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 > 没有人比我更懂修仙 > 第二章 隔壁有叔,七彩神珠

没有人比我更懂修仙

第二章 隔壁有叔,七彩神珠

无奈。

在四处探寻一番后,真火教为首那矮个,只能阴沉着脸,带众人羞怒离去。

他们就希望,这小贼能识相点,别把琉璃珠在羊角山的消息给散布出去!

此时。

心情舒畅的陈子舟,已经在这个内部真空的山洞里大踏步一路向下。

等确定自己安全之后,他才停下来,一边休息,一边尝试去研究这个姗姗来迟的系统!

“天元大陆,外面危险重重,江叔也一直不让我踏入修炼之途。”

“但今日得此系统,应该也能算是我修炼的机缘到了吧?”

陈子舟自言自语。

他一直都听说过,这个偏古风的世界,是有修真者者存在。

他们凌驾于凡人之上,寿元远超常人想象。更有各种神仙手段。

今日,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些修真者厮杀。

虽然看上去他们也并没担山倒海,手摘星辰那么夸张,可那显然跟他们自身修为太差有关。

这并不能打消陈子舟想修炼的决心。

外面这兵荒马乱的……没点手段,以他这英俊帅气的面庞,还真是不敢随意出镇!

稍微一引导,他的属性面板,立刻出现在脑海。

……

宿主:陈子舟

修为:凡人

灵根:无

武力:7

体力:2

灵力:1

神识:12

魅力:80

潜力:77

机缘:88

悟性:18

平均战力:5

随身符咒:无

随身物品:无

灵兽:无

修习功法:无

特殊职业:无

当前任务:无

可分配属性点:10

……

仔细看完,陈子舟也是喜忧参半。

喜的是,这些属性很详尽也很人性,把一个人的实力,尽量用虚拟游戏面板一般的数据来展现。

如果用来查探别人的话,等于是提前就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忧的是,自己灵力神识体力这些属性,未免也太低了一些。

尤其灵根还直接写了个“无”字.

这是否是在预示,他并没所谓的修仙天赋?

还好。

系统稍微有点“灵智”,能解释两句,灵根这玩意,修仙门派都可以将其检测出来。

等确认之后,系统会在面板再帮其显示。

但系统同时也告诉陈子舟。

这个面板显示的宿主属性,是可以用完成任务所奖励的“可分配属性点”,来增加和调配。

并不能直接改变修为,但却能让他在同等级中……战力爆炸,横扫无敌。

而要是去查探别人,那暂时除了符咒物品这些看不到之外,就连修为等级,也有着前提限制。

所观察的目标,必须得和自己在十米内,且最多不能超过自己一个大境界!

凡人看练气,练气看筑基……以此类推。

要是彼此境界相差过大,就会直接问号显示。

除非宿主后面完成任务,将这功能继续强化,才可以逐渐放开境界限制。

至于剩下第二个“目之所及,地图全开”功能,陈子舟已经体验过。

刚刚就是靠这个,才来了波绝处逢生。

而且仔细一琢磨,这功能说不定能帮他查到一些仙人洞府,秘境宝藏。

甚至包括,寻找到刚才那真火教拼命想要的七彩琉璃珠!

不过这个,就得等以后有实力出去再看了。

目前在触发不了人物的情况下。

他最想,也是唯一能试验一下的……还得是这个查探功能。

整个平安镇乃至江城附近,陈子舟并不认识任何修真者。

唯一怀疑有蹊跷的,还得是自己那隔壁的江叔,潘姨。

老爹陈大牛曾告诉他。

大概在自己出生的前一年。

江叔江慕白,有一天带着自己的夫人潘清瑶,忽然出现在这平安镇。

江慕白一副中年书生的儒雅模样,看上去似乎手无缚鸡之力。

但他谈吐不凡,出手豪绰。

刚来就买下陈家隔壁的一座破落府邸,在平安镇扎根下来。

而他夫人潘清瑶相貌绝美,仪态优雅,身姿婀娜。

即便大多时间都蒙着个面纱,也依然让大半个镇上的汉子仿佛被勾去了心神。

这让一些登徒子和泼皮无赖都动了心思。

有无数胆大的飞贼,都忍不住夜探府邸。

可无一例外。

第二天清晨,他们全鼻青脸肿,躺在街道。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自己也都噤口不言。

