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生音 > 第07章不平

生音

第07章不平

晚上,随着“东华急救120”发布官方致歉声明,表示予以当事人停职处分并@季晴海,这场投诉人口中的“精神伤害事件”、季晴海粉丝眼里的“爱豆保卫战”,以及“正义”路人网友揣测的“医患纠纷”落下了帷幕。

不出所料,“季晴海”的名字在八点到九点这一微_博流量高_峰时段又攀上了热搜榜。

几个八卦爆料号也在话题广场传播着某部热门ip剧接触季晴海出演女主角的消息。

一切看似尘埃落定。

距离周漾递交停职申请已经过去了十个小时。

她眼睛一眨不眨地滑_动着微信工作群,蒋万他们还没有任何批复。

陆续有同事发消息安慰她。

吴筝是知心姐姐式的:「周漾你很棒,一次失误不代表什么。」

徐雯婉赌气:「停职就停职呗,又不是什么多让人羡慕的好岗位,早七晚七累死累活!周漾你基础那么好,社工,医师,干什么不是干!」

李青阮:「我听韩姐的语气还是会把你留下的,别担心。」

郑晓比较乐观:「停职也不是辞退,也许领_导另有安排呢。」

周漾已经失望过一回了,不想抱着太高期待,一一感谢了同事们,又打开手帐本,开始绘制科普低血糖急救的条漫。

今晚轮到许悄悄出门倒水喝。她迷迷糊糊走了两步,与站在客厅大吊灯下的周漾撞了个满怀。

“哎哟!”她定睛凝神,周漾画了个淡妆,对着手机前置摄像头挤眉弄眼。

她疑惑地瞅瞅墙上的挂钟:0点03分。

“周漾,你该不是被什么附身了吧?大半夜的搁这干嘛呢?”

周漾截了个图,发现滤镜下的自己还挺美的。

“收拾收拾出道啊。”

说着,她对许悄悄眨了眨眼睛,笑靥如花:“你觉得,我有当网红的潜质吗?”

许悄悄:“……”

“你咋了?”

她敏锐地感觉到周漾浑身笼罩着低气压。

周漾的嘴角挂下来,刚打的散粉也遮不住颓败的脸色。

“没事,就是可能真的要开始做自媒体,打造个人ip啦,先从直播开始,怎么样?”

她没有多加解释,许悄悄也明白了个大概:这是真的出现了最坏的结果。

她温柔地拍了拍周漾的肩。

顿了一下,“网红直播都是要唱歌的,你……”她欲言又止。

周漾:“……”

关系亲近的人都知道,周漾五音不全。

万万没想到好闺蜜如此拆台,更没想到经她拆台后,她的心情竟然轻松了起来。

她微嗔:“那我直播画手帐,哼。”

许悄悄准了:“可!”

周漾笑了,跑到茶几上的笔记本旁,盘腿坐在地毯上,回复“阿漾手帐”的微_博评论。

许悄悄也凑上来,正色问周漾:“真的停职了?”

“领_导还没回复呢。但官博都道歉了,害中心丢了那么大份儿,难道还留着我?”

周漾调出“东华急救120”的主页,指给她看最新一条的声明。

“那也不一定啊。”许悄悄浏览完,“真觉得丢份儿难道不该轻描淡写地道个歉,然后甩锅给新来的员工甚至临时工没经验,声明已经对其停职处理?”

“你看这里,”她点在电脑屏幕,“‘我们为给王先生脆弱的心灵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表示诚挚的歉意’……这怎么看,都有点反讽的意思啊。后头那句‘衷心祝愿患者早日康复’倒是挺有诚意的。”

说话间周漾的“阿漾手帐”又新增几条评论。

许悄悄困意上来,打了个呵欠回了卧室。

周漾有了做自媒体的打算,就格外留意微_博粉丝的反馈,也认真阅读评论私信里那些她平时不太留意的搭讪寒暄。

一个顶着黑底烫金logo头像的人发私信:“是周漾老师吗?”

ID:智忻火昱。

周漾回想起那张同样黑底缀金字的名片。

——智忻事务所研发助理梁煜。

“你好,梁煜。”

对于他发现“阿漾手帐”背后的po主,周漾并不意外,毕竟“漾”加上急救知识科普,很容易让认识她的人产生联想。

“哇!果然是你!”

“智忻火昱”的私信接连跳出来。

“师哥让我搜索整合低血糖相关的救治常识,微_博一下就跳出你发的科普了。”

周漾的指尖顿了顿,目光从聊天界面的“师哥”移向热度未退的#季晴海#词条。

她把内心泛起的涟漪收拢聚齐,投进深不见底的往事黑洞,直到胸腔归于平静,才迅速打字问他:“米斯特.Liao还好吗?”

