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生音 > 第06章谷底

生音

第06章谷底

周漾没有什么感伤的时间,眼看着中心官博的转评越来越多,她点开微信工作群,打算先向被打扰到的同事道个歉。

她还没编写完措辞,负责中心几大官方媒体号内容发布的张楠就跳了出来:「什么情况!半夜微_博响个不停!」

接着便甩了几张手机版微_博的后台截图,带话题转发的,评论冷嘲热讽的,还有私信肆意辱骂的……

比起转评里整齐划一的队列、还算克制的诉求,私信的内容就有些不堪入目了,动词形容词狂飙,人体器官齐上。周漾匆匆浏览过,不得不感叹汉语言博大精深。

当然,现在不是自我解嘲的时候。

「不好意思,起因是我的服务质量投诉。之后我会听从蒋组安排,做好善后处理。」

张楠:「……」

她下班前刚把周漾收锦旗的宣传稿发在中心网站,接下来却可能要撰写对同一个当事人的处罚决定。

她私聊周漾:「怎么回事?」

「情急说错了话,我不占理,但意见处的筝姐说应该没有那么严重。」

「哦。我都惊了,哪里来的十八线糊咖给自己加戏啊。什么少女偶像,队形这么整齐,一看就是有组织的好伐。」

张楠为了让中心各个平台输出的宣传和科普内容更加生动有趣接地气,经常混迹微_博论坛,把吃瓜网友们的搞笑梗和饭圈的套路了解得十足十。

周漾却不甚明白,只定定地看着营销通稿配图上那张明艳_照人的脸。

季晴海,27岁,童星出道,15岁加入少女偶像团体「南星」,成为当时炙手可热的明星之一。

后来,「SS」解散,季晴海转行做了演员,在一部小成本网剧里凭着不错的演技和出众又没有攻击性的外形脱颖而出,圈粉无数。那段时间,她的名字几乎在各大影视大V的推文里刷屏。

不过,那是三年前的事了。

如今,各类选秀节目层出不穷,年轻美貌的新人如过江之鲫,有些凭着强大的背景资源抢占视听市场,很快把如季晴海这样的“前浪”拍在了沙滩上。

tag和通稿霸屏的这一晚,可能是季晴海近年来热度最高的时刻。

尽管她拥有很多死忠粉丝,公众提起她的名字时,修饰语也不过是“那个三线明星”、“那个老演女二号的”、“那个前女团艾斯”,更甚至,张楠毫不客气定义的“十八线糊咖”。

工作大群里,行政班和轮休的员工都被炸了出来,纷纷讨论着这条热搜,猜测发通稿的背后机构,又揣摩这次事件对急救中心产生的影响。

有人乱中插话:「凭什么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连着我们中心一起骂。我们又没有被投诉。」

群里安静了一会儿。

周漾得知患者身份后心里本就况味杂陈,现在又被同事间接数落,情绪顿时荡到了谷底。

「粉丝都这样吧,极端。」

「兢兢业业接热线的时候没人夸,出了点儿小失误就被拉出来吊着打。[委屈]」

周漾:「对不起各位,连累你们了,我会好好协助蒋组他们处理好这次投诉的。」

一时群里又冷场了。

周漾看看时间,凌晨一点半,估计这些同事也该各自洗漱入睡了。她扣下手机,抱紧被子,在暗夜里闭上眼,强迫自己清空思绪,把记忆里翻飞的往事通通丢到脑后。

第二天起床后,周漾发现自己被拉入了一个新群:投诉事件应急处理小组,成员有急救指挥调度中心纪委监察科的主任钱永安、热线部一组组长蒋万、意见处理处的徐雯婉和吴筝、最先接诊中毒患者的院前急救医生黄齐云,还有行政办公室的张楠。

投诉事件经过夜里社交平台热搜的发酵,不少娱乐营销号和自媒体跟风蹭热度,甚至发散歪曲到医患纠纷这一敏_感点上。除季晴海粉丝外,更多不明真相的网友加入了讨伐大军,在各大平台的话题广场言语激愤,要求急救中心给出说法。

七点半一到,蒋万就在群里@周漾:「今天投诉人来中心面谈,你十点钟过来,当面对人家道个歉。」

周漾立即回复:「好的。」

快八点的时候,周漾坐上地铁,群里又弹出消息。

是纪监科的钱主任。

她第一次和这个级别的领_导打交道,顿时有点紧张,攥紧了地铁扶手仔细地看屏幕。

钱永安是找蒋万的。

「收到投诉,热线部应该第一时间安抚投诉人,向其了解事情来龙去脉,有必要的话,先行道歉,再考虑后续惩处措施。」

蒋万:「钱主任,我们收到投诉后已经向投诉人第一时间致歉,承诺调查清楚下达处理意见。昨天接线员返岗取证后,我们又再次联系了投诉人,对事件里接线员的失当言辞表示了歉意。」