连着几次下来,江叔府邸仿佛成为禁地……没任何贼人再敢去打探骚扰。

不过江叔人倒是极好相处,和街坊邻居包括陈家在内,很快就打成一片。

平时,他帮镇子里的人写写书信,偶尔兴致来了也会帮人算上一卦。

不说神机妙算,至少十卦九中,在这平安镇颇有名气,也引得很多达官贵人纷纷慕名前来。

但相比起这些富绅,江叔更亲近陈大牛这样的朴素大众。

也一直把陈子舟当成自己的子侄晚辈,悉心教导。

正因为陈子舟和江叔走得太近,他就总觉得江叔似乎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可每次陈子舟好奇问他关于修真者的事,江叔总会摇着羽毛扇,笑着说一句:

“时机未到,无可奉告。”

包括陈子舟问他是不是修真者,他也每次都打着哈哈,并不正面回应。

即便如此,觉醒记忆后的陈子舟也有着自己的判断。

一个凡人,不可能让江城最臭名昭著的采花大盗,在门口痛嚎到天亮;

也不可能让自己和夫人,足足保持十八年的容颜不老。。

以前,江叔不说,自己只能耐心等“时机”。

但现在,有了系统这查探功能,他回头就可以悄无声息的去打探一番。

想到这。

陈子舟也是内心炽热……江叔的秘密,可是困扰他太久。

在河里洗了一把脸,陈子舟向着镇子里走去。

回到家,爹娘都出去给人做活,全都不在,倒是能帮陈子舟省了去解释这波意外的麻烦。

他稍微收拾一下,直接走向隔壁江府。

脚步稍顿一会,陈子舟敲门,听到潘姨的声音后推门而入,来到大厅。

映入眼帘的,首先还得是门口的潘姨。

潘姨显然已梳洗完毕。

即便未施粉黛,也还是明媚动人,美艳不可方物。

也怪不得外界总是偷传,这江叔身子虚……那仿若永远二九少妇的潘姨,当记头功。

“子舟来了?”

潘清瑶盈盈一笑。

陈子舟点了点头。

他和潘姨太过熟悉,也不会有什么客套和拘束。

而江叔正半躺着在太师椅上摇摇晃晃,在看手里那本古朴质简的古书。

“江叔,我今天出去,碰到一件事。”

陈子舟开门见山,打算把这事告诉江叔。

“噢?”

江慕白抬头,看了眼陈子舟。

目光中一如既往,透着些许的慈祥和欣赏。

只是这一次……

他那眼神忽然有了变化,眉角也微不可查的轻轻皱起。

虽然很快就恢复原样,但还是能让陈子舟心中微动……难道,江叔算到了什么,或者是能知晓自己身上多了个系统?

但还好。

江慕白并没说其他任何事,只是在耐心倾听,自己讲的今天这什么真火教伏击公孙家的事。

除了系统这个瞒着没说,陈子舟把其余事都和盘托出,想等江叔的分析。

“可以,没有鲁莽,能逃走甚好。”

江叔先是夸了一句陈子舟。

接着,又语气疑惑的喃喃:

“七彩琉璃珠,那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羊角山?”

稍微摇了摇头,江叔也没多想。

继续把重心放在自己面前那本黄色的书身上。

但陈子舟也没继续追问……毕竟他心里,想的还是去使用查探功能。

一边坐着喝潘姨递上来的茶,一边陈子舟在脑海里和系统沟通完毕。

可这不查则已,一查直接是让陈子舟心里又是泛起了惊涛骇浪!