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生音 > 第05章空欢喜

生音

第05章空欢喜

周漾这一晚过得并不安然。

浓烈的焦糊味弥漫在鼻尖,身侧的手臂依然维持着护佑的姿势。

在疼痛与恐惧的双重夹击下,周漾的意识渐渐模糊。

耳畔,稚嫩的少年音不停地为她哼唱着陌生的旋律。她扯起嘴角露出微笑。

哼唱声终于裹进“呜哇呜哇”的呼啸声。

那是救护车的响亮轰鸣。

也是奏响生机的声音。

“小哥哥,我听到救护车的声音了,我们得救了!”

“小哥哥,你不和我们一起吗?”

“小哥哥,你还好吗?”

“小哥哥,你的手怎么了!”

……

脑海里闪回的梦境零碎不成篇章,一忽儿又跳向白天听到的投诉录音。

“投诉!我要投诉!你们120的接线员态度恶劣!我要投诉!”

男人的嗓音太过尖锐,像一根直通耳膜的针,戳得脑子嗡嗡作响。

周漾蹙着眉头,费力地撑开眼皮,结束了这场凌乱的梦。

她看了眼台钟的夜光指针,下床找水喝。

暖瓶空了。

开门进客厅的时候,周漾与下班回来的室友许悄悄碰个正着。

对方见她一身法兰绒睡衣,诧异地问:“你不是明早下班吗?”

周漾耸了耸肩:“唔……暂时性停工一天。”

确切地说,暂时支援他处一天。

“停工?!”许悄悄瞪大眼睛,“你这个工作狂居然停工?”

周漾倒了满杯的温开水,向她解释:“应该说,被停工。”

她一边喝水,一边向室友闺蜜诉说了这一天大起大落的“奇妙”遭际。

当然,略过了与某人重逢的狗血一击。

听她约略说完,许悄悄气得眉毛倒竖:“什么鬼?明明是这个投诉的人找茬吧!你们组长居然停你的工?”

“被投诉就是被投诉啊,难不成还给我上光荣榜,组长是以儆效尤吧。”

“啧。”许悄悄说,“那不会还要给你处分吧?”

周漾静了静:“最严重的处分就是停职或者辞退吧。”

许悄悄变了脸色:“不会吧?本来这事也就无心之失,没有这么严重吧?”

“哎呀。”周漾拍拍她的脸,“我这不是做最坏的打算吗?”

“可是你不是很喜欢急救热线的工作吗?万一真的丢了……”

周漾笑笑:“万一真的丢了工作,大不了再做回拿补贴的志愿者呗。”

她和许悄悄相识于三年前的某偏远地震灾区,算是某种意义上的“患难之交”。

俩姑娘当年分别在不同的公益项目做志愿者,周漾负责给受灾群众做皮外伤处理、科普急救医疗知识,许悄悄则为灾后人民的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做心理疏导。两人分到了同一间临时样板房宿舍,最开始互不搭理。周漾那时刚结束一场失败的恋爱,瘦得一张脸上只剩俩大眼睛,整个人散发着莫可名状的忧郁气场,少言寡语,只在提供志愿服务的时候会稍微笑一笑。许悄悄也不敢找她说话,觉得自己哪怕大声点喘气都会惊扰到这位弱柳扶风的女子。

二人真正熟络起来是因为一场余震。夜半三四点钟,许悄悄在床上被晃醒,一睁眼本能地侧头去喊隔壁床的周漾,周漾已经拉住她的手拖着往屋外跑去。

许悄悄边跑边喊:“我的鞋我的鞋,冰死我了!”

周漾迅速地弯下腰,把捡到的鞋往她怀里丢。

二人跑到样板房前头的空地上,那里已经聚了许多躲余震的人,有刚经历过大震十分警觉的村民,也有像她们这样的志愿者。

许悄悄这才慌里慌张地往脚上套鞋,发现怀里的两只不是一个样式。她的目光往前延,看到周漾一脚穿着她自己的黑色新百伦373,一脚踩着她的桃红色乐福鞋,看起来十分滑稽。

从灾难骤降的惊悸中回过神,大家纷纷为劫后余生庆幸。许悄悄和周漾对视了一会儿,窥见彼此浑身上下透着的狼狈劲儿,不约而同地“噗嗤”笑了出来。

那以后两人关系越来越好,周漾也渐渐开朗了起来。

一年的项目期结束后,她们依然用微信保持着联系,又在今年相约报考了东华市的医疗系统,顺理成章地又做起了室友。只不过,周漾是在急救指挥调度中心接120热线,以最快的速度为求助者提供急救指导、调度救护车辆;许悄悄就职的单位则是东华市第六人民医院精神卫生中心热线部,专为欲轻生者提供心理疏导。简单粗暴地说,周漾的服务对象是想活的人,许悄悄面对的,则是想死的人。