周漾愣了一下。她印象里,季晴海粉丝大规模的转评是昨天晚上十点多开始的。

也就是说,在投诉人收到蒋万他们的道歉后,中心的官博依然被攻陷了。

周漾提前二十分钟走进热线部办公室,等着与投诉人协商事件处理办法。

十米见方的办公室里,应急小组的其他成员陆续到齐。

周漾觉得很讽刺。昨天下午,她在这里接受表彰,此刻,却在同一个地方等待一个未卜的处罚决定。

张楠不好在领_导们面前说闲话,只悄悄跟周漾咬耳朵:“我们行办陈主任说,投诉人可能有经济赔偿诉求什么的,才要来面谈。大家要表现道歉诚意,尽可能把损失和影响降到最低,所以纪监的钱主任也来坐镇了。”

周漾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情急之下的一时失言会引起这么大的连锁反应。她压下心头突袭的焦灼不安,冷静思索着合适的致歉言辞。

快十一点的时候,投诉人终于姗姗来迟。

他原本带了两个助理,都被保安拦在了急救中心外头,浑身的气势却丝毫未减:貂裘大衣裹着并不清瘦的身段,大皮鞋踩在走廊上一摇三摆,将一个人活生生撑出了三个人的气场,挤得办公室仿佛再没有其他立锥之地。

他东挑西拣,终于找了个可以睥睨人群的位置站定,摘下遮了大半张脸的墨镜,自我介绍道:“我是之前的实名投诉人王越。”

也是一氧化碳中毒患者季晴海的经纪人。

周漾立刻主动走到王越面前:“您好,我是15026接线员周漾,我对那次急救接线中的不当言辞向你表示诚挚的歉意。”

王越象征性地抬了抬眼皮,视线越过鞠躬道歉的她,精准地落向领_导钱永安。

“我要求贵中心在官方社交平台向我和我的艺人公开道歉。”

办公室里静了静。

钱永安看了眼管理着各个平台的张楠,她也一脸困惑。

钱永安问:“你指的社交平台是?”

“哎呀!”王越挥挥手里的墨镜,“你们不是有公_众_号,微_博什么的嘛,发个致歉公_告,艾特我们一下,然后就恩怨两清啦。”

中心几个官方平台的最主要作用是接收网络求救信息,为网友提供查询就近医院、急救方法的便利,再加上一些医疗知识科普,还从没有发布过这类致歉公_告。

张楠如此对他解释了一番。

“啊呀,我不管你们之前是用来干嘛,我现在的诉求就是这样,你们答应了,我们再谈。”

王越一屁_股坐倒在沙发上,开始拔无名指一侧的倒刺。

周漾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不能逆拔,容易感染。”

王越撑起眼皮,黑眼珠几乎要转到眼球另一侧,用眼白瞥了她一眼,傲慢地翘_起嘴角一声不吭。

办公室里笔挺_立着的大小领_导和普通员工互递眼色,不约而同地皱了皱眉。

周漾后悔自己多管闲事,诚恳地回归主题:“我愿意在我的实名认证微_博上向你们道歉。”

钱永安和蒋万沉着地等着投诉人的回应。其他几位同事也向周漾他们望过去。

王越眉梢微动,这才仔细地打量事件里的被投诉人。

她扎着丸子头,颈后的碎发利落地盘上去,将白皙的颈项衬得纤细修长。Oversize的焦糖色大衣垂到膝盖,整个人却没有矮小圆_润的敦实感。

以王越混迹娱乐圈多年的眼光来看,周漾长得不错,盘靓条顺,眉眼虽然素了点,配上标准的鹅蛋脸也算相得益彰,化了妆应该会很惊艳。

他问:“你?你一个天天接电话的还有实名微_博?你有粉丝吗你?”

周漾无视他的轻蔑,有一说一:“我有微_博,加V认证过的,不过与中心无关。您有什么需要我在致歉信里写的,我们可以进一步沟通。”

王越鼻孔里发出一声嗤笑。他要的并不是道歉,而是官方蓝V机构发布点名道姓的致歉声明引发的热度和“固粉”效应。眼前这位“当事人”的私人微_博当然无法满足他的要求。

他也不再看周漾,漫不经心地抠着指甲上的纹路:“反正我就那句话,官方平台,公开道歉。不然,你们还想谈谈精神损失费的问题吗?”

“我可以……”

“周漾!”

蒋万打断了周漾。他收住面上一闪而过的愠色,与沉着脸的钱永安交换了一下眼神,见他微微点头,他心下会意,对周漾说:“你写份停职申请,以示对患者和王先生的道歉诚意。”

又吩咐张楠:“你去撰写官博致歉声明。由陈主任审稿后发给钱主任定稿,按照王先生要求的时间发布。”

“可以的可以的!”王越满意地起身,朝蒋万伸出手,“蒋主任很有诚意,很有诚意!”

蒋万的视线从他指边的倒刺移开,手垂在裤缝旁纹丝不动,“我只是热线一组的组长,叫我小蒋就好。”

王越又点头哈腰地和钱永安套起了近乎。

张楠不情不愿地哼唧了一声,见蒋万看过来,赶忙收起往王越那里飞去的眼刀。作为资深八卦吃瓜网友,她可太清楚王越的套路了:水军排队形上热搜炒热度,营销号带节奏炒热度,官媒大V道歉再炒一波热度。

可是,领_导们肯定不明白。

她担忧地看向周漾,果然见她面色红白交替,嘴巴死死地抿着。

尽管做了最坏的打算,真的听到“停职”处分后,周漾还是无比心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