那头过了好一会儿才发来回复:“米斯Zhou?”

周漾:“……”

世通大厦1204。

AI两个字母构成的心形香槟金logo旁,同色的“智忻事务所”几个大字在黑色幕墙的顶灯下熠熠生辉。

事务所不大,办公区域也只分研发部和咨询部。涉及的主要业务正如所名——人工智能与心理学交互领域。

钟佑麟抽完烟回到办公室,廖勇正和梁煜头碰头地鼓捣着手机。

他抬腕看表:“Mr.Liao,您应该回去休息了。”

他为廖勇订了下午两点的机票,而对方好像却洋溢着在事务所通宵鏖战的劲头。

廖勇是来智忻考察爱徒的项目进度的。比起研发部梁煜负责的医疗全真模拟急救人,他对与自己本专业相关的“树洞”更感兴趣。

钟佑麟之前告诉他,“树洞”计划是与东华六院的精卫中心心理热线部合作的,针对在公开的社交平台上发表厌世言论、流露轻生念头的网民,利用AI大数据分析他们的心理健康状况和自杀倾向性,及时对他们进行心理疏导干预和生命挽救。

廖勇对这个项目抱有极大的兴趣,也因此在钟佑麟的邀请下,从A国赶来做项目启动讲座。

虽然突如其来的低血糖发作打乱了他原本的日程,现在,看到智忻事务所有关“树洞”的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地推_进,他终于心安神定,可以无牵无挂地回A国了。

何况,他一向视智忻主理人钟佑麟为他的得意门生、衣钵传承,用他的话来说,“朱利安有朝一日必成大器。(此处原文为英文)”

钟佑麟本科读的是计算机相关专业,研究生学习模式识别与智能系统,曾经与同学组建了一个AI虚拟乐队项目“号角”,在当时的江陵市乃至整个东南地区都小有名气。他一直把“号角”当作自己的第一个人工智能项目。后来,“号角”团队发生变故,他毅然决然远赴国外,学习心理学相关课程,也因此遇到了恩同父母的良师廖勇。

那个时候,他原本隐匿很深的童年创伤爆发,整个人颓丧消极到谷底,课业成绩落在很多异国同学后面,萌生了好几次退学的念头。

是廖勇把他从深渊的边缘拉了回来,用春风化雨的关爱消解他内心的坚冰,用宽广渊博的学识引领他未来的方向。

目前,钟佑麟是国内AI与心理学交互领域里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许多相关机构都向他抛来橄榄枝。其中有致力于用户购物心理算法推荐的网商平台,有国内数一数二的心理咨询所,也有他曾经就读过的江陵大学。

他委婉谢绝了这些邀请,继续以“自由人”的身份,专注实践着由于那场变故萌生的理想。

此刻,见廖勇依然精神抖擞,丝毫没有休息的意思,钟佑麟不得不下逐客令:“梁煜,你送米斯特.Liao回酒店去。”

“Nope,我还要用微_博跟米斯Zhou再聊几句。”

廖勇刚学会使用国内的社交软件,正是兴致盎然的时候。

他回完这一句,满意地看到钟佑麟顿住了脚。

廖勇镜片后的目光透出狡黠,手指却一不留神退出了私信聊天界面,赶忙招呼梁煜指导解决。

二人围着一部手机玩得不亦乐乎,钟佑麟无奈轻呵,坐到他们身后的办公桌旁。

鼠标点在屏幕打开的项目书文档,许久没有移动。

在他终于着手往地址栏里键入微_博_网_址的时候,廖勇突然一拍桌子:“这个东华120在搞什么嘛!发个声明居然不是表彰米斯Zhou?”

钟佑麟立刻就在网页快照看到那条过时的投诉事件热搜,并且发现了周漾以外的另一位当事人。

“由于我中心15026号接线员言语失当,对@季晴海的求助人王先生造成了心理伤害,在此……”

“15026,这不就是米斯zhou嘛!”

钟佑麟的左手轻攥,习惯性地抵上额头,右手的食指轻扣桌面,陷入沉思中。

廖勇还在为周漾打抱不平,又自言自语:“我要不要安慰一下米斯Zhou?”

梁煜:“我们也是无意间看到的,还是不要突然跟周漾老师提吧,免得她尴尬。”

廖勇扭过头问钟佑麟:“朱利安,你说呢?应该怎么安慰米斯Zhou?”

钟佑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老师在他面前提起周漾的语气总有一点耐人寻味。

他弯起嘴角:“我觉得,现在终止网聊,让她好好休息就是最好的安慰。”

他抄好车钥匙站起身:“米斯特.Liao,我送您回酒店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