周漾又灌下几口热水。杯沿上方,她的一双幽黑眼睛隐在浓密的睫毛下。

许悄悄小心观察她的神色:“周漾,你没事儿吧。”

周漾眨眨眼睛:“没事。就是觉得影响了部门评优,有点抱歉。”

许悄悄想起当年做志愿服务的时候,周漾因为担心一名伤者感染加重,整夜整夜地睡不着,像个惊慌失措的小女孩。

如今几年过去,她很不一样了。

她拍拍周漾的肩:“没事就好,早点睡吧。”

周漾应声,又半开玩笑说:“你别担心我,就算真丢了工作,除了志愿者,我还能做自媒体呢。”

她有个ID为“阿漾手帐”的微_博,从她成为急救指挥调度中心的正式员工开始,就定期在上头发布自己手绘的急救常识条漫。久而久之,微_博关注渐涨,粉丝都亲切地称她“急救小姐姐”,她偶尔也在微_博群里和她们语聊简单的急救常识。有一些营销公司私信联系过她,想为她打造个人IP,都被她一一回绝了。

周漾想,万一真的山穷水尽了,也不是不可以做个虚拟急救人,反正都是以一种方式救助他人,通过热线也好,通过网络社交平台也好,有什么区别呢。

许悄悄见她神色无恙,略微放了心,两人又聊了几句闲话便各自回房。

周漾终归睡意变浅了,打开微_博刷了刷“阿漾手帐”的新增消息,回复私信里有关急救知识的咨询。

把微_博提示消息的红点一一“消灭”完毕后,她对着手机屏幕发了会儿呆,视线又移向床头的耳机。

这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古早定制款耳机,被它的制作者修复完好,送回了她身边。

耳杯紧贴,万籁俱寂,头梁上仿佛还留着他掌心的温度。

手机播放器里的音乐钻入耳道,在静夜里绵延回荡。

最后一个鼓点收住后,周漾才反应过来,这是钟佑麟最爱的一支后摇曲子。

接下来,几乎是鬼使神差般,她点开了微_博热搜。

已经没有廖勇口中的什么“靠脸”、“最帅”类的条目了。她想了想,在搜索框里键入“钟佑麟”三个字。

发表于一天前的一段小视频被营销号上载,带了#AI心理学交互界才俊#和#明明可以靠颜值却偏偏靠学识#的tag,在吃瓜网友那里转了又转。

「我靠!钟老师,我!可!以!」

「点进来以为是营销,看完我想问哥哥缺助理吗?扛电脑放PPT的那种。[花痴]」

「我妈刚才问我啥时把他领回家吃饭[再见]」

「让让,让让,钟太太来了!」

「你们省省吧,他又不是流量爱豆,盲猜一个英年早婚[奸笑]」

……

周漾粗略地扫完热门里的评论,随便挑了一个ID为“娱声X影”的PO主,点开他转载的视频。

钟佑麟穿着一袭黑色镶银丝的条纹西装,长身玉立主讲台上,修长的手指拈着红外线笔,优雅地指向投影幕布。

视频拍摄时,他正说到全球各个地区自杀者数据的分析,语速不紧不慢,音色饱满低柔,英文吐字清晰标准。周漾想,除了参与讲座的专业人士,应该没有多少人理解他口中各种Disorder、Situation类的名词。但路人网友们依然乐此不疲地展现着对他的浓厚兴趣,就是因为热搜标签里的“颜值”吧。

她扯起嘴角轻笑了一下。M_r.Liao没说错,他的表现pe_r_f_ec_t,而他也一直是个完美主义者。

因为这样,他才会修好这副已经不太灵敏的旧耳机吧。

耳杯焐热了脸颊。与他重逢后,周漾的心头终于在这一刻泛起了一丝难得的温存。

她点着屏幕打算切歌,手指蓦地一顿,滑向了今天的热搜榜。

#东华急救中心#的条目排在热搜榜第六位,后头跟着橙底的“沸”字。

“东华急救120”的最新一条微_博是科普冬季心脑血管防护知识的,下头的评论和转发已经过万。

带着#少女偶像#tag的转评里,车轱辘着同一句话:“请东华急救中心给出合理解释和真诚致歉!”

而随着转评的增加,#少女偶像#的词条迅速攀升到热搜榜榜首。

「网传季晴海于家中发生意外,身边人求助120时遭受对方言语攻击。看来明星在有关部门面前也是弱_势_群_体。大家有没有遇到类似的事件呢?」

周漾的指尖点在词条话题广场的主角姓名上,耳畔骤静,脸颊的温度一点一点地冷却下去。

季晴海。

原来她就是投诉人口中的“大明星”。

原来她现在在东华市。

难怪,他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