好些了吗?”

老人眸光微动,透过镜片打量了她一瞬,鼻孔里呼出微弱的一股气,嘴巴动了两下。

周漾没听清,俯身凑近。

“叫什么老先生哇,把我叫这么老,请叫我Mr.Liao。”

“……”周漾面上笑容未变,“Mr.Liao,are_you_feeling_better_now?”

廖勇眯起眼睛笑了:“谢谢你啊小姑娘。”

周漾发现他其实很有精气神,如果不发病,应该是个精神矍铄的小老头。

她也回之一笑:“My_pleasure,Mr.Liao。”

廖勇朗声笑,又立刻喘了起来。周漾上前轻拍他的背安抚:“您注意休息,降落后有专业的医护人员来接您。”

廖勇原本是从A国来东华市参加一场讲座的,但之前在飞机上突发低血糖晕倒,下机后还得去医院做进一步检查。

机组人员帮廖勇联系了他身在东华市的学生,到时陪他去医院就诊。

结束了一场突发的急救工作,周漾安心地等待飞机抵达她暌违一个礼拜的东华市。

等她出了候机大厅坐上机场大巴,才发现原本挂在脖子上的耳机不见了。她回想了一下,可能是之前紧张施救的时候随手取下,放到了谁的座位上。

她靠在椅背怔忡了一瞬,心头五味杂陈。

大巴缓缓驶出停靠站,她突然有跳下去奔回机场的冲动。

那不是一副普通的蓝牙耳机,而是陪伴她好几年的心爱之物,也是她身边为数不多的、与某人有关的纪念。

车窗外的街景接续变换,周漾从回忆里醒过神,低头翻找航司的联系电话。

“您好,我是搭乘xxx号航班的乘客,座位号xxx,我有一副耳机落在了飞机上,如果机组人员打扫清洁时发现,麻烦联系我。”周漾有条不紊地说完,开始回答电话那头的登记提问。

“您好,请问是什么样的耳机?”

“黑色无线头戴式。”

“品牌和型号?”

大巴驶过一个转弯,又猛地往右变道。周漾抓着电话倾身向前,一手扶上椅背,稳住身体。

道路左侧,一台急救车驶入让出来的车流空隙,鸣笛而去。

“没有品牌,”周漾说,“左耳道的L标识旁刻了花体字的英文Joy。”

*

救护车穿梭在晚六点的下班车流中。

钟佑麟凝神注视着担架床上的廖勇。是他邀请博导来东华做一场有关自杀干预的讲座的,万万没想到去接机的助手梁煜带来的却是恩师需要入院做检查的消息。

吊瓶里的grape糖有节奏地滴落,透明的管子映射着车厢里明亮的灯光,跟车的急救医生密切关注着监护仪上的数据。

过了一会儿,廖勇睁开眼睛。

钟佑麟立刻起身上前:“Mr.Liao,您好些了吗?”

“嗷哟,又睡了一觉。这救护车挺稳的。”

“……”

“不要紧的。”医生说,“指标还好,血糖也升上去了。留观一晚就好。”

廖勇看向钟佑麟,笑眯眯地安慰:“赶得及讲座的,Julian。”

明天的讲座定于早上九点在东华市图书馆多功能厅举办。

钟佑麟望着他清癯憔悴的面容,“仓促请您过来,是我唐突了。您安心在医院做检查,明天我安排梁煜接您去酒店休息。”

说话间救护车驶入东华市第七人民医院急诊部。

观察室内。

钟佑麟今晚陪床。他喂廖勇吃完米粥后,又有护士进来打点滴。

他拖过廖勇的行李箱,按照他的吩咐找出明天讲座的材料。

病床上躺的是他在A国孤勇奋战的三年里,春风化雨般为他指点迷津的恩师,因为他一通电话请求,不远万里跨洋而来。现在却躺在医院冷清的观察室,度过回国后的第一夜。

他内心歉疚,嘴上只说:“明天我会替您好好完成讲座的。”

廖勇笑:“我一直对你很放心。”

隔壁床是今天突发心梗留观的老人,看起来跟廖勇年纪相仿,妻子正在陪床。老奶奶一边给病床上的老伴调整点滴的速度,一边围观着那头的父慈子孝,忍不住赞叹:“小伙儿长得真帅,也真是孝顺呐。”

钟佑麟礼貌地笑笑,低头翻看手里的讲座稿件。

廖勇倒是来了精神,傲娇地撇头解释:“他是我的得意门生,不是儿子!我也想有个这样的儿子呢!”

之前打吊瓶的护士二度进来做床卡登记,嘱咐钟佑麟:“今天药结束了,有什么异常情况随时呼叫。睡觉时注意头颈姿势以防气道不畅。明天早饭要吃……”

她抬头与聆听并应声的钟佑麟对视一眼,脸颊蓦地红了红,放下床卡故作淡定地又补了一句:“有什么需要到值诊台找我。”

钟佑麟没什么需要,只期待能安稳守完导师这一夜。

半夜,廖勇突然“哎呀”一声坐起来,钟佑麟一个激灵从假寐中惊醒,揿亮床头灯。

廖勇指指他脚边的行李箱:“笔记本给我,讲座的PPT有个地方要改。”

“您说,我来改。”

钟佑麟了解导师的执拗,没有劝他先专心休息。

他从行李箱里翻出一个电脑包,半蹲着取出里头的MAC架在床头柜上,“您躺下说吧。”

脚边突然响起“咔哒”一声,不知道是什么随着笔记本一起被带了出来。

钟佑麟垂眸看了一眼,眉头轻轻攒了起来。

他很快不动声色地收好那副掉落的耳机,根据廖勇的说明修改起PPT上的数据。

……

再次安顿好导师后,钟佑麟拿起耳机,轻手轻脚地走出观察室。

值诊台那边飘来几道炽热的视线。他视若无睹,专注地摩挲着手里的哑光耳杯。这是他曾经一点一点打磨完成的作品,上头的每寸纹路他都谙熟于心。

当然,也包括刻在左耳道标识旁的、代表了她的“Joy”。

幽暗的走廊灯光下,钟佑麟的眸色复杂难辨。他想起廖勇之前的话——“多亏了飞机上有个会急救的小姑娘,这副耳机估计就是她落下来被空乘误塞进我行李箱了。”

“周周,”指尖划过那道流畅的花体字母,唇齿间的轻吐几不可闻,“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